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紫水晶美人——范冰冰】

精彩内容:



  這二天開始,公司幫範冰冰擬定宣傳造勢的計劃,公司決定爲範冰冰拍攝一本寫真集,還請來了小有名氣的年輕攝影師陳平進行寫真集的拍攝工作。

  同時,範冰冰的決定也被嗅覺敏銳的報社記者知道,紛紛前來打探消息,相關的新聞也在報上散播出去,引來無數人的好奇詢問,也在影劇圈中造成了不小的震撼。

  而這個時候,範冰冰已經和一組工作人員南下,積極的進行寫真集的拍攝。

  爲了掌握時效,本來打算到國外拍攝的計劃臨時改爲就近在國內拍。一夥人就下榻飯店,隔天清晨即出發工作。

  車沿著寬敞的公路行駛著,範冰冰的思緒也隨著起伏,今天她穿的是一件純白色的薄衫及長裙,俏麗的短發將她可愛的臉龐襯托得更爲出色,終于,陳平開口:「就在這裏拍好了。」車子一陣顛簸,駛進一處風景優美的海邊,衆人下車開始忙碌地工作著,化妝師也忙著幫範冰冰補妝。攝影師陳平則點了根煙,對著周遭的環境四處觀望,好像在尋找著靈感一樣。

  短短的時間內,一切准備就緒,範冰冰從車中走出,陳平指揮著其他人安排反光板及測量光線,原則上,這一本寫真集要表現出年輕少女清純的性感,不必刻意露叁點,盡量以自然的感覺爲主。

  雖然拍攝這樣的寫真集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陳平仍是心中狂跳不已,畢竟範冰冰曾經也是他所喜愛的偶像之一,而今天竟然可以親身拍攝心中女神的寫真,實在讓他有些兒興奮。陳平看著範冰冰垂著眼睑走近他的身旁,安慰她說:「不要緊張,現在風和日麗,在這幺美麗的環境下,只要你放松心情,一定可以拍出絕佳的作品。」範冰冰擡起頭看著陳平,雖然不是特別高大,但是帥氣的臉龐帶著幾分斯文,很容易讓人産生好感,覺得他是可以值得信任的人。範冰冰于是說:「沒什幺,我都已做好心理准備了,你就盡管拍吧!」陳平笑了一笑:「那我們就開始吧!」陳平首先讓範冰冰在沙灘上自在地玩耍,玩沙、玩石頭、玩著潮浪,範冰冰配合得也蠻好的,有過演戲的經驗,就當是一種表演,很快就進入狀況。陳平則不斷地從各種角度來獵取鏡頭。

  漸漸地,陳平指引範冰冰浸到海裏,範冰冰也照做了,她身上薄薄的白色衣服被海水浸濕之後,呈現半透明而且緊貼的狀態,由于先前已經先在車中除去了內衣內褲,所以可以很明顯地看到她胸前的乳房的形狀,以及兩點淡紅色的突出,而下腹部也隱約可以見到黑色的影子。

  包括陳平在內的所有工作人員,都不禁猛吞口水,眼前的景象實在太過誘人,天真無邪的美麗少女,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半透明的衣裙,叁點微微可見,這比脫光了還引人遐思呢!

  陳平當然也不會放過這種感覺,他壓抑著心頭的狂喜,不斷地拍攝著。不久她又讓範冰冰慢慢地脫去身上濕透了的衣服,範冰冰于是慢慢地,把衣服脫掉,每個人似乎都不敢眨一下眼睛,直視著眼前的美少女緩緩地寬衣解帶,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深怕錯過精彩的鏡頭。

  只見範冰冰將衣服從肚臍翻起,慢慢地往上拉,露出她雪白的胸部以及小巧可愛的乳頭,然後將衣服從頭上套出,往旁邊一丟,做出一個妩媚的姿勢。接著又解開裙扣,先露出了半邊的大腿,然後轉過身去,將裙子完全脫下,白嫩的屁股就完完整整地呈現在衆人之前。這一切的過程,也都在陳平相機喀喀的快門聲中,一一被捕捉下來。

  陳平看著眼前全裸的玉女明星,油然生起一種幸福之感,心中打定主意,無論如何,一定要想辦法跟範冰冰幹上一回。在場除了女性的化妝師外,其馀的工作人員,胯部都微微地隆起,大家看著眼前迷人的景象都有些暈眩。而範冰冰這時在陳平的指引下,轉過身來,大家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範冰冰下腹部的黑色叢林,被海水沾濕的陰毛,柔順地浮貼在兩腿之間,晶瑩的水珠閃耀著光芒。

  雖然已經做好了完全的心裏建設,但在戶外赤身露體,畢竟還是第一次,眼見萬裏無雲,涼風吹拂,一邊可以看到海平面,另一面遠遠的則是青翠的山巒及公路,雖然現在周圍沒有圍觀的的人,但是開車路過的人很有可能看到這邊的景象而被吸引過來,想到這裏,範冰冰心中便感到十分難爲情,此時她的臉上也流露出嬌羞的模樣,陳平心中叫好,指導著範冰冰做出各種動作,拍攝這動人的一幕,助手也不斷地更換膠卷,每個人都口幹舌燥,心頭怦怦亂跳。

  範冰冰一陣子之後,也許習慣了吧,抛開害羞的念頭,讓自己敞佯在大自然的山水之間,因爲全身光溜溜的,反而覺得更能與大自然結合成爲一體,清涼的海風吹在赤裸的胸前,不禁感到十分的舒爽愉悅,她盡情地擺出各種姿勢,現在彷佛不在乎任何人看到她的裸體似的,沒有任何束縛,沒有任何牽挂,覺得真的是「好自在」哦!

  陳平透過鏡頭可以敏銳地察覺範冰冰心裏的微妙變化,口中不斷地稱贊範冰冰,心中也自覺這一次寫真集的拍攝不僅只是拍到範冰冰的身體,更是拍到了範冰冰的內心與感情,真的是一次完美的外拍。

  過了不久,遠方公路上開始有些車子停了下來,漸漸聚集了一些人群圍觀,有些人則悄悄地走近,竊竊私語,當然他們也都大飽眼福,將範冰冰的裸體一覽無遺。範冰冰也發現這情形,不過這時她的心理負擔已經完全解脫了,讓四五個人看到自己的身體跟讓一群不相識的人看到自己的身體其實也沒有多大的分別,因此也就毫不在意,繼續拍攝的工作。

  等到圍觀的人多了以後,陳平下令結束今早的工作,化妝師立刻拿了一件袍子奔過去讓冰冰穿上,範冰冰松了一口氣,走回車上,其他工作人員收拾了一番,先後上車,然後車快速地離開,留下一群興奮莫名的觀衆。

  寫真集拍攝的工作前後只進行了兩天,當天下午又拍了兩處外景之後,當晚立即驅車北上,隔天又回到棚內拍攝了一個下午。兩天後膠卷即全部洗出來,短短時間內,一共照了五百多張,經過挑選之後,采用了其中一百多張,接著拿去修片、排版、印刷,十天後,寫真集終于趕在電影上映前兩天出刊了。

  這段時間,範冰冰著實好好地休息了一陣,寫真集發行當日,公司舉辦了一個記者會。記者會現場早早就擠滿了超過一百家媒體的二百多名記者苦苦地守候。

  範冰冰出現的時候立刻就引來一陣驚呼,只見她戴著一副墨鏡,上身穿著薄紗般的水藍色衣服,透過這層薄紗,每個人都可以看到範冰冰裏面竟然沒有穿內衣,她的乳房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可以很明顯地看到她的乳頭,當場立刻就有人噴出鼻血。

  當大家眼光集中在範冰冰的胸部時,有些目光敏銳的記者已經發現,範冰冰下半身穿的是一件超短的白色迷你裙,露出她光潔而修長的雙腿,然而更驚人的是,在她走動的時候,短裙的起伏之間,竟然隱約可以看到範冰冰的雙腿交集處,有一團黑影,難道範冰冰竟然沒有穿內褲!?

  是的,範冰冰不僅沒有穿胸罩,也沒有穿著內褲,其實這一切都是要讓今天這場記者會轟動武林驚動萬教,不上新聞的頭版絕不甘休!範冰冰雖然又經過一些心裏掙紮,但爲了確定自己的決心,她終于願意配合。

  範冰冰很快地走到座位,面對嘈雜的一大群記者坐下,身前雖然有桌子,但是沒有桌巾,她坐下之後,兩腿之間的黑毛似乎在跟記者們打招呼似地暴露出來,雖然光線的緣故,導致看得不是很真切,但坐在前排的記者很快就發現桌底的绮旎風光,先前大多數沒有發現範冰冰沒穿內褲的記者們,這回因爲衆人交頭接耳,紛紛從胸部轉而注意範冰冰的裙底,引起了現場更大的震驚。

  而範冰冰時而將腿疊起,時而將腿放下,讓男記者們的眼睛死盯著不放,個個喘氣不已;就連女記者,也是臉紅心跳,都覺得範冰冰此舉未免過于大膽。

  整個記者會就在這幺一個沸騰的氣氛下進行著,範冰冰按照先前擬好的說詞,逐一回答每個記者的問題。由于公司希望暫時仍舊維持範冰冰清純的形象,對于一些較爲露骨的問題,範冰冰都避重就輕地回答,但是無論如何,在場的記者都覺得這場記者會絕對具有超強的爆炸力,範冰冰的穿著打扮、以及第一本叁點全裸寫真集,絕對是明天轟動全國的大新聞!

  隔天,各報頭版紛紛在顯著的位置刊登範冰冰記者會的消息,有些攝影記者甚至拍到範冰冰迷你裙飄起,陰毛微露的相片,馬賽克處理後登出來。這樣爆炸性的話題,就像一顆巨石投入平靜的水面,濺起巨浪漣漪,全國輿論大嘩,範冰冰立刻成爲整個社會的焦點,甚至連日本媒體都特別加以報導。

  寫真集首批五萬本第一天就銷售一空,公司立刻趕印十萬本,但至少也要叁天後才能補貨。

  範冰冰的人氣急速地竄升,寫真集銷售超過五十萬本,電影票房破六千萬,不僅讓許多影評人跌破眼鏡,也讓公司的大老板笑得合不攏嘴,範冰冰自己也因爲電影、寫真集的賣座而賺了一筆。

  畢竟這個社會仍是笑貧不笑娼,有錢比什幺都重要!更何況伴隨著利而來的,就是名了,範冰冰雖然曾經也是當紅的偶像明星,但那時迷她的是以青少年居多,從來也沒有像現在這樣成爲全國矚目的焦點,簡直可以用紅得發紫來形容,自從電影上映之後,各電視台的通告邀約不斷,每個主持人對她百般奉承,極力討好,讓她再嘗走紅的滋味,說真的,比起前陣子載浮載沈的狀況,現在是好得多了!

  即使仍然要面對一些社會道德上的壓力,但是只要自己想通了,就覺得沒有什幺。配合電影上映的上映,公司仍舊采用寫真集同時上市的促銷宣傳方式,但這次的寫真集決定要徹底地解放範冰冰,要讓她叁點全無保留,纖毫畢露。

  公司還是找陳平來拍攝這次的寫真集。爲了得到最佳的照片品質,陳平決定以室內拍攝爲主,並且爲了避免範冰冰尴尬,其他助理人員一律都清場,換句話說,陳平打算單獨和範冰冰進行這次的拍攝工作。

  自從上回拍攝範冰冰的裸體之後,陳平始終對範冰冰念念不忘,不僅僅因爲他覺得像範冰冰這幺一個完美的模特兒千載難逢,更因爲他對範冰冰産生了極大的感情。以往,陳平自恃身份,從來不會輕易跟拍攝的對象産生遐想或情感,他也一向以此條規諄諄告誡後進的攝影助理,沒想到自己竟深深被範冰冰所迷住。

  當他再度接下拍攝,他的心情是十分複雜而矛盾的,一方面陳平深知再跟範冰冰拍攝一次,自己一定會受不了而壞了多年來建立起來的名聲,但若拒絕不拍呢,美人當前,他如何拒絕?

  于是他決定獨自來拍攝,並且,他也渴望自己有機會能夠插入範冰冰的體內,如果這樣,也許可以稍減他心中的郁悶。

  拍攝寫真集當天是個假日,其他工作人員都沒有上班,陳平約了早上到攝影棚,他很早就到達,將燈光、一二零相機、九零相機以及各種底片、道具都准備妥當,十點鍾過兩分,門鈴響了,陳平開門,範冰冰來了。

  範冰冰穿著淡藍色底白色花紋的襯衫,以及白色的短裙,一頭俏麗的短發。

  1他幾乎忘了呼吸。

  「怎幺啦!失魂落魄的。」範冰冰看多男人這樣的表情,其實一點也不訝異。

  陳平聽到範冰冰這幺一說才如夢初醒,忙請範冰冰入內,並順手扣上了門。

  「我們今天要拍什幺主題呢?」範冰冰放下包包,開心地問道。雖然決心入了這行,但是前陣子的調教畢竟是太辛苦了一點,而且在那幺多人面前做愛、暴露,終究不是一件輕松的事。陳平提出一對一的拍攝方式,讓她大感放心,至少不需要老是得調適自己的心理「你知道這次寫真集要你盡情地解放嗎?」「知道啊!他們要我完全展露身體的每一個部份,大家愛看嘛!」「可能會拍很多隱密部份的特寫鏡頭,你都有心理准備了嗎?」「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情願不情願又有什幺差別了呢?」範冰冰似乎察覺希偉的神情有異。

  「當初爲什幺要開始呢?」陳平轉過身假裝調整相機,避免讓範冰冰看到他臉上憤慨的表情。

  範冰冰許久沒有想過這件事了,經他一提,臉上閃過一陣陰影,怅然說:

  「過去事,我不想再提了。」陳平轉頭看著範冰冰,心中升起一股憐惜,一陣沖動,走過去摟住範冰冰的肩頭,道歉說:「對不起,我不該問的。」範冰冰沒有排拒他的意思,只說:「沒有關系,現在我已經不在意了。」蓦地,一股男子氣息接近,陳平的唇靠上了範冰冰的唇邊,範冰冰一時不知如何,陳平已經擁著範冰冰,吻住了她。也許是感于陳平對自己的關懷,加上原本對他就頗有好感,于是展開雙臂環住陳平的身體,閉上雙眼,回應著他熱切的吻。

  陳平沒有料到範冰冰一開始就完全接受了他,原本還計劃好如何利用這幾天的工作期跟範冰冰先培養出感情,再進一步接觸,沒想到只是一時沖動,沒有考慮後果地親撫範冰冰,就這幺輕易地得逞了,他不禁以爲範冰冰是那種浪蕩隨便、人盡可夫的女人,心中感到十分失望。但也讓他更堅定了利用這次機會,來實現一親芳澤的心願。

  于是他展開了熱吻的攻勢,不斷地吻著範冰冰的唇、眼、耳垂,同時明確地感覺到範冰冰原本僵硬的身體開始波動起來,于是將雙手從範冰冰的衣擺底下伸進去,撫摸她光潔的背脊與纖細的腰際,手掌與她柔細的肌膚接觸,感覺是那幺地溫暖滑嫩。範冰冰在陳平的撫摸之下,內心也是翻騰不已。

  如今在陳平充滿感情的親吻與愛撫之下,心中不禁燃起欲火,身體也因爲結實的觸感而産生如電流通過般強烈的興奮,于是她便毫不矜持地任由陳平繼續他的動作。

  陳平當然也察覺到範冰冰已經進入狀況了,不過他還沉醉在撫摸範冰冰肌膚柔柔的觸感中,還舍不得進行下一步的動作。終于他邊撫摸著,邊將雙手移到範冰冰背後胸罩扣環處,輕輕地將它解了開來,然後連同上衣,一起把它們翻過範冰冰的項頸及頭部,脫了下來。

  範冰冰順從地舉起手臂,讓衣服離開她的身體,成爲半裸的狀態。陳平抛掉衣服,盯著範冰冰的胸前直視,光潔的肌膚,大小適中恰可盈握的乳房,各點綴著一顆如櫻桃般可愛的乳頭,乳頭硬挺,微微地顫動,似乎正等著陳平的采撷。

  陳平猛然脫去自己的上衣,用力將範冰冰擁入懷中。

  兩個赤裸的肌膚相處,火熱的感覺同時躍入兩人的心頭,似乎再也忍耐不住似地,兩個人狂熱地擁抱、親吻,彼此摩擦著胸部,恣意地撫摸。接著雙雙倒在沙發上。迫不急待地,彼此褪去身上其他的遮蔽物,褲子裙子內褲很快地都被扔在一旁。

  饑渴的陳平,將手掌移到範冰冰的陰戶,輕輕地搓揉,那裏已經滲出大量的蜜汁,而範冰冰也抓著陳平的陽具,溫柔地愛撫。雙方可以感受到彼此身體産生的熱度,因爲不斷地摩擦,溫度一直上升。在愛撫的過程中,範冰冰不斷地呻吟出聲,讓陳平更加地亢奮,終于,他把硬化的肉棒插入範冰冰的肉縫當中,當龜頭擠開陰唇進入的一刹那,兩人都發出一聲歎息,彷佛世間最美好的一切盡在于此。

  陳平勉力頂向她的深處。小穴兒一下子吞進整只雞巴,陰部深深緊緊的契合著,恥骨頂著恥骨。陳平也不禁倒吸了口氣:「哦……範冰冰……你好緊……哦……裏面好熱……啊……」陳平迫不及待的擡起臀部,只見男根莖部濕濕亮亮的,遍塗著淫液。陳平又重重的插了下去……「唔……哥……啊……你插死人啦……」「那……那有那幺嚴重……」趁著肉棒子深埋在小穴的層層肉壁中,陳平磨磨似的扭動臀部,用小腹頂著她翹起的陰核,陣陣揉弄。龜頭也在那天鵝絨似的深處,攪著一潭春水。

  突然範冰冰的雙腳夾住陳平的臉頰,手指也抓住陳平的手臂:「喔……哥哥……小穴……要……要丟了。」哇!好痛!她的指甲深陷入陳平臂上的皮肉中,腳趾曲屈夾著陳平的耳朵,鳳目半閉,還微微翻白。然後……豐美的屁股劇烈挺著、擺動著,陰道中也像吸吮似的顫動著。嘴裏放浪到:「快呀……好哥哥……頂死小妹吧……啊啊啊!」陳平支起上身,以最快的速度沖擊著她的小浪穴,每次都插到底。範冰冰低聲哼著淫亂的話,不但雙腿努力迎送著,緊密的小穴更是一下下擠弄陽具。

  陳平低頭欣賞著她緊小的陰唇,每當陳平奮力插入時,嫣紅小唇也貼著肉棒陷入陰戶之中,而抽出時,小紅唇又高高噘著,好像舍不得肉棒帶出的豐沛淫液。

  陳平占著體位的優點,又賣力地磨弄她的陰核。

  範冰冰兩手握住自己一對俏乳房,輕輕揉搓。手指更是夾弄著那一對硬得發脹的乳頭:「嗯……哥……快射給……呀……呀……」出乎陳平意料之外地,範冰冰又激烈地甩動著臀部,淫水隨著內壁陣陣的收縮在陰戶深處激湯、向外溢出:「呵……哥……哥……哦……要爽死……來……來了……」而陳平那想必泛紫地陽具,已因她陰戶中的規律收縮而無法再忍:

  「喔……啊……」陳平抱著她先吻了幾下,範冰冰把上身向下一趴,那個嫩嫩的小屁股厥了好高,紅嫩的小穴也整個露在外面。陳平拍了拍了她的小屁股,頓時出了兩了紅手印,用手扶著大陽具,把龜頭放在她的穴口上,揉了兩下。

  範冰冰的小嫩穴被陳平的大龜頭一揉,就冒出了騷水來了,同時也癢得很厲害,她就說道:「頂進去嘛!人家癢得要命。」陳平一只手摟著她的白嫩屁股,硬綁綁的大陽具就對著她的穴眼中,用力一頂「哔吱」一聲,整根陽具,就頂了進去。

  範冰冰喘了一下道:「哦!弄進來了,弄得好深啊!」她的那個小嫩穴,騷水也跟著在淌,穴眼插得裂了很大,連她那紅嫩的屁眼也漲得往外翻。

  陳平一插進去,就伸手抓住她的兩個乳房,一手握了一個,用手指在奶頭上,輕輕地捏著,就挺硬著大陽具,對著她的穴裏,開始抽送起來了。一下一下的,先用輕抽慢送的,抽送了叁十下,感到她的穴滑潤起來了,陳平就改換了抽送的方式,陳平用雙手抓緊了她的腰部,每頂一下,連根插入。每抽出來一下,必定要把龜頭拉到穴口上,又用力地頂進去,這樣的插弄。

  陳平向前一送,範冰冰便會把屁股往後一迎。陳平故意用力的捏了幾下她的嫩乳,她只是輕輕的哼著。陳平松開握著乳房的手,直起身環抱著範冰冰纖細的腰身讓肉棒與小穴做更深的接觸。花蕊又溢出蜜汁。

  屁股開始如地震般的搖動,陳平的後背一陣酸麻,「哦……哦……唔……哦……」範冰冰越叫越大聲,小穴又濕、又燙,隨著陳平的抽動而陣陣收緊肌肉,發出「蔔滋……蔔滋……」的聲音:「你好會插…哦…好爽…嗯…嗯…」帶著癡醉的表情,享受著、配合陳平的動作而迎送著,緊小的肉穴突然顫動起來,咬緊了牙關,只能發出「呲……嘶……」的喘氣聲。

  陳平只覺得膨大發燙的雞巴,已無法抗拒小穴中肉壁的吸吮、攪動:「啊……啊……喔……」濃燙的精液,一股股沖過陰戶口的鉗制,從龜頭頂灑入她的子宮。

  「唔……喔……喔……」範冰冰全身也劇烈的抖了起來:「喔……你射精……喔……都感到了……喔……喔……」陰道內壁像要吸幹陳平似的收放著。到最後漸漸的四肢無力,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陰莖,然後一陣幾近虛脫的感覺伴隨著解脫,終于從陰莖爆發出來。一股不可壓抑的熱留從陰莖內部沖出來。

  「唔……爽死了……」範冰冰呢喃著。

  陳平挺著腰,把放射中的男根深深頂進範冰冰的陰道:「好像停……停不下來……喔」只覺得龜頭又酸又爽的噴灑出陣陣燙精:「妹妹……哥哥……哦……跟你一起……哦……哦……」「喔……好暖……喔……燙得好……好爽快……」範冰冰叫到:「好……好啊……多射一點……喔……一股……一股擠過小穴……穴口……好……燙死了」終于,陳平泄完了精液,睾丸微微酸痛。

  陳平慢慢仆倒在範冰冰身邊。範冰冰軟軟的躺著,眼神慵懶地甜甜笑著,纖長白嫩的手指輕撫著陳平的手臂:「對不起!掐痛你了吧?」陳平的手愛撫著她裸露的大腿:「小穴還癢嗎?」看著範冰冰既清純又淫亂的臉蛋,心中感動萬分。「終于幹到這個心目中渴望已久的偶像了!」範冰冰此時則沉浸在性舞的快感當中,男歡女愛的性交,讓她得到更多的快感!陳平強壯的身軀就壓在她身上,緊緊相連的下體,肆意地摩擦著,陳平結實的肌肉,範冰冰的細皮嫩肉,隨著每一次的進出,彼此靠著磨著,不斷地觸撫,兩具赤裸的身軀就這樣交纏在沙發上,盡情地享受魚水之歡!

  範冰冰和陳平兩人經過一番雲雨之後,工作還是要繼續下去。從範冰冰進門開始,只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兩個人的關系已經完全不一樣了。但發生了性關系之後,對于寫真集拍攝的工作反而更加順利,由于彼此都已經袒裎相見,甚至都有了更親密的接觸,要範冰冰在陳平面前展現裸體,就變成一件輕松自在的事了,那幺,面對陳平手中的照相機,範冰冰也不覺得有任何尴尬了!

  也因此,在完全沒有心理負擔的狀況下,範冰冰遵從著陳平的指揮,盡情地展露她年輕而美好的胴體。甚至幾次對于她陰部的特寫,她都配合著鏡頭,讓陳平可以很清楚地拍攝到她潮濕的下體。也由于方才兩個人纏綿高潮的馀韻還留在體內,透過鏡頭下,範冰冰淫靡的表情充滿了十分動人的性感。

  ***    ***    ***    ***經過叁天的拍攝,拍攝的工作就告一段落。這叁天來,兩人總是一見面就先纏綿一番,然後兩人都一絲不挂地開始進行拍攝作業,過程中,不免身體産生各種接觸,興奮起來,又會互相愛撫一番,一天的工作結束時,兩個人會一起到浴室沖澡,然後範冰冰因爲還有宣傳活動,必須離開,隔天早上再來。

  這幾天,陳平全部的心已經被範冰冰迷住了,他瘋狂地愛戀著範冰冰,他不只一次要範冰冰中止合約,接受他的求婚,但範冰冰總是搖頭拒絕了他。雖然她對陳平很有好感,但畢竟認識未深,無法知道他究竟是不是一個好的對象;而如果一旦中止跟公司的合約,違約金將是十分的龐大,更何況演藝界仍是她的理想,走紅的滋味仍是讓她飄飄然,感到無比的開心。

  是啊!這一行有何不好?能夠快速地大紅大紫,又能賺到大把鈔票,又能享受身體和心理上的絕妙快感,有什幺理由要放棄呢!至少不會爲了陳平而放棄。

  就在這樣的想法下,她和陳平之間短暫的關系就只維持了叁天,拍攝的工作結束後,她便開始躲避陳平的任何邀約,而陳平則因此認定範冰冰表面清純,但實際上是一個水性楊花、人盡可夫的女人,這段露水戀情,只不過是範冰冰在玩玩他罷了!

  雖然不能長久在一起,讓他感到有些難過,但反正能夠一親偶像的芳澤,自己也沒有什幺損失,說起來也沒什幺可怨的;如果他真娶了範冰冰,未來遇到朋友說起這些難堪的事情,還真是難以面對呢!當時一時熱戀沖昏頭,多次向範冰冰求婚未成,後來見範冰冰躲著他,理智也慢慢清醒了,便也不再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