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亚洲香蕉伊综合在人在线视看《心灵奇旅》又斩获一小金人

精彩内容:

第93屆奧斯卡金像獎已經落下帷幕,影片《心靈奇旅》又榮獲最佳動畫長片,此前已獲得第78屆金球獎最佳動畫長片。無論是提名也好,獲獎也罷,有衆多大獎爲其背書,然而皮克斯出品的《心靈奇旅》延續了該公司前作《尋夢環遊記》的原班人馬,卻沒能延續其輝煌的國內票房成績。據貓眼專業版票房數據顯示,影片上映的第62天,累計票房收入共3.74億元。

本文從影片的目標市場受衆、市場宣發以及個體價值傳達叁個層面分析其在國內電影市場所面臨“高口碑,低排片”的原因,從而窺探當下好萊塢非續集類的動畫長片在國內電影市場有可能會面臨的市場困境,從而爲之後在國內院線上映的動畫長片起到一定借鑒意義。

一、 影片概述

2020年12月25日聖誕節,皮克斯新作《心靈奇旅》登陸中國院線。衆所周知,對于當下主流消費人群而言,聖誕節是一個狂歡之夜、是一個夜不歸宿的節日;對于當下國內電影市場而言,聖誕檔是影片紮堆上映的重要檔期,在整個賀歲檔中起著承上啓下的重要作用。然而在這樣的一個節日裏,截至目前豆瓣評分高達8.8分的《心靈奇旅》在其上映首日僅有2.7%的排片,遠低于同檔期《晴雅集》的32.2%和《拆彈專家2》的37.2%。12月30日,上映6天後,根據貓眼專業版票房數據顯示,《心靈奇旅》排片數據從首日的2.7%上升到9.9%,到了12月31日,由于跨年檔影片《送你一朵小紅花》《溫暖的抱抱》等影片上映,其市場空間下跌到4.7%。“口碑爲王”時代,高口碑與低排片似乎預示著這部影片的市場未來充滿了挑戰。

影片《心靈奇旅》由導演彼特·道格特和凱普·鮑爾斯聯合執導,主要聚焦于主人公--喬伊·高納,這位中學音樂老師將爵士樂視作畢生追求,人到中年依舊懷才不遇的他終于獲得了夢寐以求的演出機會--在紐約最好的爵士樂俱樂部演奏,還沒來得及出演卻不幸遭遇生命意外,一個小失誤把他從紐約的街道帶到了一個奇幻的地方“生之來處”(the Great Before)。在那裏,一心要回到地球生活的喬伊結識了對于人類生活毫無興趣的靈魂“二十二”,喬伊不斷試圖向二十二展示生命的精彩之處,自己也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

1.1 “極簡主義 寫實主義”畫風更有利于影片的“雙線敘事”

整部影片導演通過兩個主要場景的切換來完成整部影片的內容敘事:一個是具有畢加索式的抽象極簡主義畫風的“生之來處”;一個是主人公喬伊生前所生活的具有極強的現實主義風格的“紐約街景”。“生之來處”是靈魂生長的地方,冷色調 線條共同營造出一個超現實主義的空間,給觀衆一種夢幻的感覺,更加匹配我們對于靈魂所處空間的想象和理解。在這裏,所有的事物沒有具體的形態,簡短的線條可以變幻出多種模樣,每一個靈魂在這裏通過學習找到各自的“spark”從而獲得前往地球的通行證。另一個主要場景則是充分完整的再現出紐約的城市街道,主人公生前在這裏爲了自己的理想奔波,這裏發生的每一件事,每一個細節都可以在我們的日常現實生活中找到原型,從而爲受衆能夠更好的融入影片故事情節奠定環境基礎。

導演通過設立雙主角的方式作用于雙線敘事,同時加入互換、矛盾沖突等元素使影片更具有可看性。一心追求爵士樂的理想主義人物喬伊和對人類生活毫無興趣,整日消極的“二十二”兩者對立互補,人物性格充滿差異,再到影片後來兩者互換身份,喬伊變成貓,二十二變成喬伊,最終雙方通過新的視角來獲得新的生活體驗和認知。

二、 “續集類電影”與“火車頭效應”

所謂“續集類電影”主要是指該影片的故事架構、人物角色形象與既往影片具有同一性與關聯性,是同一IP形象的可持續利用,是品牌的繼續延伸。這也正是“火車頭效應”在電影産業鏈條上的具體體現,主要指以IP資源爲核心要素,撬動從多窗口發行到品牌授權的IP衍生産品。如果打造出一款成功的IP電影産品,那麽從院線票房到網絡流媒體版權再到各種音像制品等等,其衍生的一系列收益將會爲電影從業者帶來源源不斷的經濟回報。例如迪士尼樂園,就是基于迪士尼旗下所創造的動漫形象而打造的IP衍生産業。

衆所周知,發展曆經百年的好萊塢電影制片廠其電影工業化水平居于世界領先地位,尤其是其系列電影産品所帶來的經濟收益與世共矚。例如《複仇者聯盟》系列、《碟中諜》系列、《玩具總動員》系列等影片一直有較好的市場表現。然而近幾年好萊塢系列大片的國內市場競爭力卻在漸漸下降,不再是票房的絕對保證,出現了許多票房不及預期的影片,例如2019年上映的《憤怒的小鳥2》收獲1.4億元票房成績,但其前作卻是5.12億元,同比下跌73%;《星球大戰9》收獲1.3億元,前作爲2.67億元,同比下跌51%。好萊塢大片在國內電影市場表現不佳甚至出現倒退現象,究其原因在于其系列影片形式的單一,影片創新度逐步下降,觀衆也逐漸産生審美疲勞。同時,隨著國內電影市場多元化發展,國産動畫電影逐漸獲得了觀衆的認可,以及其它國家的影片也紛紛進入市場,並且取得了不錯的市場成績。

《心靈奇旅》作爲一部好萊塢非續集類動畫長片,是皮克斯的一部全新原創作品,從另一層面可以看出該部作品是皮克斯創作理念的一次嬗變。經常觀看皮克斯作品的觀衆可知,在2000年-2010年期間,其創作的多部代表作品都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獎。例如:《海底總動員》(2003年)、《超人總動員》(2005年)、《美食總動員》(2007年)、《飛屋環遊記》(2009年)以及《玩具總動員3》(2010年)。但是自2010年起,其所創造的主要作品大多爲續集,原創能力卻不如以前,除了續集系列動畫之外,原創動畫2012年的《勇敢傳說》、2015年的《恐龍當家》、2020年的《1/2的魔法》豆瓣評分分別爲7.6分、7.4分、7.7分,而之前的《機器人總動員》都達到了9.3分的高分。雖然從“火車頭效應”來看,不斷開發續集作品在一定時間內可以獲得相對穩定的市場經濟收益,而且投資風險也會隨之降低,但是久而久之,觀衆審美疲勞,續作質量下降卻是不可避免的問題,而獲得多項獎項提名的《心靈奇旅》再一次重新證明了皮克斯自己的原創能力以及創作理念的與時俱進。作爲一部皮克斯的全新原創動畫作品,有優秀的影片制作團隊爲其質量背書,卻在國內電影院線上映時遇冷,本文意在以電影《心靈奇旅》爲例,來探討當下國內電影市場一些優質影片所遭遇的“高口碑,低排片”的市場困境。

叁、 “高口碑,低排片”的原因分析

3.1 口碑的爆發來源于影片本身所傳達出的個體存在價值

從戴錦華老師所提出的“鏡像理論”可知,我們每個人在觀看電影時之所以與片中人物一同歡樂、一同哭泣,是因爲我們在銀幕前看到了真實的自己。該影片中喬伊和二十二兩者的不同人物性格似乎完整的覆蓋了銀幕面前的核心觀衆。喬伊在紐約街頭努力奮鬥的場景讓我們想到了國內2020年底的“打工人”;始終找不到“spark”的二十二讓我們看到了銀幕面前沒有人生方向的大多數觀衆的真實狀態。

主人公喬伊在實現了自己人生理想之後,卻陷入了沉思。“爲這一天我等了一輩子,我以爲我會有所不同”,朋友的回複直接點明影片主題:“我聽過關于一條魚的故事,它遊到一條老魚旁邊說:‘我要找到他們稱之爲海洋的東西。’‘海洋?’老魚問,‘你現在就在海洋裏啊。’‘這兒?’小魚說,‘這兒是水,我想要的是海洋。’”影片沒有通過世俗角度去用“愛情”、“友情”、“親情”來傳達我們活著的意義,更沒有用傳說中的“理想”去衡量一個人是不是條正宗的鹹魚,而是通過一片飄落的樹葉、一隅蔚藍的天空、一塊角落裏饑腸辘辘時的披薩,用這些我們日常生活中微不足道的事物去诠釋“spark”。蘇子曰:“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爲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如同古人所言,我們與朋友一起把酒言歡,共賞山間明月的生活瞬間是如此地美好。

由此看來,讓銀幕面前的每一個差異的個體都能獲得存在感,都能得到尊重,是該影片能夠有高口碑的原因所在。

3.2 成人向動畫題材受衆局限,難以出圈

從內容上看,《心靈奇旅》更加關懷成年人的世界,片中所構建的“忘我之境”以忘我和迷失兩種狀態來貼合當下成年人的現實處境。現實中在街頭扮演小醜轉動廣告牌的邊緣人在“忘我之境”中卻是能夠專門捕撈迷失靈魂,擁有航船能夠自由出入該空間的一介媒靈;而身背厚重包袱的迷失靈魂在現實中卻對應的是外表光鮮受人追捧的成功金融從業者。專注自己的理想目標卻與現實脫軌,始終找不到生活意義的衆多職場人士對此卻深有感觸。

影片這樣深刻的主題自然會相對比較小衆,不具備“合家歡”屬性。衆所周知,一部動畫片想要在票房上取得成功,其核心受衆往往是兒童和家長,顯然家長帶孩子一同去影院購買套票觀影對于影片票房增長事半功倍。據拓普數據庫數據顯示:《心靈奇旅》的受衆群體中20歲以下觀衆僅占11%,20-29歲觀衆占53%;受衆受教育程度方面,本科及以上占比90%;職業分布方面,白領占24.49%,學生占比20.34%。由此可見,該部影片的主要核心受衆是大學生以及剛參加工作的青年人,並不是傳統動畫片“家長帶孩子”的家庭集體觀影。此外,影片上映期間,筆者在朋友圈看到推薦安利該部影片的朋友大多是影視從業者、高校大學生、老師,很少看到像《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當初很多家長帶著孩子去影院那樣形成觀影熱潮。可見,這部動畫片想要在同檔期中取得較高排片占比和票房收入,好比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

3.3 影片市場宣發動作不盡人意

首先從檔期選擇來看:《心靈奇旅》作爲一部進口動畫電影定檔在聖誕節這樣競爭激烈的檔期上映,市場排片在兩部國産電影《拆彈專家2》和《晴雅集》的擠壓下,首映日只分得2.7%的空間,12月27日(周日)也只上升到7.5%,首周末票房也只達到3617萬。根據電影生命周期模型可知,常規影片的首周末票房從一定程度上可以預判出該部影片的最終市場成績,故如此低的首周末票房並不能獲得院線排片經理的信任,這顯然對影片後續排片增加和票房逆襲雪上加霜。同時,影片《心靈奇旅》的市場表現讓我們想到了皮克斯上一部口碑票房雙豐收的作品《尋夢環遊記》,該作品在2017年上映是同樣也是在首日排片只有9.8%,票房也只有1200萬的市場表現下“劣勢開局”,但是最終依靠口碑的發酵實現長線逆襲,最終獲得12.3億元的票房總成績。而同樣是原班人馬打造的高口碑作品《心靈奇旅》卻爲何不能複制《尋夢環遊記》的票房走勢?

其一在于兩部作品的核心受衆並不相符,前文筆者已經分析了《心靈奇旅》的核心受衆是大學生以及剛參加工作的青年人,對于青少年兒童而言,該部作品有一定的理解門檻,需要理解人死後的歸去以及活在當下的意義,顯然是不具備合家歡屬性的。而《尋夢環遊記》確實是一部成功打通全年齡層的合家歡動畫電影。根據托普數據顯示,在受衆年齡占比層面:20歲以下青少年觀衆《尋夢環遊記》占比9.9%,《心靈奇旅》占比6.3%;35歲以上觀衆前者占比30.3%,後者占16.7%。數據表明,《尋夢環遊記》成爲了衆多家長帶孩子觀影的不二選擇,而這部分觀衆也正是動畫電影想成爲爆款最重要的受衆群體之一。

其二,隨著元旦檔的臨近,在《送你一朵小紅花》《溫暖的抱抱》等擁有衆多明星加持的國産新片的強烈競爭下,顯然排片和票房逆襲基本已經不太可能。

其次從貓眼專業版的營銷數據中發現,相比同檔期其它影片,《心靈奇旅》的宣傳少之又少,上映前47天發布MV,上映當天也只發布一張海報,未舉辦線下宣發活動,雖然影片本身的內容、題材、受衆圈層是一部影片的票房保證,但是營銷宣傳推廣卻是影片能否在院線市場長久飛翔的動力源泉。

此外,全球受疫情的影響,該片提前在北美直接上線流媒體平台Disney ,國內隨之流出一些盜版片源,以及國內年末歲初之際疫情反複,觀衆是否會爲了一部高口碑動畫電影給去影院觀影全力支持也是一個未知數。在這些難以避免的客觀因素面前,影片《心靈奇旅》想要長線票房逆襲的確是一步難棋。

最後,衡量一部影片成功與否不只是口碑的好壞、獎項的多少、票房的高低,最重要的是《心靈奇旅》它用90分鍾的時間告訴我們人是人本身,它不是物,它恢複了人的尊嚴。正因爲如此,《心靈奇旅》告訴我不要從中獲取安慰、獲得慰藉、獲得同情,而是直面人生、直面痛苦卻依然熱愛生活,熱愛我們身邊的每一顆小草、每一縷微風,在擁擠的地鐵裏擡頭給人一個微笑,在繁忙的生活中觀星賞月,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勇敢的吐露心扉。星河下,看夜空、走路、吃披薩,生而爲人,一次就好。

綜上,影片《心靈奇旅》在國內電影市場遇冷已是不爭的事實。作爲普通觀衆,我們可以呼籲影院增加排片,表達觀影訴求;作爲電影宣發工作者,筆者更希望從業人員可以認真研究每一部影片的題材內容、商業元素,精准定位核心受衆,對于一些優質影片可以提前進行點映,充分發酵口碑爲影片上映做好前期推廣;同時也希望我國可以早日實現影片分線發行商業模式,這樣就可以避免不同體量、不同題材、不同類型的影片同台惡性競爭互相搶占市場份額,電影市場兩級分化的局面也就可以得到有效解決。

亚洲香蕉伊综合在人在线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