6.0

2022-08-31发布:

迦勒底的淫堕-西游篇

精彩内容:

  (第一部)

  「Lord·Camelot,已然遙遠的理想之城。」

  「這才是瑪修寶具的真名,她那張盾牌,是以往圓桌騎士會議的那張桌子,
我曾經在那上面吃過飯……不是,我的意思是,憑依于瑪修身上的那位英靈,是
圓桌騎士之一,加拉哈德。圓桌騎士之中唯一一個得到了聖杯的,純淨無垢的騎
士。」

  迷之女主角X爲黑貞等人解釋,「而瑪修爲什幺會變成那樣、那寶具又爲何
會變成Dead‧Camelot,其中的緣由就不是我能夠知道得了,我也和
你們一樣一頭霧水。」

  「……說起來,X毛你不是從宇宙來的Assasin幺?爲什幺會知道地
球上圓桌騎士的事情?」黑貞出聲問道。

  「你什幺時候産生了我們Servent界沒有圓桌騎士的錯覺?還有,我
是Saber,一直都是。」迷之女主角X堅持說道。

  在瑪修的房間裏遭遇了不下于特異點級別的異變之後,黑貞連緩口氣的時間
都沒有,緊急召開黑幕局第九次會議,和所有人商討各項事宜。

  其中的關鍵,頭一個問題,當仁不讓的是瑪修到底爲什幺會發生Alter
化。

  本來想查清楚瑪修身上的靈基到底是那哪位英靈,從而入手去尋找可能令瑪
修發生Alter化的線索,不過,既然迷之女主角出聲解明瑪修的靈基是加拉
哈德的話,那幺這條路也就被堵死了。

  加拉哈德畢竟是和貞德一樣,理論上絕對不可能出現「反轉」的英靈。是一
位純淨無垢,足以得到聖杯認可的高潔騎士。

  只不過,既然不可能Alter化的自己,都在某一種神秘之下變成了現在
的貞德Alter,那幺這個所謂「理論」也就可以燒熟了餵給蘑菇吃了。想必,
瑪修也是機緣巧合之下遇見了某一種神秘,所以才發生了Alter化的吧。

  「說起來,還有另一件事情讓我在意。」

  迷之女主角X繼續往下說,「直到現在,瑪修應該都沒有機會知道自己身上
的英靈究竟是誰才對。我們圓桌一系的從者……沒接觸過圓桌的Lily不算…
…都應該看得出來瑪修身上的靈基就是加拉哈德,但是既然沒人告訴過瑪修的話,
其他從者應該是看不出這一點來才對。」

  她掰著手指頭算了算。

  「來到了迦勒底裏面的英靈裏面,只活在圖示上的藍Saber一天到晚光
顧著吃飯,不是在廚房就是在去廚房的路上,瑪修肯定沒機會從她那裏了解到自
己的靈基。」

  「在冬木曾經見到過的黑Saber,她雖然看出來了瑪修的靈基,但是她
和我一樣,我們都十分尊敬加拉哈德的選擇,都認爲這個答案應該要靠瑪修自己
去尋找。」

  「騎著黑馬打黑槍的Rider……我不是很熟悉她,不過以加拉哈德那鐵
杆王廚的性格,想必很討厭那種乳牛才對,她應該也不會告訴瑪修關于加拉哈德
的事情。」

  「某個熊孩子一天到晚除了被揍就是在作死,而且以她的性格應該也不會告
訴瑪修答案才對。」

  「黑色的Berserker……本來,蘭斯洛特他是最有可能的,那個嚴
重的子控一旦在自己的孩子面前就會走不動道。但是很遺憾,自從去了一次長江
望月領悟了狂化之後他就不會說話了,失去了劇透的可能,真是遺憾。我不覺得
瑪修可以從這樣一個蛛絲馬迹中推導出自己身上的英靈是加拉哈德——他唯獨不
會把瑪修當成是Arthurrrrrrrr。」

  「那個……你是真的在分析什幺線索幺?爲什幺我感覺你只是在順勢黑一把
自己看不慣的那群人?」

  「錯覺,就像你們總認爲我是Assasin一樣的錯覺。」

  迷之女主角X清了清嗓子,「我再度重申一次:迦勒底唯一指定Saber
只有一個,那就是我——King·Saber!」

  「停停停停,再這樣下去沒個完了。」

  黑貞滿腦袋黑線,「總之,迦勒底之中,還有各個特異點裏面,應該沒誰會
給瑪修劇透她就是加拉哈德,所以,就算她發生了Alter,也應該解放不了
寶具的真名才對吧?」

  「沒錯,就是這幺個意思。」

  迷之女主角X點頭,「所以,影響了瑪修的那個神秘可能真的有點來頭,能
夠讓加拉哈德那種靈基都發生Alter也就算了,居然還能夠幫瑪修解放寶具
真名,這實在是不簡單。」

  「可能是和圓桌有關的人幺?」

  「不能排除這個可能,不過,還可能是另一種更加可怕的場景。」

  女主角X的目光變得凝重起來。

  「我說了,英靈之中,能夠認得出加拉哈德的只有圓桌系的英靈。但是,如
果那個神秘不是英靈的話,那就有更多種的可能了。」

  「說不定……他是掌握了一切秘密的那種,真正的大黑幕也說不定啊。」

  「……」

  黑貞陷入了沈思。

  自己曾經接觸過的那個神秘——他表現出來了很強的汙染力和實力,能夠讓
身爲Ruler的自己都發生Alter,成爲現在這種龍之魔女的姿態。

  可是,也就到這裏爲止了。他雖然汙染了自己的靈基,但他似乎並不認識自
己,更不知道迦勒底,不知道和英靈有關的答案。他和自己合作的目的,似乎僅
僅只是要自己給他提供一些情欲上的能量而已。

  如果影響到了瑪修的那個神秘,足以向她劇透她身上的英靈是加拉哈德,至
少證明他一定是對迦勒底,對英靈有所了解的,了解的程度還不淺。

  那幺,應該和自己所知的那個神秘不是同一個人。

  「清姬,你怎幺看?」

  「啊啊~~安貞大人~~~~」

  「去你大爺的!我是貞德!不是什幺安貞!你要抱著觸手當安貞的話至少給
我把安徒生叫來加班!他那家夥前幾天給咕哒子遞交了辭職信之後就一心躲在房
裏摸魚,我早就想把他就出來打一頓了!」

  「那個、主人?如果你想要暴擊星的話,其實我們……」

  「祖傳直感guna!要你們的直感還不如我自己抱自己的啓示有用啊!」

  黑貞氣吼吼的一腳踢在清姬身上,「嗨呀!老娘好氣啊!」

  雖然自己用觸手改寫了斯卡哈、Lily等一群人的靈基,證明了這個觸手
的強大能力。只是,在和另一種神秘相對抗的時候,觸手的能力似乎開始變得有
些捉襟見肘。

  就比如說,被瑪修那一側的神秘汙染之後的清姬,雖然自己成功改寫了她的
靈基,將她效忠的物件改爲了自己,可是,這樣改造的後遺症似乎有點大……?

  簡而言之就是,清姬已經變成了一個只會抱著黑貞的觸手發情的癡女,理性
在她的身上完全崩潰,只剩下最純粹的渴望快樂的心智。

  舉例——

  「清姬!你有病哦!我在騙你哦!!我在說謊哦!!!」

  「惡龍咆哮!!嗝~~~」

  沒救了……jpg

  現在的清姬根本無法與其溝通,就算激發她身上的狂化EX都不頂用。

  從瑪修手上救下來的其他從者也有這個問題,她們雖然在觸手的扭曲之下將
效忠的物件認定爲了黑貞,但是卻失去了一切可以溝通的可能,有一個算一個,
全部變成了沒有觸手就活不下去了的癡女。

  這樣下去不行。

  黑貞咬牙。

  清姬她們是唯一接觸過瑪修Alter的從者,不像自己這樣只是和瑪修打
了一架,被瑪修汙染的她們,一定知道瑪修的一些情報。這些情報,是對自己來
說至關重要的東西。

  而且,退一萬步來說……要是讓咕哒子回來,看見自己手下的一群從者變成
了這種癡女的樣子,自己可就完蛋了!

  就算瑪修說過她不會向咕哒子揭發自己的秘密,但是瞞不過去了那又是另一
回事了!到時候就算自己同樣檢舉瑪修,咕哒子是會信自己還是信瑪修?

  這是一道送命題啊同學們!

  「不管怎幺說!」

  黑貞的臉色出奇難看,「瑪修的事情暫時都還可以先放一邊!現在最重要的,
是一定要把清姬她們的靈基改寫回來,至少得讓她們保持表面上的正常!」

  不然的話,迦勒底裏面的金方塊至少又要加上一塊了啊!

  ···

  晚上的迦勒底,已經進入到了休息的時間。走廊上靜悄悄的,不再有一個身
影。

  不過,受益于未知能源的供給,並不存在能源危機的迦勒底還是表現出了相
當程度的財大氣粗,走廊上的燈光不減,一片燈火通明。

  「哼哼哼,算你運氣不錯哦清姬,一直以來都沒有看到哪個不睡覺的人。不
過啊,你猜猜看,下個拐角後面有沒有人呢?」

  黑貞拉了把手上的繩子,詭笑著對身後的人說著:「要是你現在這樣被發現
了,根本就沒辦法解釋的吧?」

  「是、是的……主人……」

  清姬全身顫抖著,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動著腳步,氣喘籲籲,似乎是廢了相當
大的精力才跟得上黑貞那散步一樣的腳步。

  她現在全身赤裸,一條可供遮擋的布料都沒蓋在身上。硬立起來的粉嫩乳頭,
正在饑渴的流著口水的私密門戶完整無遺的曝露在外,根本就是一覽無余。

  不過,說是什幺都沒穿也不對,她現在的身上,雖然沒穿衣服,卻有著另外
的一種服飾——

  一根根繩子曲曲折折的捆縛在她的身上,以龜甲縛的形狀將她捆得嚴嚴實實,
雙手也綁在背部,剝奪了清姬的自由。

  一對圓潤的乳房因爲被繩子圈住的原因,變得更加凸顯。小小的乳尖上貼著
繩結,每當走路的時候都會不自覺的發生磨蹭,讓清姬無意識的嬌吟出聲。

  更遑論是小半身的小穴口那裏,從小穴上拉過的繩子早已深深陷入到了少女
的蜜穴之中,被浸染得濕漉漉的,繩結扣在敏感的小紅豆上,早已經將那敏感的
豆豆磨得紅腫不堪。

  被這樣色情的龜甲縛綁住,每走一步身上的性感帶都會被碰到,但是卻又遠
遠不到可以滿足的程度,這樣的散步走得越遠,身上的欲望之火也就燃燒的更加
旺盛。

  更何況,在公衆場合的走廊上,這樣全身赤裸,還是用這幺淫亂的龜甲縛綁
著進行散步,要是被人看見的話,根本不可能解釋得了。

  ……拜託,不要被看到……千萬不要有人……

  而越是這樣擔心,越會感覺到自己的背後似乎就有著偷偷摸摸的視線在對自
己指指點點——

  「你看,那不是清姬大人幺?」

  「真的哎,她怎幺這幺淫蕩?這樣穿出來散步?恬不知恥!」

  「她好像還只是走了幾步路就高潮了哎,淫蕩到這種程度,地板上都是她那
淫穴裏流出來的淫水啊。」

  「真是人不可貌相,沒想到這幺」忠貞「的清姬大人背地裏居然是一個這幺
淫蕩的女人。」

  不要……不要這樣……嗯嗯……這樣,這樣被大家看到的感覺……恩啊啊啊
……!!!

  清姬又停了下來,任隨黑貞怎幺拉扯都似乎走不動路,身子向前傾著,氣喘
籲籲,發出桃色的喘息聲。

  從她的大腿上,顯而易見的看得到幾條透明的水痕,正在從大腿上緩緩往下
流,地上已經有了一灘透明的淫水,整個走廊上都聞得到一種甜蜜的淫香。

  在她臆想之中的,別人的指指點點之下,清姬又來到了一次小小的高潮。這
已經是她今天散步的路程上,整整第叁次的高潮了。而這叁次高潮,甚至都沒有
任何一次是被觸手插入進那淫蕩的小穴之中導致的,全部都是她自己在散步的過
程中自然的高潮。

  雖然經曆了叁次高潮,但她心中的欲望之火卻似乎根本沒有得到任何的發洩
一樣,臉色變得更加通紅,喘息也變得更加嬌媚起來。

  「好了好了!小解也該解完了吧,淫亂的母狗清姬!隨地」小便「的樣子真
是淫亂得上天啊!繼續走!」

  拉了把手中的「狗鏈子」,黑貞臉上的笑容愈顯愉悅。

  「哈、哈啊啊啊~~~~~主人……主人……~~~~」

  「怎幺了小母狗?」

  「給、給我觸手……求求您了主人……清姬、好想要觸手……好熱……下麵
好癢……清姬想要讓觸手大人來滿足清姬那淫亂的小穴……!!」

  她哀求著黑貞,將自己的兩腿大大張開,讓黑貞輕易看見她那小穴中洪水泛
濫,透明的淫水不斷往地面上滴落的淫靡場景。

  但是黑貞無情的拒絕了這一請求。

  「你在說什幺呢清姬?一直玩火的你難道還會怕熱不成?」

  「可是……」

  「說好的,能夠圍著迦勒底的走廊散步完叁圈的話,回去就給你你想要的獎
勵,不過現在,你給我好好的忍住,盡情的用你的忍耐來取悅我吧,淫亂的母狗
清姬。」

  黑貞惡意的笑了笑,拉了把手中的鏈子,強迫清姬繼續往前走。

  前面就是下一個拐角了,甚至都不知道拐角後面有沒有人。

  然而清姬沒有選擇的余地,已經滿腦子只剩下情欲的火焰,只剩下那份原始
渴望的她,只能夠乖乖的聽從黑貞的命令,繼續著今天這種淫蕩的散步行爲。

  ——爲了、爲了能夠被觸手大人……嗯嗯嗯……

  但是,拐彎之後,她的心髒瞬間停跳了半拍。

  「……哈?呂布先生?爲什幺這幺晚了你會在這裏?還有,你這身打扮是怎
幺回事……?」

  「……(冷酷臉)」

  拐角之後,有一個高達……啊不是,有一個高大的身影,也正在緩步的向這
邊的方向走來。

  看到黑貞和清姬之後,那個身影也禮節性的停下了腳步,不過,他的面龐上,
似乎也對眼前的一幕表示出了無法理解。

  那個高達……高大的身影正是英靈Berserker職介的呂布奉先,生
前曾經在白門樓上挂滿屍體的呂布。

  曾經被人贊爲「人中出呂布,馬中出赤兔」的,素有戰神之名的他,此次因
爲以「berserker」的職介被召喚到迦勒底之中,和理論上正常的be
rserker一樣,失去了說話的能力。不過作爲代價,這位呂布先生似乎變
得比生前好說話很多,日常生活中也不會因爲喝毒奶太多而總是去自挂白門樓了。

  但是那些事情先放一邊,最讓黑貞感到疑惑的是——

  「奇怪了?我記得傳說是」人中出呂布,馬中出赤兔「,沒錯的啊?以前沒
文化可能記錯了,現在我至少已經自學到初中二年級水準,這點小事不可能記反
的吧?」

  不應該是人中出赤兔,馬中出呂布吧?可是呂布先生他怎幺……

  他腦袋上帶的啥?白馬套子嗎?他在COS馬嗎?

  「…………(Berserker式語言)」

  ……等會,我爲什幺聽得懂?他說他是白龍馬?不是呂布?啥情況?白龍馬
是啥?

  不過……既然是叫白龍馬,名字裏帶龍的話,應該也是「龍」的一種吧?那
幺作爲「龍之魔女」的我,聽得懂他說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神經病,白龍馬難道不是龍嗎?

  ——呂布說得對啊。

  總之,既然是自己「龍之魔女」的能力可以作用的範圍的話,自己又有一個
好主意了呢。

  黑貞詭笑了一下,又拉了把手上的鏈子,「清姬,你……清姬?」

  「哈啊……哈啊啊啊……」

  清姬癱坐在地上,雙眼渙散,臉色通紅,口水都從嘴角邊上溢了出來。

  而從她的的小穴口那裏,透明的淫水已經徹底如同洪水氾濫一般,噴出一地。

  在剛剛,她看到呂布的時候,那種劇烈的被發現的恐慌感覺,終于讓她經受
了一次足以失神的快美高潮。

  看著清姬因爲高潮而徹底失神的模樣,黑貞臉上的笑變得更加詭異起來。

  不知道從哪裏掏出來的,她拿著一根透明的假陽具,伸到了清姬的嘴邊。

  「嗯……嗯嗯……啊嗚……啾咕……」

  清姬無意識的伸出舌頭舔了舔假陽具的頂端,隨後將龜頭含入到口中賣力的
舔弄起來。

  她舔弄的動作相當賣力,不多時,透明的假陽具上就已經挂滿了清姬濕漉漉
的口水,變得無比滑嫩起來。

  感覺到差不多了,黑貞將假陽具從清姬的口中抽離,裝到了呂布的頸後。

  「唉……?」注意力被假陽具吸引走的清姬發出夢呓一般的呢喃。

  「給你找了個坐騎哦,感謝我吧,清姬?」

  黑貞惡笑著,「你看,這樣一圈圈走下去實在是太慢了,等到你走完叁圈天
都要亮了。如果是有白龍馬載著你跑上叁圈,估計十幾分鍾就跑完了,這樣就能
完成任務了,怎幺樣?很不錯的提議吧清姬?」

  「唉、唉唉……」

  看著呂布寬大的肩膀上,裝載在那裏,高昂的指向天空的粗壯假陽具,再看
看它上面沾滿了的自己的口水,再看看呂布那高大的身軀。

  清姬咽了口口水。

  她所剩不多的理智在警告著她,要是真坐到上面去,讓呂布先生背著自己到
處亂跑的話……一定……會很……

  但是那樣的話,自己也一定能……

  會、會很刺激吧?很舒服吧?被那幺粗的假陽具插在淫亂的肉穴裏,又被呂
布先生這幺強壯的人……

  還有,只是叁圈而已,很快自己就能夠……

  簡直是最棒的建議了啊,主人~~~~

  黑貞將清姬扶上呂布的肩膀,將清姬那還在流水不止的小穴口對準了假陽具
的方向。

  「喔~~~」

  不管是沾滿口水的假陽具還是不斷流水的小穴,都已經濕的過分了,清姬一
坐下來,假陽具就順利滑到了肉穴的最裏面,瘙癢的肉壁上感受到那種一貫到底
的摩擦,清姬的口中發出一聲滿足的歎息。

  「那幺,上了,呂布……白龍馬先生!全速前進DA!」

  黑貞一拍呂布的背部,呂布發出一聲高達一般的嘶吼聲,立刻全速奔跑了起
來。

  「啊、等、等等、我還沒準備……啊啊啊~~~嗯嗯嗯額!!!!」

  因爲騎坐在呂布肩膀上的原因,呂布這樣全速的奔跑,那種劇烈的顛簸,完
全不下于一輛老爺車在荒野之上的奔跑,晃得清姬在呂布的肩膀上一上一下,差
點就被直接甩了出去。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因爲這種顛簸,本來被清姬深深吞入到小穴深處的假陽
具突然滑出大半,又重重的插了回去,直捅到清姬最深處的子宮口那裏。

  「啊……啊啊……不行……這樣……太激烈了……小穴……受不了……子宮
……子宮那裏……要壞掉了……啊啊啊啊啊!!!」

  一次次的撞擊,比起激烈的性愛來說,倒更像是沖城錘一樣的猛撞,假陽具
在小穴裏劇烈的進出這,每一次的撞擊都似乎要把清姬的靈魂都給撞飛一樣,讓
她無可抑制的發出激烈的淫叫之聲。

  「你太大聲了清姬!想要讓整個迦勒底都聽到你那浪叫的聲音嗎?給我堵住
嘴巴,不準叫出聲!」

  「是、是的主人!!唔唔嗚嗚嗚!!!!」

  但是,雙手因爲龜甲縛的原因沒有自由,清姬根本沒辦法捂住自己的嘴巴,
情急之下,她只能俯下身子,咬住馬套上的假耳朵以作替代。

  只不過,這樣一來,呻吟聲被堵了回去,全身快樂與瘋狂的感覺得不到發,
從小穴裏傳來的激烈沖撞的觸覺,反倒更加清晰、激烈了十倍。

  不、不好……會瘋的……一定會瘋掉的……小穴裏好疼…………啊啊啊……
不對……是、是好舒服!!頂到子宮了!!這種感覺好棒啊啊啊啊啊!!!!

  清姬翻著白眼,被動的承受著這種狂暴的抽插,假陽具在她的小穴裏劇烈的
抽插,每一次都帶出大量的淫水。

  自己的靈魂,每被假陽具撞到子宮上的時候都像是要潰散了一樣,而隨著假
陽具的退出又漸漸恢複一點,然後又被撞散。

  啊啊啊……真的要瘋掉了……已經……已經幾圈了?快受不了了……

  「嗯嗯,第一圈已經跑完叁分之一了,果然呂布先生跑得很快呢,加油噢清
姬!」

  什、什幺?第一圈都才叁分之一而已幺?不、不行……我……啊啊啊!!又
頂到了……頂到子宮裏面來了啊啊啊啊啊!!!要瘋掉了!!要瘋掉了呃呃呃啊
啊啊啊!!!!

  在這種激烈的官能洪流面前,她的理智完全潰散,甚至連自己高潮了多少次
都不知道。

  或許被頂到子宮的時候就是一次高潮,也或許,自己早已經時時刻刻都在高
潮,得不到任何的喘息和休息,只能夠被動承受這種狂暴的沖撞。

  假陽具一次次的沖撞著她身體裏那糜爛不堪的城門,本該被溫柔對待的子宮
被如此粗暴的沖撞,按照常人來說早應該感覺到了疼痛才是。

  而現在清姬的感官就像是被徹底的混淆了認知一樣,這種劇烈的疼痛,反倒
成爲了她最甜美的快感一樣,讓她的身體一次次的陷入到高潮。

  好棒……好棒啊呂布先生……!!

  要高潮了……要高潮了……數不清時多少次高潮了……不過……不過好棒啊!
我還要……還要更多的高潮啊呂布先生!!

  再用力點……快點……我還想要高潮!!好舒服……我已經……已經忘不了
這種感覺了!!

  小穴好疼……好癢……子宮那裏也是……好難受啊……子宮都扭曲起來了…
…不過……不是因爲疼哦……我的子宮正在渴望著被更加粗暴的對待啊!!!快
點……快點快點呂布先生啊啊啊啊啊啊!!!

  要瘋掉了要瘋掉了……真的要瘋掉了……不過好爽……這種快要瘋掉的感覺
……高潮的感覺好爽……我還要……還要更多更多這樣舒服的感覺啊啊啊!!!

  「第一圈結束了哦清姬?」

  哈、哈啊啊啊~~~~還有、還有兩圈嗎?這幺快樂的感覺……不……不要
才只有兩圈……我還想要二十圈……讓我、讓我徹底壞掉吧呂布先生!!!!!

  ···

  直到最後結束的時候,清姬的小穴,都還在無意識的,自行的圍著那根透明
的假陽具上下搖動起來,將假陽具深深吞入,然後又吐出大半,再度吞入進去。

  她的臉上已經變成了完全失去理智的癡態化笑容,眼神渙散無光,嘴巴張得
大大的,涎水止不住的外流。

  本該粉嫩的秘戶花瓣,因爲被這幺粗暴的對待的原因,已經變得紅腫不堪,
往外翻出。淫水從裏面毫無阻礙的流下。

  打發走了好心的路人呂布之後,黑貞很滿意現在的清姬的狀態。

  現在,她的靈基已經變得殘破不堪了,甚至隨時可能回歸英靈座。

  那就正好是自己的機會,用自己的能力,來爲清姬再做一個新的靈基!

  「你表現得不錯哦清姬,現在,就是我按照承諾給予你獎勵的時候了哦?」

  黑貞的裙擺下,不正常的粗大男性肉棒昂揚出來,狀貌猙獰,遠遠不是那根
假陽具可以比擬。

  「嗯嗯……肉棒……高潮……」

  清姬似乎已經真的完全失去了意識,腦中只剩下了,「眼前的肉棒可以給自
己帶來高潮」這樣一個想法而已。

  她的嘴唇順從的將黑貞的肉棒韓如自己的口中賣力的舔弄起來,口中還含混
的呻吟著:

  「主人……給我……給我高潮……」

  「呵,今天都高潮了這幺多次了,居然還沒滿足,還想著高潮的事情,你果
然非常的淫亂呢,清姬。」

  「是、是的……我是……一名淫亂的Berserker……是渴望這快樂
的淫亂Berserker……」

  「呵呵,放心吧清姬,你會得到你想要的東西的。」

  「主人……~~~~」

  肉棒貫穿入糜爛的小穴中,少女發出夾雜著疼痛與滿足的歡吟。

  那火熱的肉棒就像是治癒一切的良藥,隨著它不斷的小穴裏抽插貫穿,那種
疼痛的感覺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新的,令人難以忍受的麻癢與燥熱。

  「啊啊啊啊!!主人!!!!」

  饑渴的子宮,得到了溫暖的治癒。白濁的良藥漫灌了整個的子宮裏面,治癒
著清姬的全身靈魂。

  好幸福……

  就像是被主人的愛意包圍了一樣,就像是全身都浸泡在主人的精液裏面一樣
……好溫暖……好幸福啊……主人~~~~~

  她的靈基,悄悄地開始發生了轉變。

  「從者·清姬。別看我這樣,我可是一頭淫亂的母狗哦。請務必,用您滾燙
的精液來澆灌我下賤的身體吧,主人~~~」

  ···

  「哼哼哼,哼哼哼~~~瑪修小姐,Master她真的在房間裏等我嗎?」

  我開心的詢問著眼前的瑪修小姐。

  「嗯,當然了。」

  因爲背對著我的原因,我並沒有看到她的表情,不過,想必她臉上的表情也
不會多好看吧——畢竟,她仰慕的前輩向自己提出了約會呢。

  「但是,Master她爲什幺要在你的房間裏邀請我來呢?想見我的話,
不是應該在她自己的房間裏,或者乾脆~~~主動來我的房間裏嗎?」我難掩自
己心中的激動。

  「不必懷疑,清姬小姐。您應該知道,迦勒底的所有人都是不會對您說謊,
尤其是Master。」瑪修的語氣似乎稍稍陰沈了一點?

  不過,我沒去在意,僅僅是一個人在那裏自鳴得意而已。

  「嗯,說的也是呢,像Master那樣溫柔的人,她可不會對我說謊!」

  我抓緊手中的扇子,往下惡狠狠的一扇,「不然的話,我可是會把Mast
er直接燒死的!」

  「……溫柔?您確定?而且你真的覺得您燒得死Master而不是她把您
撕成綠方塊?」

  「啊哈哈,這只是一種誇張性的修辭而已,不要介意這幺多,瑪修小姐。」

  「最好是這樣吧……還有,已經到了,清姬小姐。」

  瑪修帶著我走到了他自己的房門口。

  感知到有人在門口,迦勒底的智慧門禁開始詢問口令:

  「請回答Master最想實裝的加強類型。」

  ——唉?這個問題是什幺意思?Master不是一直念叨什幺希望實裝
「寶具Skip」的功能幺?這個門禁的問題設計的未免太簡單了吧?

  「弓矢作成「應該有紅魔放。」瑪修回答。

  「……!?」

  「回答正確,歡迎回來,瑪修·基列萊特。」

  門禁打開了瑪修的房門,並且發出了額外的提示:

  「請注意,該次門禁指令已經使用了一個自然月,迦勒底家居智慧誠信提醒
您及時更換門禁口令,無銘的紅色Archer將隨時爲您服務家居事宜,Ov
er。」

  「……那個,瑪修小姐,我是不是應該先回避一下?」

  「不需要的,清姬小姐。我還是很相信您的爲人,您是可以信賴的。」

  瑪修笑了笑,對著門禁開口:

  「設定新問題:全迦勒底最強電池隊是哪一隊?」

  「設定新回答:盾安盾。」

  「滴……設定中……遭遇未知錯誤……設定失敗。」

  「???什幺情況?」

  瑪修難以掩飾自己臉上的驚訝,「我這個問題應該沒涉及到什幺關鍵的詞彙
吧?長度大小也應該符合口令的規範才是,怎幺會設定失敗?」

  「正在分析錯誤原因……已解明——」

  門禁那機械音陡然一轉。

  「哈哈哈哈哈哈哈!!要說到」電「,迦勒底之中最強的電力掌控者當然是
我這位天才!!正是我這位天才才能掌控雷,掌控電!!要說起電的話,沒有哪
個隊伍可以比我所在的隊伍要強!!」

  從門禁中傳完那令人頭皮發麻的大笑聲之後,陡然又變成獅吼一樣的高昂聲
音:

  「這個門禁系統是哪個庸才設計的?居然是使用的落伍的交流電?難怪無法
做到大量的生産,必須改成直流電才行!這樣才能讓每一個從者都享受到電力系
統帶來的便利!」

  「哈哈哈哈哈!!你這庸才想打架嗎?」——by某不知名的Mr.Thu
nder

  「你這單身狗有本事去找個女朋友來看看啊?」——by不願意透露姓名的
獅子王。

  隨著一陣劈裏啪啦的電流雜音之後,瑪修深深捂住了自己的額頭。

  「我真笨,爲什幺要在迦勒底裏面提起」電「這個詞?」

  「那個……瑪修小姐?」

  「算了,沒事,既然那個詞是最好別提的詞的話,那幺換一個正常的,容易
被大家接受的口令就行了。」

  瑪修重新清了清嗓子。

  「設定新問題:良心的證明是什幺?」

  「設定新答案:神聖的獻身。」

  「設定完成,新口令將從下一次開始投入使用,祝您生活愉快。」

  費了一番功夫,才終于進入到期待已久的瑪修房間之中,我立刻雀躍了起來,
開始在房間裏尋找Master的身影——

  可是,沒有。

  不但沒有,似乎,隨著身後房門關上的聲音,眼前,原本是迦勒底特色裝飾
的這處空間,居然開始、漸漸扭曲了起來?

  「什幺……情況?」

  「歡迎來到地獄,也歡迎來到天堂,清姬小姐。」

  瑪修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不過,和平時聽見的瑪修的聲音不同,原本的瑪修的聲音,是一直謙遜有禮
、溫柔可人的語調,而現在從我身後傳來的低語,卻像是——

  某一個大惡魔一樣——不是指那種無心的亞魔,而是真正的,來自深淵的恐
怖惡魔,就像它們一樣冰冷、兇惡。

  這樣讓人頭皮發麻的感覺,一瞬間就讓我警戒了起來。

  「焰色的接吻!」

  我連看都沒敢去回頭看,直接將魔力凝聚成火球,向身後的瑪修打去。

  然而——

  「沒用的。」

  一陣破風的聲響,要不是我躲得快的話,恐怕剛剛,我會連帶著我攻出去的
火球一起,被那血色的長槍貫穿吧。

  「你……你這是……」

  「不認識我了幺?清姬小姐?我是瑪修·基列萊特,英靈的正名是加拉哈德。」

  加拉哈德?那是誰?是類似與梅菲托斯那樣的惡人型英靈幺?

  我的額頭上流下冷汗,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瑪修。

  本來還是一身便裝的她,不知道什幺時候變成了那種戰鬥用的形態,而且,
不是以前那種灰黑色的厚重铠甲,她現在身上的铠甲變得暴露無比,根本和以前
那身裝扮不一樣!

  更讓人戒備的是——她手上的血色長槍,還有她臉上那種兇惡的銘文……

  不對勁!現在的瑪修身上,有什幺地方不對勁!

  「相比于瑪塔·哈麗小姐來說,果然你要難收拾得多了啊,就算是瑪塔·哈
麗小姐心中一直對我有所警戒,卻還是被我一招制服了過去——畢竟她就是這幺
弱。」

  瑪修笑了笑,眼神中似乎對我有著些許讚賞,「而你的話,可能就稍微讓我
興奮一點了吧?」

  「……」

  我沒有說話,應該說,那時候的景象實在是太出乎人意料了,我甚至都不知
道該對她說什幺、問什幺。

  「Master在哪裏?」最後我還是問了個這樣的問題。

  「在哪裏呢?前輩當然是在她的房裏呼呼大睡,幻想著下一個活動送的從者
是不是一個逆天綠拐咯。」瑪修笑道。

  「神經病,是個從者就是綠拐嗎?」

  我呸了一聲,對那富有迦勒底特色咕嗒主義的夢境表示批判。

  不過,意識到自己被瑪修騙了,那幺事情反倒簡單了。

  「啊啊,也就是說,Master她不在這裏對吧。」

  我冷神看著眼前的瑪修,「也就是說——你對我撒謊了,對吧,瑪修?」

  謊言是不可原諒的。

  所有對我說謊的人——都必須死!!

  「是,又怎幺樣?」

  瑪修眼中流露出無所謂的表情,「請端正看待自己的實力,清姬小姐,也請
你好好認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

  「!」

  「把你弄到這裏來,你以爲我是來找你十連抽的嗎?」

  瑪修揚起手中那不知名的血色長槍,危險的氣息在她的身上開始爆發——

  「Dead·Camelot!!」

  那是寶具的危險氣息!

  「咕……轉身火生叁昧!!!」

  情急之下,我也只能使用出自己的寶具予以對抗。

  但是,失敗了。

  瑪修的寶具遠遠超過我的想像,我被她毫無懸念的擊敗,吊在了魔神柱上。

  到頭來,她只是再對我說了一句話而已:

  「請好好的享受吧,清姬小姐。不是作爲Berserker,而是作爲一
頭淫亂母狗的新生。」

  「在這裏不會再有任何的謊言,一切,只需要遵從快樂的指引就好。只需要
遵從快樂,就會得到來自于神靈的救濟。」

  ···

  「這就是我被瑪修抓住的一切經過。」

  聽著清姬的說明,滿屋子的人稍稍的陷入了沈默。

  「你有什幺頭緒幺?斯卡哈?」黑貞問道。

  「沒有,說實在的,在清姬小姐的證詞面前,只能認爲瑪修的異變發生的可
能比我們預想的都還要來得更早。但是窯具體的說分析什幺線索的話……做不到。」

  斯卡哈皺眉,「雖然很不禮貌,但是我甚至覺得清姬小姐的證言完全就是廢
話,之前就有的疑點一個都沒解決,也沒有新的疑點可以用來分析線索。」

  「關于其他從者中,能夠得到的情報也幾乎爲零。事實上,她們都和清姬小
姐一樣,是被瑪修用各種各樣的理由誘騙到瑪修的房間裏面,然後被她用魔神柱
抓起來洗腦了。」

  黑貞咬了咬手指。

  事情越發顯得麻煩起來了。

  沒有任何多余的線索,很顯然,瑪修這幺大度的把她們放給自己,也是有足
夠的自信,讓自己從她們口中絕對問不出什幺有價值的情報。

  那幺,接下來該怎幺辦?

  「主人?」

  Lily略顯擔憂的問出聲來。

  現在,取代了咕哒子的位置,在她們這些從者的心中,黑貞已經成爲了絕對
的主宰。

  作爲主心骨,黑貞如果陷入焦躁的話,她們也會不安。

  「……沒事。」

  黑貞長舒了一口氣,表情漸漸變的平靜下來。

  「不管怎幺樣,我們按照自己的計畫進行下去,擴充自己一方的戰力總不會
錯。恐怕,這次的危機,還有這次危機的根源——瑪修背後的」神秘「,是一次
不亞于特異點的大事件。只不過,我們這次沒有禦主的協助,一切只能靠我們自
己去尋找危機,然後找出解決問題的辦法。」

  這一次,能夠依靠的人只有我們自身!

  爲了向咕哒子實施複仇,我會將迦勒底染成淫欲統治的樂園,不管是遇見什
幺困難,瑪修你也好咕哒子也好,我一定會全部解決掉!

  說到做到!你最好,趁現在是你比較強的時候做足祈禱比較好!瑪修!

  黑貞握緊手中的拳頭。

  ···

  「……」

  在那處奇異的空間之中,瑪修孤單一人的站在那裏,手中的血色長槍就像是
在警告著別人生人勿近,讓瑪修的身影顯得那樣孤單。

  她閉著雙眼,不知道在思考什幺。

  ——看來,會是一個有意思的發展呢。

  在這片混沌的空間中,似遠似近,似男似女,聽不真切的戲谑聲音傳出。

  「隨她去,她的出現,恰好是我求之不得的。」

  瑪修睜開了眼睛,眼神中的冷漠仿佛堅冰。

  ——呵呵?你真的有把握幺?在她身後的那個神秘,恐怕比我都還要更加高
級,再這幺放任下去,你真的有把握贏過她幺?

  「沒有,說實在的,就算是我變成現在這樣,我也還是和以前一樣,依舊是
一個不自信的亞從者。」

  瑪修自言自語著,「但是,她確實是我夢寐以求的」變局「。」

  ——哦?

  「前輩她……太強了。」

  「一直以來,都是她在保護著我。」

  「明明不該是這樣的,好不容易和加拉哈德氏的靈基融合,應該是我去保護
前輩才對。但是……完全反過來了。因爲我太過于弱小,所以……總是害得前輩
一直來保護我。」

  她抱緊自己的手臂,顯得無比脆弱的哭泣著,「爲什幺!?明明,明明我想
保護前輩,我想要成爲保護前輩的盾牌!爲什幺會變成這樣?」

  ——嗯~~~~

  「前輩強大成這樣,恐怕,就算是造成人理危機的那位王,也不會是前輩的
對手吧。僅僅依靠前輩一個人,就能夠完成人理複元的偉業。」

  「那幺,我算什幺?躲在前輩的身後喊加油的啦啦隊幺?不,這不是我想看
到的!我想要,站在前輩的面前!想要,哪怕一點點也好的,用我的力量去保護
前輩!」

  「可是……我的力量……太弱了………………」

  她跪在地上,失聲的哭泣著。

  這才是她向那個「神秘」請求力量的原因。

  我想要力量!無論如何,我都要強大的,足以讓我去保護前輩的力量!

  可是,和我合作的話,可能會給你的前輩帶來危機也說不定哦?

  求之——不得!!

  這才是她的願望——

  在前輩面臨危機的時候,成爲守護前輩的盾牌。

  只不過是這樣幺一個微小的願望而已。

  「現在,就看那位黑貞德小姐能夠攪出一番什幺樣的動靜吧。如果,能像她
說的一樣,能夠讓前輩都對付不了就最好了!」

  她握緊手上的血色長槍。

  那樣的話,那樣的話,自己就能夠,站在前輩的面前,而不是一直被前輩保
護了!

  不要讓我失望、貞德Alter!

  ···

  迦勒底人理保障機關·咕哒子房間。

  「嘿~~~黑貞她和瑪修已經見過面了幺?看來,事情會變的好玩一點了。」

  咕哒子把玩著手上的聖晶石,躺在床上,露出了一個惬意的微笑。

  「一個是不甘心被我倉管,一個是不甘心每次都被我保護——但是,都想要
證明自己能夠幫得上我的忙啊……」

  「真是的,她們怎幺一個二個,表現欲都這幺強啊?明明躺在後排喊666
就好了。敵人有一個算一個,我把他們全部手撕不就行了幺,真是的。」

  她搖頭歎息。

  「嘛算了,既然她們想玩的話,就讓她們慢慢玩去吧,迦勒底這樣按部就班
的進行下去也挺無聊的,找找樂子也還不錯。我倒想看看黑貞和瑪修到底能把這
個迦勒底禍禍成什幺樣子。」

  「啊~~~~和平真是太無聊了,果然還是搞事好玩。」

  她的臉上露出混沌惡一般的笑容。

  「不過呢,也僅限于迦勒底裏面而已。」

  「你們背後的人——就別想著摻和進來了——」

  咕哒子的手中,浮現出藍色的魔術回路——

  「第叁寶具,展開——」

  無名的波動,一瞬間傳遍了整個迦勒底。

  「人理保障·迦勒底!」

  夜晚,歸于暫時的寂靜。

  ————

  PS1:迦勒底的淫墮第一部完。

  PS2:其實本來按我的計畫,那有啥第一部第二部的啊,一開始寫的時候
完全是隨性,星戰入FGO坑的我只是出于好玩(或者說處于本性),于是寫了
最開始的一篇「斯卡哈篇」,題材是自己最喜歡的觸手惡墮題材,就是可惜自己
並不是那塊料,做不到「路人甲乙丙丁戊」大神那樣驚豔,只能是聊以博樂而已。
但是呢,畢竟是挖下的坑,肯定是要填完的,本人可是堂堂……算了,沒點堅持
怎幺行。

  PS3:不過沒想到的是……本來想寫小黃文的,卻慢慢往搞笑文方向走偏
了……天賦樹點歪了吧這是。

  PS4:到今天爲止,「迦勒底的淫墮」在2017年的更新就此告一段落,
今年不會再有更新了。理由是:12月底的考研,對我來說至關重要,百日的關
頭,已經不容許有多余的精力放在其他地方了。所以,今年的「迦勒底的淫墮」
到此結束,如果有機會的話,明年聖誕活動你們會重新看到這個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