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女士真丝透明三角内裤价格多明妮的任务

精彩内容:

多明妮的任務

字數:69422
txt包:(66.69kb)(66.69kb)
下載次數:73


(1)
「shit!我到底是來這裏幹什幺的呀?」
多明妮在心裏嘀咕著。這裏是狄克星上最大的虛擬實境戲院的門口。現在正是狄克星的秋天,但是多明妮穿著皮制的紅色迷你裙,同時她的皮靴也是紅色的,長度達到膝蓋以上十公分。即使這樣,她的大腿仍然可以露出十五公分左右,雪白而豐滿的大腿刺激著路人的眼睛。從她的腳邊堆積的煙屁股來看,大概是等人已經等了很久了。
多明妮忍不住地來回踱步。她的眉毛又黑又濃,更襯得她的大眼睛炯炯有神。
可惜眼裏燃燒著怒火,令人不禁爲那個遲到的人擔心,只怕這頭雌豹發起威來,會比龍卷風還可怕。但是即使她的臉色不善,大大的眼睛,細細的鼻子,小巧的嘴唇,仍然是附近男人的焦點。
這時多明妮又點了一支煙,在袅袅的煙霧中她想起了這件莫名其妙的事的起頭……
***********************************
「多明妮上尉,請坐。」
坐在她面前的,是她的頂頭上司,銀河巡邏隊情報部的部長—派崔克少將。
其實以前多明妮也沒有和他說過話,唯一接觸的時候,只有在受完軍官訓練時派崔克少將有到學校來訓話而已,那也是叁年前的事了。
「謝謝少將。不知少將今天叫下官來,有什幺事情?」
「那我就直說了。根據我們的了解,你是因爲哥哥在狄克星被殺,所以才報考軍校的,是不是?因爲你的哥哥也是一名優秀的銀河巡邏隊員,在一次的任務中不幸死于狄克星的強徒之手,你曾經不只一次地在同學面前提起你與令兄的感情很好,有一天你一定要肅清狄克星的惡徒以慰令兄在天之靈,是不是?」
「是的,長官。」這時多明妮的眼眶中已經含著淚水。
「你知道令兄是怎幺死的嗎?」
「是在一次調查麻藥的任務中被害的。」
「是的。由于狄克星是一個以暴力運動—」洛克球「作爲觀光事業的星球,在加上隨之而來的賭博,使這個星球充滿了墮落的氣氛。該星球的統治者—」眼鏡蛇「,號稱宇宙最強的男人,擁有一枝秘密武器叫做」精神槍「,據說槍隨心動,威力強大又准確,甚至可以穿透星球,看過的人都已經死了,所以沒人能知道這枝武器到底是什幺樣子。令兄就是在調查他的時候被害的。」
「是。」
「我也探查了一下你的資料,發現你也是非常的優秀。所以……現在有一個關于狄克星的任務要請你去執行。」
「是!我一定會全力以赴!」
「等等,我還沒說明任務的內容,你就答應了嗎?這可是很危險的任務喔!」
「報告部長,不論多危險,只要能扳倒眼鏡蛇,我都願意去作。」
「好!我就知道沒有找錯人。我要先聲明,狄克星雖是一個墮落的地方,但是因爲以前有議員立法賦予他們治外法權,所以除非有確切的證據證明有麻藥走私,我們巡邏隊是不能進去執行公權力的。所以在那個地方,一切都是地下活動,明白幺?」
「是,屬下明白。」
「好,那幺這是我們對眼鏡蛇的調查報告,你先看一下。我們安排你一個假身份,是趁五年一次的甄選正式球員及啦啦隊的機會,讓你去當啦啦隊員。你在明天出發,後天到達狄克星的時候,在機場會有一個托運行李,你取得那件行李後,照著裏面的話作,我們的地下人員會和你會合。」
「是!」
「祝你好運!」
多明妮顫抖地離開部長室,成爲銀河巡邏隊的心願終于能夠實現了。
順利地取得那件銀色的行李,多明妮迫不及待地進入旅館。
打開了這件不算小的行李,第一個映入眼的就是她現在穿的這一件迷你裙。
雖然是長袖,但是露出大片的肩膀和背部,裙子長度又很短,實在不適合在秋天穿。
有一片光碟片。多明妮打開她的隨身電腦,將光碟片放入,輸入少將親口告訴她的密碼,電腦螢幕顯現出這個訊息:「親愛的多明妮上尉:我是土雞,在狄克星負責和你聯絡的人。請你穿上這件迷你裙和馬靴,在明天下午五點在這裏等我。附上地圖,請查照!請你盡量表現出隨便的樣子,因爲這裏是一個賭城,道貌岸然的人是非常引人注意的。而做地下工作是不能引人注意的。行李裏還有一些必備工具,你最好帶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祝我們合作愉快!」
***********************************
「親愛的,對不起我來晚了。」
正想得出神,多明妮突然覺得屁股上多了一只手。多明妮大吃一驚,暗責自己的警覺性太低,一扭頭看到一個中等身材的年輕男子,比自己還矮個一、兩公分,正賊忒兮兮地看著自己。多明妮忍住打他一巴掌的沖動,說出口令:「你死到那裏去了!」
「我去買歐羅肥了。」
那男子一面說著,一面拉著多明妮往戲院裏面走。
進到戲院,只見每個人都帶著虛擬實境用的頭套,不時發出尖叫聲。多明妮眉頭一皺,正想說這幺吵的地方怎幺說秘密的事情,這時土雞從他的袋子裏拿出兩副頭套來,遞一副給多明妮說:「請用吧,這是我們自己的頭套。戴上以後沒有人會想到我們是在這裏作自己的通訊。」
戴上頭套,調整好頻率,馬上就進入了虛擬實境裏。
「歡迎到狄克星來。」
在虛擬實境裏,安靜得不像是這個世界。土雞笑嘻嘻地對多明妮說。
「你是變態嗎,作調查工作穿這樣做什幺?」
「素聞多明妮上尉是銀河巡邏隊第一美女,今日一見果然不凡,這次成功的機會又更大了一些。」
「這跟美女有什幺相關?」
「要成爲啦啦隊員,相貌身材都要是第一流的。由于這個星球的洛克球員的薪水足以排名在宇宙前十名內,而選手一進去球場就不能任意出來,所以最靠近球員的女人就是啦啦隊員了。這也是爲什幺選拔正式球員的時候,啦啦隊員也是炙手可熱的。而要令人印象深刻,當然不能隨便穿穿喽。」
「我爲什幺要成爲啦啦隊員?」
「我說過,球員一進球場就不能隨意出來,表示那裏戒備森嚴。根據我們調查的結果,大老板眼鏡蛇就是用球場裏從事毒品買賣,至于有沒有制造能力,或倉庫,流通管道等等,就不是很有線索。這一次除了你以外,還有一位優秀的巡邏隊員要來應徵球員。他叫」喬基理安「。進去以後的資訊我們也不清楚,如果你們兩位都能獲選進入的話,我已經告訴他你的事,他會擺出追求你的樣子,使你們的接觸不會那幺奇怪,到時候你們就只能靠自己了。啊,對了,你的舞跳得如何?」
「這……我不太會跳舞,這不是銀河巡邏隊的必修課程。」
「您真是一板一眼啊。那趁這時候,先在這裏練習一下吧。」
「什幺?」
「在虛擬實境練習啊!我在這裏指導你。到飯店裏去太危險了。」
「這……」
「快呀,時間不多了,你先跳一下,我把要領告訴你,你再回去自己練習。音樂!」音樂聲在虛擬實境裏響起。

(2)

「你的腰太硬了!要像水蛇一樣,盡量讓它帶動你的大腿。面帶微笑!」
土雞的話彷佛還在耳邊。多明妮對著鏡子苦笑。鏡子裏的人兒滿頭大汗,頭上綁著一條白色的發帶,長長的頭發綁成馬尾巴,柔細的脖子下穿著白色的比基尼。這比基尼真是驚人,上身不說,下半身的叁角褲只有前面有一塊到叁角形的小布勉強遮住私處,後面根本只有一條帶子,屁股整個露在外面。穿這種衣服還要作高難度的擡腿動作,當把腿擡到頭部的時候,這件褲子的作用幾乎等于零,任何人都可以看到神秘的花園只被一小塊白布遮住。多明妮不禁咕哝著。
「爲什幺啦啦隊要穿這種制服呢?這樣球員還能專心打球嗎?」
由于穿著長統高跟馬靴,更增加了擡腿的難度。多明妮練習了好一陣子,還是無法滿意。但是由于長時間的練習,敏感的花唇不斷地被叁角褲的帶子部分磨擦,使得多明妮産生異樣的感覺。尤其是擡腿作得很成功時,帶子扯得最緊,這時候都會有一股電流通過她的下腹。
這時,多明妮再也忍不住了,她輕輕地把手伸進已經濕透的叁角褲,叁角褲在褲裆部分的帶子根本不造成阻礙,她的手指已經滑入濕淋淋的花唇之間。她首先輕輕地在外面轉圈,一面看著鏡子裏的自己。
「多明妮,你真壞!」
心裏雖然這幺想著,但是從陰核傳來的快感使得她無法停下她的手指。滿溢的花蜜使得手指的動作更加順暢。
不小心一瞥,突然看見銀色的行李箱裏面有一根東西,大約叁根手指粗細,二十公分左右長。這好像是所謂「必備用品」其中之一,多明妮還沒有好好的研究這些東西到底有什幺用。不過,現在顯然馬上就有一個好用途了。
她拿起那根東西,金屬的外殼有點涼。當她把它放進火熱的陰道時,著實使她打了一個寒戰。不過馬上那根東西就和她的身體一樣熱了。
「啊……哥哥,快一點……快一點用你那強壯的東西……」
她的手拿著那根棒子,抽插的動作越來越快。隨著呻吟聲越來越沈重,她的下腹部開始痙,左手抓住床單,右手緊握住那棒子,准備接受高潮……
突然,她的下腹部發出一道光芒,然後派崔克少將的影像出現在她的兩腿之間。多明妮嚇得往後跌倒,雙手扶在身後。派崔克少將的表情顯然比她更驚訝。
「多明妮,你開啓立體投影聯絡儀,就是要讓我看這個嗎?」

(3)

在一分鍾之內,多明妮火速著裝完畢,又開啓了立體投影聯絡儀。
派崔克少將的影像又出現在空中。
「多明妮上尉,明天就要舉行選拔賽了,你和土雞見過面了嗎?」
「報告少將,見過了。」
「那好,進去球場以後就無法再用這個裝置聯絡了,你可要小心。」
「是。」
「好,那早點休息吧。」
關上立體投影聯絡儀,多明妮心想:「我看要把這些必要裝備弄清楚,免得又出漏子。」
于是把銀色的行李箱打開,輸入密碼,從內側一個不起眼的地方出現一張清單:品名數量使用法口紅狀塑膠炸彈12將底部旋轉鈕拔除會在叁分鍾後爆炸威力相當于500克黑色炸藥香水型噴霧劑6同防身噴霧劑可使敵人暫時失去視力打火機型火焰槍2按住旋鈕5秒,射程可達2公尺長統馬靴2雙用力向前踢向硬物可于後跟彈出刀鋒刀長5公分腰帶2皮帶環中有細鋼絲長50公尺,可支撐100公斤重物小心其切割作用衣物全部燃燒衣物可産生濃煙香菸(555)1打小型氧氣供應裝置一枝可用30分香菸(mild7)1打小型防毒面具使用時不可用鼻呼吸項2發報機接收器珍珠耳環6小型發報器及竊聽器將卡榫扭開90度即可銀色旅行箱1可有效阻隔火藥及金屬避免武器被機器偵測出多明妮一看,乖乖,這一大袋東西還真有用,得好好收好。把行李打包好了,就上床休息,准備明天的選拔賽。
「各位參加選拔賽的人員請注意,請依照人種進場……」
在陽光的照耀下,大球場更顯得金碧輝煌,光是圍牆就有好幾公裏。進到裏面,有一個大廣場,裏面充滿形形色色的人種,看來喜歡暴力和賭博,是許多不同星球的高等生物的共同嗜好。
多明妮一看,地球人的入口在左邊算來第叁個。她就提起行李走向門口。
管門的是一個40來歲的辦事員,他面無表情地問:「姓名?」
「多明妮。」
「年齡?」
「二十五。」
「要參加哪一隊的啦啦隊?」
「勇士隊。」
「進去後不要走錯球隊了。這是你的證件。」
「謝謝。」
多明妮走進去一看,六個球隊的辦事處前面早已擠得水不通。她找個僻靜角落,靜等著選拔開始。人山人海的女孩,各個高挑健美,打扮得爭奇鬥,有人頭發一半是金色,另一半是銀色的;有些女孩穿著幾乎透明的薄紗,把美妙的身材盡露無遺;有些則是臉上塗著詭異的眼影或腮紅,指甲上還刻花……多明妮看得目瞪口呆,簡直比看外星人還有趣。
「參加勇士隊啦啦隊選拔的人請進來。好好排隊!」
說話的是一個年輕女警。她的瓜子臉雖然有美人的樣子,可惜那副晚娘臉孔,讓人覺得她很適合來當警察。她打開門,大家一擁而上。
「我是仙度拉隊長。你們一個一個把東西放在輸送帶上面,人從這個探測器過來。」
女警指揮著,大家魚貫地把行李放上輸送帶,然後從探測器走過去。
突然,探測器發出一聲巨響,在上面的女孩嚇得花容失色,馬上站在旁邊荷槍實彈的女警就出來兩人,很客氣地把她請到隔壁的小房間去。
大家正不知如何,只見仙度拉隊長說:「大家不用驚慌,請繼續過去。」
話剛說完,只見剛才那女孩垂頭喪氣被兩個女警架出來,其中一個來到仙度拉隊長耳邊,輕輕地說了一些話。
仙度拉隊長點點頭,擡起頭來對大家說:「剛才那位小姐身上有帶了一把彈簧刀,所以探測器才會響。如果你要參加選拔,請不要帶危險的東西。給大家一個機會,如果有帶武器的,先交出來,等一下才不會制造大家的困擾。」
「這裏的警備如此嚴密,果然有問題。」
多明妮一邊想著,一邊走過探測器。突然,探測器鈴聲大作,立刻又有兩個荷槍的女警走過來。突然仙度拉隊長手一揮,兩個女警立刻把槍舉起來對著多明妮。這時仙度拉隊長臉罩寒霜,盯著多明妮說道:「這位小姐,請你把雙手放在腦後,慢慢地跟我來。你不要蠢動,我們的人員都是很容易緊張的,你一亂動說不定子彈就飛過來了。」
被押進小房間後,仙度拉隊長冷冷地說:「現在把雙手扶在牆上,上身向前。兩腳張開。」
「難道是我的靴子裏的刀子被發現了嗎?我要不要趁機逃跑呢?」
就在多明妮還在猶豫不決時,一雙手已經摸到她的乳房上。
「現代的女孩發育真好啊。你們就是想用這個身體來誘惑男人嗎?」
仙度拉隊長的手用力地在多明妮的胸部搓揉。多明妮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這家夥是同性戀,想占我便宜!」
多明妮心中明白。這時仙度拉隊長的手已經順著腰部摸下來,到達渾圓的屁股。她的手從屁股向下摸,順著右大腿下來,再由左腿摸上來,然後就停留在多明妮的胯下。多明妮裙子裏面穿著啦啦隊的制服,就是後面只有帶子的丁字褲。
仙度拉隊長撫摸著屁股和勉強遮住花唇的褲子,說:「穿著這樣的衣服,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讓男人看了嗎?」
「你這個變態,不要碰我!」
多明妮在也忍耐不住,轉身就把仙度拉隊長推開。仙度拉隊長顯然沒有想到她會反抗,被推得倒在地上。這時兩個拿槍的女警立刻上前把多明妮壓倒在桌上,並且用槍指著多明妮的頭。
「很好。你有種。這幺有種的人不多,很可能是間諜。剛才探測器響了,雖然我沒有搜到東西,但是你身上一定有藏違禁品。啊,對了,很可能藏在直腸裏。
5386,你看著她,把她的手铐在桌子的腳上。5387,你去拿浣腸來,我們來徹底檢查一下這位小姐。「」哇,不要!「
多明妮的雙手被铐在桌子的桌腳上,身體俯在桌面上,屁股正好從桌邊露出來。這時迷你裙根本發揮不了作用,豐滿圓潤的屁股在桌邊搖來搖去,反而把裙子越往上推。惱人的白色丁字褲從後面只看到一條細線,給人一種隨時會斷掉的感覺。
「現在要好好的教你一課。在這裏跟警察作對就是自找死路。我也不跟你收學費了,你就好好享受這個課程吧。」
仙度拉隊長將浣腸器的甘油胡亂塗在仙度拉的屁眼上,然後粗暴地把那東西一下子塞入多明妮的肛門裏。
「啊……」
多明妮尖叫一聲,覺得大腸傳來的沖擊好像要把她撕裂成兩半。冷冷的甘油進入腸子裏的時候,令她全身不禁發起抖來。120cc的甘油一下子就全被推進了多明妮的肚子裏。
仙度拉隊長彎下腰來,輕輕地在多明妮的耳邊吹氣,說道:「我這是爲了安全檢查而作的,請你要好好的和我們警方配合。我現在要替你塞一個肛門塞,讓你肚子裏的違禁品好好的混合一下。待會兒再好好檢查。」
不一會兒,肛門塞已經塞好了,仙度拉隊長還特別用膠帶把它貼在屁股上。
然後仙度拉隊長就把手伸到多明妮的胯下,開始輕輕地撫摸。
這時多明妮的腸子開始咕咕叫。甘油造成的腸蠕動,好像有人把她的腸子全部扭在一起打結,再把它們拉開。強烈的便意使得多明妮忍不住擺動屁股。更糟的是仙度拉隊長的手指。她的手指輕輕地在多明妮的蜜唇附近遊移,不時靠近最敏感的小豆豆,但是又不直接摸上去,只是在小豆豆附近繞圈,忽重忽輕,使得已經因爲便意而緊張的下腹部更加緊張。
經過了仙度拉隊長純熟同性戀者的撫摸,多明妮的花唇漸漸滲出花蜜,小豆豆也漸漸站立起來。這時多明妮已經搞不清楚下腹部的地方到底是痛苦還是快感,只覺得她一定要趕快發出來。可是屁眼有肛門塞塞著,裏面的東西一時沒有辦法出來;而仙度拉隊長顯然也很明白如何讓女人焦急,手指或輕或重,就是不摸到陰核上面去。
「啊……唔……」
多明妮忍不住呻吟起來。這時候的確像地獄一樣。冷汗已經布滿全身,下腹部又痛苦又饑渴的緊張感,是她之前從未體驗過的感覺。
「饒了我吧……請你放了我吧……」
多明妮終于流淚哀求。仙度拉隊長突然把她的手指頭伸到多明妮的面前。多明妮看到的是完全濕潤的手指。仙度拉隊長特別把兩只手指張開,可以看到液體在手指之間拉成一條細絲。
「看不出來,剛才道貌岸然的樣子,原來你下面的洞也是很好色的嘛。還是你要被綁起來灌腸才會興奮呀?」
多明妮不知道如何回答,這種羞辱趕加上下腹部的緊張感,使她已經快要崩潰了。
「隨便你怎幺說啦……救命啊……」
「好,就送你上天吧!」
仙度拉隊長的手指又伸到多明妮的私處。這次她又重又急地按摩著多明妮的小豆豆,不時也把手指伸到陰道裏面去。多明妮張大嘴巴,已經叫不出來了,只能聽到濃厚的喘息聲。
「啊……嗯……嗚……」
終于,多明妮覺得從子宮深處傳來一陣電流,使得她的整個下腹部開始痙.隨著下腹部的急劇收縮,肛門塞和她肚子裏的東西飛射而出,多明妮也發出了一聲尖叫,然後整個人無力地趴到桌上。
仙度拉隊長冷笑地看著多明妮,再看看地上一灘東西,說道:「你的直腸裏倒是沒有藏東西。不過大便又粗又硬,說不定也可以拿來當武器用。不過雖然如此,我不會因此逮捕你的。好了,現在證明你並未夾帶違禁品,你可以走了。5386,解開她的手铐。」
一名女警上前解開她的手铐。仙度拉隊長和另外兩個女警頭也不回地出了這個小房間,只留下趴在桌上仍在顫抖的多明妮,和一地的排泄物。

(4)

多明妮手軟腳軟地通過了甄試。
還好從房間裏出來之後比賽沒有馬上開始,她還能休息一會兒。不過在休息之後,她從鏡子裏看到自己,竟然一時覺得自己好像變得有一點不一樣,說不上來是什幺變化,好像是變得更性感。大概是剛才的高潮造成的,那真是以前從來沒有的體驗。
這是不可能的,我怎幺可能在經過那種摧殘之後反而更美?想到這裏,多明妮搖搖頭,想把這個念頭從腦海裏擦掉。
不過後來在甄試的時候,多明妮的動作更加流暢,更放得開,使得她能打敗很多競爭對手,順利地進入勇士隊的啦啦隊。
啦啦隊的外表雖然是光鮮亮麗,但是訓練的過程也是很辛苦的。啦啦隊的工作除了在旁邊幫球員加油打氣之外,另外一個重頭戲就是在中場休息的時候,到支持球隊的觀衆席前表演一段特殊的舞蹈。不可否認的,這一段也是球賽的賣點之一,所以各球隊也是挖空心思,除了在球隊訓練上求精進,在啦啦隊上也是不敢掉以輕心。
「你看,喬好棒喔!不但身材好,臉蛋也很英俊。聽說打球實力也是數一數二的呢。」
「是啊,我的喬最了不起了,才剛是新人,已經被媒體譽爲明日之星了。」
「唷,不要臉,誰是你的喬啊?那是我的喬!」
這裏是啦啦隊的休息室。在練完了今天的進度後,大家正在裏面洗澡呢。最近大家談論的焦點,就是今年最有希望的新人王:喬基理安。
算算來到這裏已經一個月了。每天忙著排練,下班以後全身疲勞,也沒有辦法多作什幺。多明妮運用她的魅力,從管理員那裏弄來了一張地圖,每天順著地圖了解環境,現在大概知道了一些地理環境。
在這裏,球場有十個,供應十八種人種來比賽。爲了公平,常常會換場地。
十個球場成環狀分布在外圍,中間是市區,各種娛樂設施,酒吧、賭場、百貨公司、高爾夫球場……而住宅區在南面的一塊地方,獨立于這些商業場所之外。市區的正中央就是眼鏡蛇大樓,聽說大老板就在這裏。
不知道喬那邊有沒有什幺消息,在這裏啦啦隊和球員其實並沒有很多機會接觸,不知何時才能和他交換消息……
「啊……」
突然浴室裏傳來尖叫聲,然後只見啦啦隊員們圍著浴巾四處亂竄。這時多明妮也圍起浴巾,仔細一看,原來有一個男人闖進來。這個男人很高大,大約有兩百多公分,體格壯碩,可惜其貌甚寢,一雙細眼配上馬臉和鷹勾鼻,可歸類在醜男之流。
這人名字叫索洛夫,是勇士隊的副隊長。平日行事就很囂張,除了因爲爲球隊立下不少功勞之外,聽說曾經爲老板破獲一樁間諜案,抓到一個間諜,而這個間諜對老板很重要,所以曾經受老板公開表揚,並稱他是「好朋友」。從此之後,他簡直在狄克星可以橫著走,不管鬧出什幺事,老板都能原諒他。
索洛夫四處探了一下,然後就發現了他的獵物:隊長凡妮莎。他一縱身就到了凡妮莎的面前,展現了和他龐大軀體不相稱的速度,果然副隊長有兩把刷子。
索洛夫一把就抓住凡妮莎,也不管她如何掙紮,一家夥就把她挑到肩上。凡妮莎在他肩上又叫又跳,拼命用拳頭捶他,他一點也沒有感覺,挑著她就向門口走去。
這時經理和保全人員都來了,經理擦著滿頭的大汗,一面陪笑道:「副隊長大人,可不可以高擡貴手,放過我們凡妮莎一馬……」
「羅唆!」
經理話還沒說完,一個臉盆大的拳頭已經飛過來,一拳把經理打到牆上,甚幺話都說不出來了。
保全人員懾于他的威勢和老板的關系,在那裏不知要不要往前。索洛夫邁開大步,兩叁步就已經到了門口,眼看就要出門了……
突然一道人影站在門口,擋住了索洛夫的去路。索洛夫定睛一看,是一個美女,鵝蛋臉上一雙大大的黑眼睛正一點不讓地看著自己。她穿著輕便的運動衣,手叉著腰冷冷地擋住去路。
「讓開!」
索洛夫巨掌一揮,所有的人都擔心多明妮這次一定會成爲肉餅。可是人影一晃,多明妮已經來到索洛夫的背後,舉腳鈎住了索洛夫向前傾的腳,當場索洛夫就跌了一個狗吃屎。
索洛夫大怒,把凡妮莎丟到一邊去,張開雙手要去抓多明妮。大家又發出一聲驚呼,只見多明妮不慌不忙,踩了一個步法,閃身到索洛夫的右側,一肘撞倒索洛夫的腋下,將索洛敷的右手稱高,右手成刀,劈在索洛夫的脅下。索洛夫肝髒一痛,彎下腰來,多明妮順勢在他的太陽穴上補了一拳。索洛夫一陣暈眩,一屁股坐在地上。多明妮向後一躍,擺開架式,緊盯著索洛夫的下一個動作。
索洛夫搖搖晃晃地站起來。他的臉上浮現出陰骛的表情,可是並不像是憤怒的樣子。突然,他一言不發地轉身就走,一眨眼就離開了浴室。
浴室裏想起了如雷的掌聲。經理不知何時已經醒過來了,帶著凡妮莎來到多明妮的面前,向她道謝。
「多謝你的解圍,不過索洛夫是一個無賴,今天這樣吃虧,一定不肯善罷幹休的。連累了你,真是不好意思!」
多明妮笑一笑,揮手轉身,慢慢地步出浴室。

(5)

在一個暗暗的房間裏,索洛夫恭敬地站在桌前。桌子後面坐了一個人,臉上被陰影遮住,看不清楚。只能知道他很高,有點瘦。
「今天我無意間碰到一個女人,她用的功夫和五年前那個人一模一樣。我再仔細地看她的臉,依稀可以看出那人當年的模樣。我懷疑她和那人有關系。」
「哦。」
「不知老板有何指示?」
「嗯……你等一下。」
坐著的男人站起身來,雖然體型並不壯碩,但是給人一種充滿精力,像豹子一樣的感覺。他走進內室,過一會兒就出來了,手上多了一封信。
「把這封信拿給她看看。給她看的時候順便說,你想知道你哥哥的事嗎?如果這樣試探她能證明她是那人的妹妹,不要殺她,把她帶到這兒來,我有話要問她。」
「是!」
索洛夫雙手接過那信,低頭倒退著走出房間。
高個子男人坐下來,點起一根煙。
***********************************
今天又練習了一整天,多明妮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裏,拿出卡片鎖匙,打開了房門。
房間裏雖然暗,可是憑她的直覺,覺得裏面有什幺東西不妥,有一點危險的氣氛。
果然,當房間系統自動開亮了燈以後,她看到索洛夫大剌剌地坐在房間中間,還好整以暇的搖著他的腿。
多明妮伸手到皮包裏握住打火機,臉上不動聲色地看著索洛夫,冷冷道:「你是怎幺進來的?」
「這你就不用管了,多明妮上尉。」
多明妮一聽大吃一驚,右手握的打火機火速取出,噴出一條火柱攻向索洛夫。
索洛夫心中早有准備,就地一滾就避開了這條可怕的火焰。多明妮把手中的打火機一丟,鞋尖往地上一頓,鞋跟彈出一片薄刃,跳過沙發,照著索洛夫就是一個回旋踢。
索洛夫雙手往頭上一架,滿以爲就可以擋住這一踢,可惜他打錯如意算盤,當利刃插入他的手的時候,他忍不住發出一聲怒吼,急忙向後在躍開。多明妮搶得機先,更是得理不饒人,拳腳並用像索洛夫攻去,務求在第一時間內格殺索洛夫。索洛夫不知她身上到底有多少武器,一時之間只能閃躲,一下子又多了好幾處傷口,眼看性命危矣。
突然間索洛夫大喝一聲,翻起沙發阻得多明妮一阻,趁機大喝道:「你不想知道你哥哥的消息嗎?」
多明妮越過沙發正想趁勢進攻,聞言不禁大吃一驚,當場呆立在沙發前,一臉茫然。
索洛夫掏出懷中的信,丟向多明妮,說道:「你看一看。」
多明妮顫抖著手撿起信來,看到封面寫著:「給米妮」,不由得熱淚盈眶,幾乎拿不住信了。好不容易把信拆開,只見裏面寫道:「米妮吾愛:這裏太危險了,速離此地,不要管我了。」多明妮幾乎要昏厥在地了。這是哥哥親手寫的信!只有哥哥會叫她「米妮」,這是他們之間的秘密。多明妮茫然地擡起頭來看著索洛夫,只見索洛夫已經包紮好傷口,正在盯著她看,神情戒備。
「這……這封信是那裏來的?」
索洛夫本來要脫口而出「是老板給的」,但是立刻忍住。冷冷地說:「這信是真的吧?」
「是……請你告訴我這是從那裏來的好嗎?」
索洛夫臉上露出陰險的笑容。
「說得到容易。你對我做出這樣的事來,你還要我告訴你嗎?」
「對不起……我誠心地向你道歉。」
「哼!這樣的歉意不要也罷!」
「求求你,告訴我,我哥哥還活著嗎?」
「你有看過你哥哥的體嗎?」
多明妮仔細地回想了一下,當初的確是由軍方轉告哥哥的死訊,軍方是說因爲狄克星是治外法權國家,所以無法安排認事宜……
「求求你快告訴我……」
「你先好好地表示你的歉意吧!」
多明妮走到索洛夫的面前,一咬牙,突然就下跪在索洛夫的面前。
「請您原諒我無意的行爲!」
索洛夫繞過她的身後,說道:「你真的有誠意道歉?」
「百分之百!」
「好!把手伸到背後來!」
多明妮毫不猶豫就把手伸到背後。
喀擦一聲,多明妮的雙手被手铐铐住。
索洛夫冷笑著又繞到多明妮的面前。跪著的多明妮正好到索洛夫的腰部。
索洛夫解開褲子,露出老二,用老二拍打著多明妮的臉頰。
「想要道歉,就先用嘴讓這家夥舒服。你要是弄得好,我就接受你的道歉。」
多明妮露出厭惡的表情,索洛夫的家夥又黑又粗,在傘狀的前端發出惡劣的味道。雖然垂頭喪氣,但是已經很大。多明妮眉頭一皺,狠下心來,張開可愛的小嘴,一口就把索洛夫的老二含進去。
「你要好好弄,要是碰到牙齒,我就不饒你,當然,你哥哥也一樣。」
在多明妮溫暖的嘴裏,索洛夫的東西迅速膨脹。不一會兒已經昂然直立,無法完全含在嘴裏。索洛夫突然把腰往前一挺,多明妮的喉嚨受到刺激,忍不住咳嗽起來。
「好好地用舌頭舔,還有睾丸!」
多明妮含著淚水,用小嘴前後套弄著,然後伸出舌頭,從前端到後端,好像吃冰淇淋一樣地舔著。再低下頭來,將索洛夫的兩顆睾丸含在嘴裏。
「銀河巡邏隊的上尉,原來功夫這幺好啊,我都快忍不住了呢。」
索洛夫嘿嘿冷笑,一面把腳伸進多明妮的裙子裏。
「米妮,來。」
一個英俊而挺拔的男人躺在床上,向多明妮招手。
多明妮穿著完全透明的睡衣,裏面什幺都沒有。她紅著臉,但是乖乖地來到床前。
「討厭的哥哥,買這種衣服給人家穿!」
「你穿起來很好看呀。我的眼光果然沒錯。選得好!」
「哼!」
多明妮嬌嗔一聲,軟軟地倒在男人的懷裏。男人撫摸著她的頭發,輕輕地把手往下移動。
「你不喜歡這件嗎?那脫下來好了。」
「哪有,哥哥送我的我都喜歡。」
「真的嗎?那你要怎幺謝我?」
多明妮狡猾地看著男人,突然身體一縮,就把男人的陽具含在嘴裏。
「喔……」
男人發出滿意的咕哝聲,多明妮溫柔地將男人的陽具含在嘴裏,上下擺動著頭,同時一吸一放,本來已經勃起的陽具,現在顯得更大,立得更高,多明妮的口水使得它閃閃發光。
「米妮,把身體轉過來。」
多明妮很聽話地把屁股轉向男人。男人撥開白晰的雙丘,露出女人的神秘花園,伸出舌頭,開始舔著雙丘裏的小溝。
「啊……」
多明妮發出低沈的呻吟聲。哥哥的舌頭像有靈魂的小蛇,從小花唇輕輕地爬向前端,然後捉狹似的在小豆豆上回旋,然後又繞回花唇,突然刺入洞口,使得多明妮忍不住尖叫出來。
「哥哥……哥哥……你好壞……重一點……啊……」
嘴裏塞著大陽物,仍然含糊不清地說著。她把大陽具從下舔到上,在龜頭的傘緣伸長舌頭仔細地舔,然後繞到馬口,在這裏滲出一些黏黏的液體,她輕輕地把它舔乾淨。接下來輕吻著龜頭下方的系帶,再用舌頭勾引。
「米妮,你的花園的門打開了,裏面好多水喔,真是一個灌溉良好的花園!
來,我再幫你耕種一下。「」啊,哥哥,不要了,我好難過……「
爲了要排除興奮的感覺,多明妮開始用力地吸吮著男人的龜頭。在一吸一放之間,男人的陽具越來越硬,龜頭泛著紫紅色的光澤……
突然,多明妮的頭被緊緊抓住,巨大的陽具在嘴裏毫不憐惜地沖撞,然後在跳動的陽具前端噴出腥味很濃的液體,灌滿了多明妮的嘴,多明妮忍不住翻胃想把它吐出來,但是頭被緊緊抓住,沒有辦法吐出來,而且手被铐在後面,也沒辦法把男人推開。
就在多明妮覺得自己會被嗆死的時候,索洛夫終于拔出軟化的家夥。多明妮劇烈地咳嗽及嘔吐,恨不得把胃整個翻出來。
「銀河巡邏隊的上尉,滋味如何,不錯吧。好,我接受你的道歉了。」
索洛夫一面說,一面把多明妮抱到床上,但仍然沒有解開她的手铐。可憐的多明妮,全身的重量壓在反铐的手上,無助地躺在床上。
索洛夫從衣櫥裏找出紅色的迷你裙,拿起刀子又把裙腳剪掉十公分。然後丟在床上。坐在多明妮的旁邊,索洛夫一邊解開多明妮的手铐,一邊說:「想要知道哥哥的事情,明天穿這件衣服,裏面不可以穿內衣,只能穿吊襪帶。我會去啦啦隊練習場接你。你要好好的等我。哈、哈、哈……」
說罷揚長而去,留下心情激湯的多明妮,無言地揉著發麻的雙手。

女士真丝透明三角内裤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