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美艳性感小护士的淫欲

精彩内容:

我的妻子蘇然是市醫院的一名護士,長得很漂亮,像江疏影,又長又白的腿,還有著36D的胸,而我現在是鐵路叁中的老師,我倆結了婚之後,除了我倆沒有生孩子以外,婚後的生活也挺不錯的。
  只是最近妻子有點反常了,她上完夜班回來之後,立刻就要去洗澡,從來不像以前一樣先跟我親近,而且最近我要跟她親近的時候,她總說累了拒絕我。
  今天是我跟妻子蘇然結婚四周年紀念,我早早的下班買好菜和紅酒,准備回家給妻子做個燭光晚宴,做好飯菜已經很久了,看著一桌子豐盛的飯菜,還有已經燃燒殆盡的蠟燭,我擡頭看了一下牆上挂著的鍾表,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妻子還沒回來。
  我的心裏不禁有些著急了起來,今天是我和妻子四周年的紀念,我說了讓妻子今天晚班請假早點回來的,可是現在都十一點了,她還是沒有回來。
  更重要的是有一天早上我起的早,就看到了妻子從一輛寶馬車上下來的,想到這些的我,心裏莫名的産生了一種擔憂,蘇然可能chu軌了。
  這個時候蘇然連我們四周年紀念的日子都不回來了,我心裏都開始懷疑妻子現在是不是正在跟別的男人在床上呢,越想我越覺得不放心,連忙拿出了手機撥通了妻子的電話。
  電話響了好久妻子才接聽了電話,我急切的問道:“老婆,今天咱們四周年紀念,我不是讓你早點回來嗎?你怎幺還沒回來呢?”
  “哦!我……我跟朋友……一起在健身房健身呢,馬上回去!”電話中妻子的聲音喘息的很厲害,好像很累的樣子。
  這幺晚的時間她跟朋友一起去健身房?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來,說道:“這幺晚健身房還開門嗎?而且我不是說了……”
  “啊!”電話中的妻子忽然驚呼了一聲,我連忙問怎幺了,妻子匆忙的說道:“沒事,我……我崴到腳了,我很快就回去了!先不說了!”
  妻子說完就挂斷了電話,看著已經挂斷的手機,我怎幺感覺妻子不像是在健身,反倒像是在做那種事情啊,難道妻子是在邊跟人做那種事邊給我打電話?
  我連忙又給妻子撥打過去了電話,想要重新確認一遍,但是電話通著卻始終沒有人接了,最後索性我也不打了,回到了臥室躺著了,雖然躺著但是我卻始終睡不著,翻來覆去的都是妻子剛才打電話時喘粗氣的聲音。
  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一直到了淩晨叁點,我聽到了外面傳來的開門的聲音,我知道是妻子回來了,我連忙起身走了出去,只見蘇然一手扶著門框一手脫著自己的高跟鞋,小聲對我說道:“怎幺還沒睡啊?都已經這幺晚了!”
  我心裏有點賭氣,蘇然剛才粗重的喘息聲還有不接我電話的行爲,我目不轉睛的看著蘇然說道:“今天不是咱們四周年嗎,我一直在等你,你這幺晚不回來去健身房幹什幺?還有,後來我給你打電話你怎幺都不接了?”
  妻子換好了拖鞋,把包往沙發上一扔說道:“我不是說了嘛,我同事非要讓我陪她去健身,我尋思咱都老夫老妻的了,什幺四周年紀念啊,我累了,去洗個澡!”
  妻子的樣子好像真的很勞累,而且她是護士經常上夜班還要伺候病人,我的心裏也不由得生出了一股憐愛的情感,可能我是想多了吧。
  就在妻子去臥室放完包路過我去衛生間的時候,我直接抱起了妻子向著臥室小跑了過去,妻子嚇了一大跳,掙紮著小聲喊道:“林峰!你幹什幺?”
  我直接把妻子放到了床上,我說今天是咱倆四周年紀念,而且咱倆都好久沒親熱了,我想你了,說著我就親吻著妻子,同時手也直接從妻子穿著的白襯衫下面伸到了妻子的胸口,但是這幺一摸,我就發現了,蘇然居然沒有穿xion罩。
  一下子我就愣住了,妻子昨天上夜班走的時候分明是穿著胸罩的,但是現在胸罩竟然沒了,妻子怎幺可能在醫院把xion罩脫了?
  我趴在妻子身上,問她的xion罩呢,她說晚上拿藥的時候手伸的太高了,一下子把xion罩帶扯斷了,她就脫下來了,現在放在包裏呢!說著她就推開我,把包裏的xion罩拿了出來,我看了一下確實是後面的扣帶斷掉了。
  雖然妻子的胸很大但是也沒有這幺誇張吧,手向上伸太高了,把xion罩帶弄斷了?想到這裏我就覺得心裏窩火,我下意識的問道:“真的是它自己斷的?
  聽我這幺問,妻子直接就火了,瞪著眼睛看著我反問道:“林峰!你什幺意思?不是它自己斷的還能是怎幺斷的?噢,你懷疑是有男人給我扯斷的,是不是?”
  我一看妻子真的生氣了,而且我也沒有證據證明她確實有男人了,我連忙說道:“老婆,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這個xion罩不是剛買沒多久嘛,應該不會斷吧,我就是隨便問問!”
  “隨便問問?林峰,我告訴你,我每天爲了這個家我容易嗎?每天起早貪黑的我不就是希望咱倆能過好點嗎?將來咱倆有了孩子也能輕松點,不然就你當老師那點破工資,你覺得夠嗎?現在你還懷疑起我來了,你是人嗎?”妻子說著說著直接委屈的哭了起來。
  我心裏一下子軟了,想起了妻子確實不太可能chu軌,因爲妻子從小的家教就很嚴,是一個很傳統的女性,而且結婚這幺長時間了,我倆想要個孩子都有懷上,好像就是我自己的問題,妻子都沒有說什幺,我現在好像確實不應該懷疑妻子。
  想著,我連忙起身把妻子抱在懷裏道歉,哄了好半天妻子才不哭了,狠狠的照著我的腰上掐了一把,然後說道:“你腦子裏能不能想點正常的東西,我要是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我當初會看上你嗎?而且你摸摸看,不知道我的胸多大嗎?往上伸手質量差的xion罩帶當然會扯斷扣帶了。”
  妻子說著還抓著我的手放到她的胸前,我連忙說我錯了,妻子轉頭看了一眼客廳裏已經涼了的飯菜,然後有些歉意的對我說道:“對不起啊老公,最近醫院太忙了,我知道我有點冷落你了,但是跟你在一起,我已經覺得每天都是紀念日了,今天晚上我好好伺候伺候你啊!”
  說著妻子就在我的臉上親了一口,轉身說她先洗個澡,看著走到浴室裏的妻子,聽著妻子的這些話,我心裏的疑慮也被打消了,可能是我真的太敏感了吧!
  不過今夜能夠讓妻子好好伺候一下,感覺也挺不錯的,畢竟妻子的樣子和身材都絕對是女神級別的,想著我就興奮的回到了床上,順手我就拿起了妻子的xion罩准備扔掉,但是猛然間,我就看到了xion罩上居然沾著擦拭過的白色的汙漬!
  男人怎幺會不懂這個,一眼就看出來了,這已經幹了的痕迹,明顯就是那種液體!居然粘在了妻子的xion罩上!
  002 發錯的信息
  見到這個的我腦袋直接嗡的一聲,立刻就想要沖到浴室裏找妻子問個清楚,但是很快我就冷靜下來了,這個已經幹了,而且我聞了一下之後也沒有聞出來什幺氣味,畢竟這個痕迹太小了,還被擦幹了,也沒有辦法確定就是男人的那種東西,如果我再去責問妻子,她可能真的因爲我的疑神疑鬼生氣了。
  如果真的是男人的那個東西的話,怎幺會弄到妻子的xion罩上?難道是蘇然被別的男人強迫著咬了?
  可是我跟妻子結婚四年了,妻子都不同意用給我咬,說嫌棄髒,但是現在美麗的妻子居然給別的男人咬了,而且還弄在了xion罩上,想到這個我怎幺能不氣憤。
  索性我就把這個胸罩扔在了一邊,等妻子洗完澡我就試探著問問,沒有一會功夫妻子就洗完澡,裹著白色的浴巾從浴室裏走了出來,妻子一邊走還一邊用手搓著胸口上邊,我連忙問她怎幺了?
  妻子坐在我的身邊,揉著胸口說道:“你看,我今天晚上喝粥的時候不小心灑在了胸上,都燙紅了!”
  我連忙關心的拿開妻子的手,果然看到她白皙的胸口上好像是被燙紅的痕迹,再想到之前妻子的胸罩上沾染的白色汙漬,我就說道:“哎呀,你怎幺不小心點,是不是也滴在xion罩和衣服上了?我去給你洗了吧!”
  “不用了,就滴在胸罩上了,我用紙擦掉了,”妻子隨意的說道,聽妻子這幺說我的心裏如釋重負,看來果然是我想多了。
  沒了心理負擔的我,看到這幺美麗的妻子立刻就來了興致,伸手就把裹在妻子身上的浴巾扯掉,直接壓在了妻子的身上,妻子哎呀一聲推了我一下說死鬼這幺著急幹什幺,我壞笑了一下說道:“當然是gan你了!”
  說著我就開始對妻子上下其手了起來,妻子嬌笑著推搡著我,說道:“哎呀,你壞死了!”
  昏暗的床頭燈下,看著妻子完美的身軀,我再也控制不住,拼命的親吻起了妻子的身子,一番辛苦勞作之後,最後我終于把持不住發射了。
  完事之後,妻子心滿意足的靠在我的胸膛上,纖細的手指在我的胸膛畫著圈,輕聲說道:“老公,你今天怎幺這幺厲害,剛才那幺粗暴的對人家,我都以爲剛才身上的人都不是你了呢!”
  我也寵溺的捏了一下妻子的鼻子笑道:“還不是太久沒和你親近了嘛,而且你又這幺有魅力!”
  我抱著妻子猶豫了一下繼續說道:“老婆,你幫我用嘴弄弄呗。”
  妻子一聽就掐了我的小弟弟一下,罵道:“混蛋,想什幺呢,那幺髒我才不舔呢!這次滿意了吧,睡覺吧!”
  我見妻子拒絕,只好睡覺了,第二天一早起床上班,看著美麗妻子恬靜的睡著,我忍不住俯身在妻子的額頭上吻了一下,但是我剛要起身,她的手機忽然來了一條短信,下意識我就拿起來看了一下。
  “寶貝,昨天一激動把你的內衣扯壞了,今天晚上我給你買一條新的,不過小寶貝,你的嘴可真厲害啊!爽死我了!”
  這條短信讓我如遭雷擊,發送短信的人是一個陌生人的號碼,妻子沒有保存,我剛要叫醒妻子問問,但是我怕萬一是別人發錯了呢,豈不是又是自己誤會了,我就小心的拿著妻子的手指,解鎖了手機,立刻回複了一條信息回去:“好啊!你打算給我買個什幺內衣呢?”
  回複完這條短信我就開始了漫長的等待,如果對方還十分調戲的回複過來,那就一定是妻子外面有人了,到時候我一定要叫她問個清楚。
  片刻之後,對面終于回複了:“對不起,發錯了!”
  我看著這六個字,心裏有點疑惑,難道是真的發錯了?快要上班了,我連忙用自己的手機把這個陌生的手機號存了起來,然後就把手機放回到了妻子的床邊,簡單了吃了一點就上班去了。
  可是因爲昨天的事,一天上班我都不怎幺在狀態,下課後坐在辦公室裏我就看著那個陌生號碼發呆,昨天晚上的事和今天早上的短信,都太讓我懷疑妻子出軌了。
  “林老師,怎幺今天的樣子好像有點憔悴啊?生病了嗎?”正當我發呆的時候,一個女人關心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
  我們學校剛招了兩個實習教師,跟我說話的這個是孟馨,上身緊身的白襯衫,胸前的飽滿都好像隨時都能跳出來似的,下身修長白皙的雙腿十分的性感,梳著利索的馬尾辮,長得也清秀好看的。
  另外一個實習教師叫陳瑤,打扮的很是風騷,成天穿著露臍裝,還穿著黑絲襪,身材雖然也不錯,但是我卻不怎幺喜歡,因爲這個陳瑤好像是在學校裏有什幺關系,總對我們這些老教師頤指氣使的做事情,好在陳瑤在另外一個辦公室。
  我連忙收起了手機,說道:“噢,沒什幺事情,可能就是昨天晚上沒太休息好!”
  孟馨點了點頭,就到了我旁邊的辦公桌坐下了,開始忙著她的備課工作了,我轉頭看著孟馨,我就看到了孟馨胸前的飽滿,我就忽然說道:“對了,小孟,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孟馨轉過頭看著我笑道:“林老師,您有什幺問題您就問,我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我張了張嘴,最後還是猶豫了一下說道:“算了,先不問了吧!跟你一個小姑娘說這個,有點張不開嘴!”
  “那有啥的,你就問吧,沒事,”孟馨笑著跟我說著,但是我剛要問,忽然辦公室進來了一個男老師敲了敲門喊道:“孟馨,教務處龔主任叫你過去,商量你轉正的問題!你快點過去吧!”
  “啊!這就去!林老師,等回來咱再說啊,”孟馨匆忙收拾了一下東西,然後就小跑出了辦公室,我看著孟馨跑出去的背影,不禁有點擔心了起來。
  因爲我可是知道這個龔主任是什幺人,每次來實習的老師轉正,他都要刮點油水出來,男的就收錢,女的好看的就要騙到床上去,看來這個孟馨也要面臨這關了。
  其實我對孟馨的印象還不錯,長得好看,身材好,而且人也沒什幺心眼,一看就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女孩,而且從孟馨來這裏實習了,就一直是我帶著她的,剛實習的時候他和他男朋友還一起請我和蘇然吃了飯,我們關系還算不錯,我不能就這樣看著孟馨就這樣被龔主任給糟蹋了。
  想著我就起身向著教務處的辦公室走了過去,走到窗戶口的時候我就看到,正好窗簾沒有拉嚴實,我就湊到了窗簾的縫隙上看了過去,只見孟馨已經坐在了謝了頂的龔主任的腿上,而且龔主任一邊說著話,還一邊把手順著孟馨的領子就伸了進去。
  孟馨只是咬著嘴唇,好像要哭的樣子,但是似乎被恐嚇了,還不敢反抗,只能任由著龔主任的手亂來,龔主任看孟馨不反抗就更囂張了,滿臉陰笑的說道:“小孟啊,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這個轉正名額肯定是你的!”
  003 陌生號碼的主人
  說著龔主任還伸手去解孟馨襯衫的扣子,孟馨這個時候好像也害怕了,連忙用雙手捂住了xion罩,可憐巴巴的求龔主任說別這樣,我看到屋子裏的情況也在思考這個時候該怎幺辦。
  情急之下,我立刻到辦公室的門口敲了敲門,然後大聲的喊道:“龔主任,那個學生貧困補助申請的事情,我來找你商量一下!”
  屋子裏立刻傳來了龔主任的聲音:“噢,小林啊,你等下啊,我這手頭上有點事情!”
  很快龔主任辦公室的房門打開了,孟馨匆忙的擡頭看了我一眼就跑了出去,明顯孟馨的衣服就有點淩亂,我心裏真的是把這個龔主任罵了一萬遍。
  我一進到龔主任辦公室,龔主任就臉色不悅的喝了一口茶缸裏的水,對我說道:“小林啊,以後我辦公室有別人的時候你別來打擾我,很容易打擾我的工作計劃。”
  其實他是狗屁的工作計劃,分明就是怕我耽誤他搞女人,我連忙笑臉說是是是是,然後我就隨便問了下給學生申請貧困補助的事情,隨後就離開了龔主任的辦公室。
  等我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就看到了孟馨情緒有點低落的趴在辦公桌上,可能她也是第一次遭遇這樣的事情,我也對她的遭遇表示同情,我坐下之後就關心的問道:“小孟,你沒事吧?”
  孟馨這才猛然擡起頭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嘴角擠出了一點笑說道:“沒事,剛才,你是不是都看到了?”
  我知道孟馨說的是我在窗戶縫看到了她被龔主任、、、我點了點頭,孟馨的臉一下子就紅了,畢竟她一個年輕女孩,這種事被看到肯定會不好意思。
  我連忙說道:“沒關系,我知道你是個好女孩,肯定是龔主任拿轉正的事要挾你了吧?”
  孟馨的小手不知所措的扣著指甲點了點頭,似乎不知道該怎幺辦,我歎了口氣說道:“這個龔主任可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主,這個轉正名額要是不重要的話,你就趁早換個學校吧,龔主任可捏著這些名額禍害了不少實習老師了。”
  “可是這個轉正名額真的很重要,我爺爺這輩子就想看到我家裏能出一個教師,他已經快不行了,我就想趕快轉正,好讓我爺爺臨走之前能不帶遺憾走,”孟馨低著頭說著。
  我還想再安慰孟馨幾句,但是孟馨馬上擡頭說道:“好了,這個事情先不說了,車到山前必有路,對了林老師,之前你想要問我什幺來著?”
  我看孟馨都不想提這個事了,我也就不爲難她了,我猶豫了一下看著孟馨問道:“噢,我就是想問問你,你胸也挺大的,你平時手擡高的時候,會不會把後面的xion罩帶扯斷啊?”
  之前我妻子說她的胸扣帶是那樣斷的,恰好孟馨的胸看著也挺大,我就想著問一下,但是我這幺一問,孟馨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她有點生氣的看著我問道:“林老師,我以爲你是爲人師表的好男人,沒想到你跟那個龔主任一樣,也那幺色。”
  孟馨本來就剛剛被龔主任摸了胸,我忽然又問她胸的事情,她肯定以爲我是不懷好意,我看她生氣了,趕忙跟她解釋,我就把我妻子xion罩扣帶壞了的事情,還有我猜測她出軌的事都說了。
  孟馨這才明白了我爲什幺這幺問,她連忙跟我道歉說誤會我了,然後她才臉有點微微發紅說道:“沒有過,因爲胸罩扣帶都是松緊了,只要不是特別大力扯,一般是不會斷的。”
  我哦了一聲,心情一下子又是低落了幾分,那個短信再加上孟馨的話,那只能是我有男人扯斷了我妻子的xion罩,而且那個短信還說妻子的嘴真厲害,立刻我的心就好像落到了谷底,我讓妻子給我用嘴她都不用,結果卻給別的男人用。
  孟馨似乎也感覺氣氛有些尴尬,她起身說道:“我先去個洗手間!”
  孟馨就走了,但是她剛走,孟馨桌子上的手機鎖屏之前就彈出了一條短信,好像是發的一個圖片,本來我是不想看的,但是我看著那個手機號碼很熟悉,不就是跟我妻子早上收到的那個短信的號碼一樣嗎?
  我拿出自己的手機保存的那個號碼又是確認了一遍,果然就是那個號碼,這個號碼怎幺會早上給我妻子發短信,現在又給這個孟馨發短信?
  我下意識的就打開了那條手機短信,手機上顯示的圖片讓我的心跳瞬間就加速了,因爲那個圖片是一張女人給男人吃下面的圖片,圖片中的女人只有小半張下巴的臉,此刻那個精致的下巴上沾滿了好像牛奶一樣的液體,而且還有一根東西還在那個女人的嘴邊。
  畫面整體比較黑暗,但是依然能夠看出來的是那個女人胸前似乎是敞開的,那對飽滿是一覽無余,而且更讓我震驚的是,這個女人的穿著打扮,明顯就是護士服一樣。
  看了這個照片的我就感覺自己的腦袋嗡嗡作響,雖然畫面很暗,但是這個護士服,這個下巴的臉型,分明就和我妻子差不多,如果真的是我妻子的話,這個照片怎幺會發到孟馨的手機上?
  我就感覺自己的大腦已經有些混亂了,正當我拿著孟馨的手機,看著照片上的圖片發呆的時候,不知道什幺時候孟馨已經站在了我的身後,她一把就把手機搶了過去!我擡頭看了孟馨一眼,她的臉紅的好像要滴血一樣。
  “林老師,你怎幺隨便看我手機呢?”孟馨有點不好意思的看著我說著。
  我連忙解釋說道:“我也不是有意的,我看是個陌生號碼發的信息,我以爲是垃圾短信就想著幫你刪掉,對了,那個照片上的女人,是你嗎?”
  我小心的看著孟馨問道,孟馨連忙搖頭,然後說道:“當然不是我,我怎幺可能……”
  孟馨說到這裏就不好意思說了,我也明白她是說她不可能這幺亂來的意思,我也看那個臉型不像是孟馨,但是緊接著孟馨說道:“這個手機號是我男朋友的,他總是給我發亂七八糟的圖片。”
  我的心裏猛地咯噔了一下子,那個手機號是孟馨男朋友的?而畫面中的女人是我妻子,
  004 車上?
  孟馨的男朋友我有印象,他叫周哲,因爲孟馨剛來學校實習的時候就分配給我帶她了,當時周哲爲了表示感謝說請我和我妻子吃飯,但是我們也就見了那一次而已,而且當時周哲和我妻子也沒有過多的交流啊?
  怎幺回事我妻子就會跟周哲搞到一起了,我感覺心裏實在堵的厲害,艱難的吞了兩下口水之後我才看著孟馨,有點難以接受的看著她問道:“那個號碼真是你男朋友的?”
  孟馨握著手機坐在了她的椅子上,對我說道:“林老師,你不知道,周哲他是個變態,所以我就把他的號碼刪除了,微信也拉黑了,現在我的出租房裏,只有我自己住,我已經不讓他來了!”
  我一聽就有點驚訝了,問道:“怎幺了?他怎幺變態了?”
  聽我這幺問,孟馨的臉色羞紅的厲害,好像有什幺難以啓齒的事情一樣,她好半天才下定了決心,說道:“我男朋友每次跟我做那個事情的時候,老是問我願不願意被別的男人幹,而且還跟我說要跟他的好哥們交換女友,經常給我發這些亂七八糟的圖片,你說他是不是個大變態!”
  瞬間我就明白了,原來周哲是個人妻愛好者,但是這種變態的想法我可是從來沒有過,我自己的妻子自己還疼不過來呢,哪舍得和別人換,我連忙安慰孟馨說道:“沒錯,這樣的變態分手就對了,你以後再也別聯系他了,不然只會害了你自己。”
  孟馨也點了點頭,看著我說道:“林老師,我知道你是個好男人,所以這些話我都對你說了,你可千萬要給我保密啊!”
  我看著孟馨點了點頭,畢竟這種事情確實也不好往外說,尤其是這個時候的我,更是感覺揪心的難受,我心裏越想就越覺得那個照片裏的女人就像是我的妻子蘇然。
  很快到了下班的時間,孟馨立刻收拾了一下東西,跟我說了聲再見然後就走了,我整理了一下教案之類的東西,也收拾了一下准備離開了,但是我剛起身就看到了龔主任眉頭緊鎖的走了進來。
  我連忙打招呼道:“喲,龔主任,您還沒走呢,您這對工作也太用心了,還是早點回家吧,大嫂不是還在家等著你呢嘛!”
  龔主任沒有理會我的馬屁,咳嗽了一聲說道:“小林啊,你跟這個小孟在一個辦公室,是不是跟她很熟啊?”
  我不懂這個龔主任問這個幹嗎,我點了點頭小心的問道:“還可以吧,怎幺了龔主任?”
  龔主任雙手背在身後,屯著個大肚子說道:“怪不得,你今天中午去找我問學生貧困補助的事情,應該就是想要壞我的好事,想保護這個孟馨,對吧?我看你現在是越來越不懂事了,你的高級教師職稱是不是不想要了?”
  龔主任說到最後語氣一下子嚴厲了起來,我心裏猛地咯噔了一下子,壞了,這個龔主任還是在意我中午壞了他的好事,畢竟當時他都已經要得手了,但是卻被我打擾了,他心裏肯定會記恨我。
  我連忙裝作什幺都不知道的樣子,說道:“哎喲,龔主任,你這話是從哪說起啊,我哪敢得罪您啊!我就是恰好……”
  “夠了!我都聽到陳瑤跟我說了,你當時在我的辦公室外面站了好久了,”龔主任冷眼看著我說道:“這樣,明天下午下班前,你把這個藥放在孟馨的水杯裏,到時候我會接她走,就當做是你彌補你的錯誤了,你要是不這樣做的話,我保證你以後在這個學校待不下去!”
  說著龔主任拿出了一個小粉色包裝袋的藥粉放在了桌子上,原來是陳瑤那個賤女人看到我了,然後在龔主任面前告了我的黑狀,我知道我再狡辯也沒有什幺意義了,我只好點頭答應了龔主任。
  龔主任這才背著手慢悠悠的離開了辦公室,我拿著那個粉色的藥袋心裏一下子左右爲難了起來,不用說也知道這裏面是什幺藥,看來這個龔主任是真的要上了孟馨啊,但是孟馨今天剛剛跟我吐露了心聲,她是真的把我當朋友了,我能這樣看著她跳進火坑嗎?
  但是我要是不照辦的話,龔主任肯定也不會放過我,想著我還是把這個藥粉放在了口袋裏。
  這兩天的煩心事真多,之前孟馨手機收到的那個照片也不是很清晰,而且只照到了下巴,護士服也很模糊,我也不確定是不是我妻子,但是那個號碼肯定是給蘇然發過信息的,雖然很快就說發錯了,但是還是很可疑。
  如果真的是孟馨的男朋友搞了蘇然,那我心裏可真的要窩火窩死了,因爲那個周哲一看就不是什幺好貨色,不行,我一定要調查清楚,首先還是要從那個手機號開始,想著我回家的路上就又買了一張電話卡,到時候我就用這個陌生的號套那個孟馨男朋友周哲的話。
  很快我就回到了家裏,蘇然已經做好了晚飯,見我回來了馬上笑著說道:“老公,回來了,快點吃飯吧,吃完飯我就出去了!”
  正在換鞋的我聽了一楞,明天就是周末了,蘇然應該是不用上夜班了,我換好鞋進屋說道:“你今晚不是沒有班嗎?”
  蘇然擺好了碗筷之後說道:“噢,我晚上單位同事聚會,要去空間8度KTV唱歌,估計會玩到很晚,晚上你就只能一個人了!嘿嘿!”
  說著蘇然還調皮的夾了口菜放在了嘴裏,要是以前她這樣說聚會,我絕對不會有任何意見,但是現在我卻很不放心,我下意識的問道:“哦,去得都是男的女的啊?”
  蘇然一聽白了我一眼,說道:“當然都是女同事了,我好閨蜜曉晴也陪著呢,你放心好了!”
  我一聽也就沒有繼續追問,我強擠出來一絲笑容說了一聲好,因爲我倒是要看看她是真的去跟同事聚會,還是去約哪個男的了。
  吃過飯後蘇然畫了很長時間的妝,原本就是魔鬼身材的她,這個時候更加妩媚動人了,她換鞋的時候,一手扶著門框,一手提著高跟鞋,波浪卷的頭發垂在一邊對我說道:“老公你在家乖乖的等我回來哦!”
  說著蘇然就砰地一聲關掉房門走了,看著打扮的這幺漂亮的妻子走了,我的心裏反倒更加不安了,我連忙走到窗戶前,看著妻子從樓道裏走了出來,接著妻子直接就走到了一輛寶馬車跟前,開門鑽進了車裏。
  因爲我家就在四樓,所以看得十分清楚,就是一輛寶馬車裏,跟之前有一天早上我看到的送妻子來的寶馬好像是一輛,但是車牌號看不清。
  妻子鑽進了車裏好一會,寶馬車才開走了,這一刻我的心裏更難受了,立刻我就換鞋跑下了樓,我准備去那個KTV好好看看,妻子是不是在撒謊!
  我開車向著空間8度KTV那邊追了過去,到了地方下車之後,我才想起來我不知道妻子在哪個包廂,正當我猶豫要不要給妻子打電話的時候,忽然我就看到了之前停在我家樓下的那個寶馬車。
  而且那個寶馬車居然還在不停的震動著,頓時我的怒火就噴湧而出了,媽的,蘇然居然背著我跟別的男人出來上車上來了。
  005 在家裏偷qing
  這下子我真的是感覺憤怒異常,平日裏妻子跟我上床的時候,這樣的姿勢不行,那樣的姿勢不行,甚至給我咬一下都不行,但是現在的她居然放蕩到了可以跟別的男人車上了。
  氣憤的我沒有絲毫的猶豫,立刻跑到了那個寶馬車跟前,到了跟前我也看不到車裏的情況,但是車搖晃的非常厲害,想到那幺漂亮的妻子在車裏被別的男人蹂躏我就心疼的厲害。
  我直接掄起拳頭猛砸起了車窗:“草擬嗎你的,給我出來,你個賤女人背著我偷男人,你給我出來!”
  寂靜的夜晚我砸車聲音十分大,原本劇烈搖晃的車一下子就沒了聲音,後車門馬上就打開了:“對不起老公,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倆就是普通朋友!”
  一個沒有穿衣服的女人,只拿了一件小衫擋在胸前,邊說話邊從後車座鑽了出來,但是這個女人鑽出來之後原本氣憤的頭腦發熱的我一下就愣住了,因爲這個女人不是我妻子蘇然,是一個陌生的女人。
  這個女人看到我也愣了一下,伸手把額前淩亂的頭發捋到了腦後,看著我問道:“大哥,你他媽誰啊?”
  原本以爲是蘇然在車裏的我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了,我認錯車了,這個車雖然也是寶馬,卻不是之前蘇然坐的那個,我連忙不好意思的說道:“不好意思,認錯人了!”
  原本在後座慌張提褲子的男人一聽原來我不是這個女人的老公立刻就火了,提上褲子就從車裏鑽了出來,指著我罵道:“你他媽的,老子好不容易快身寸了,你他媽給老子打斷了,我他媽打死你丫的!”
  那個女人也不滿的上來就要撓我,見狀我扭頭就跑,好在這個男的體力不是很好,沒有追上我,我跑到了附近的一個公園才甩開了這兩個偷情的男女,但是跑掉的我心裏並不怎幺高興,因爲我妻子可能也跟那個女人一樣,正脫光了衣服,陪著另外一個男人呢!
  想到這裏我的心就一陣疼痛,我喘著粗氣坐在了一邊的長椅上,拿出手機撥通了蘇然的電話,電話響了好久蘇然才接通了電話,電話那邊傳來了很吵鬧的聲音,好像真的是在KTV呢,我連忙問道:“老婆,你現在在哪個包廂呢,我看天氣預報說明天降溫,我給你拿了件衣服,我給你送過去吧!”
  蘇然在電話裏說道:“不用了,怪麻煩你的,你自己在家早點睡吧,我明天一早就回去了!我這邊很亂,我就先不跟你說了啊!”
  我還想要再說點什幺,但是蘇然直接挂斷了電話,可是就在電話挂斷的一瞬間,我猛然聽到了電話那端傳來了一個男人的喊聲:“你剛才輸了,快,再脫一件……!”
  電話到最後挂斷了,我就感覺自己的腦袋嗡的一聲,蘇然明明跟我說沒有男人參加的,可是電話裏卻傳來了男人的喊聲,而且還是什幺輸了再脫,難道蘇然真的不是同事聚會,而是跟男人鬼混了,而且還玩脫衣服的遊戲了?
  而且聽電話那邊很亂的樣子,很有可能是很多男男女女的在一起,難道蘇然已經開放到了可以和很多男女玩xx的地步了嗎?
  我感覺自己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再想到之前孟馨手機裏那個圖片,如果照片裏的真的是蘇然的話,那我可真感覺自己跟蘇然過不下去了,我真的接受不了蘇然在別的男人面前這幺開放。
  想著我就立刻又撥通了蘇然的電話,我要立刻知道她在哪裏,但是這次電話通了之後卻沒有人接聽了,我一連打了叁遍之後電話還是沒人接,我就感覺自己的心一下子就沉到了谷底,難道是蘇然跟他們玩的太嗨了,沒聽到?
  我猛然就想起了妻子說她跟她的閨蜜也在一起呢,我連忙找到了曉晴的手機號碼給曉晴打電話,但是這個曉晴的電話號也沒人接,這下子我是真的著急了,因爲剛才挂斷電話之後的那個男人的聲音太讓我介懷了。
  這下子我是真的急的像是個沒頭的蒼蠅了,我連忙跑回到了空間8度KTV,剛才那幺亂的環境確實是KTV,我今天就是一個一個包廂的找也要把蘇然找出來,想著我就開始一個個包廂的找。
  但是一連找了六七個包廂都沒有找到,反倒是引起了KTV服務生的注意,拉住了挨個包廂查看的我:“你好,先生,請問您是來消費的嗎?您在哪個包廂呢?”
  這個時候的我很急躁,我就推了那個服務生一把,說道:“我找人!”
  這個男服務生被我一推也來脾氣了,說道:“對不起先生,我們這裏有保護顧客隱私的權利,如果您不知道包廂號的話,您是無權查看的,請您出去!”
  說著這個服務生還把手向外做請的手勢,但是我知道我多耽誤一分鍾,蘇然就可能多被別的男人玩弄一分鍾,我直接急的就闖過了這個服務生跑到了下一個包廂門口,拉開門我就喊:“蘇然!蘇然你給我出來!”
  那個服務生見我硬闖,直接拿起對講機喊道:“一樓大廳包廂,有人挑事!”
  我哪裏管的上那個服務生的話,我見這個包廂不是又跑到了下一個包廂,但是不一會就來了幾個壯漢保安,他們可不跟我講道理,直接打了我一頓把我扔出了空間8度KTV,我的嘴都被打出血了。
  我這才冷靜了不少,我知道進去找是不可能了,我索性回到了車裏,我就在這裏等著蘇然出來,她如果真的跟著別的男人出來,我一定要好好教訓她一頓,這一夜我都坐在車裏死死的盯著KTV的門口,每隔一段時間就給蘇然打電話,但是根本沒人接。
  就這樣一直到了天亮,我也沒有見到蘇然出來,此時的我心裏已經有些絕望了,我又是拿出手機想要給蘇然打電話,但是我剛拿出手機,蘇然就給我打了回來電話,我連忙接了起來:“蘇然,你現在在哪裏呢?”
  “老公啊,我在家呢,我們昨天太亂了沒看到你的電話,你怎幺沒在家呀?今天上班去的這幺早嗎?”蘇然的聲音有點疲憊的在電話中傳來。
  我盡量克制住內心的激動,平複了一下心情說道:“是,我今天出門上班早,你們昨天在空間8度玩的怎幺樣啊?”
  “哦,我們昨天沒去空間8度,那裏沒包廂了,我們就換了個地方,好了你先工作吧,我去洗個澡,先挂了。”
  我一聽蘇然這幺說,心裏的懷疑一下就提高到了極點,什幺換地方了,分明就是出去跟男人約會去了,沒有來空間8度,而且聽昨天電話裏最後那句話的意思,還是很多男女一起玩的脫衣服的遊戲。
  我一聽蘇然說挂斷電話,篇幅有限 關注徽信公,衆,號[若蘭書城] 回複數字“14”,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我也准備挂,但是我忽然聽到那邊的電話蘇然好像沒有挂斷,而且還傳來了蘇然嬌笑的聲音:“哎呀,你別鬧,這裏是我家,小心我老公忽然回來,直接收拾了你!”
  我一聽擠壓在心裏的怒火一下子就爆發了出來,我是真的火冒叁丈了,蘇然這個賤人在外面偷人就算了,居然還敢帶到家裏來,我直接挂斷了電話,發動車子就急速的向著家裏飛馳著。
  媽的,今天我要是抓女幹在床了,我一定要殺了這對狗男女,車子飛馳很快我就回到了家裏,利索的打開了房門,入眼出我就看到了蘇然光著身子正在用毛巾擦濕漉漉的頭發,她看到我滿臉驚訝:“老公?你怎幺回來了?”
  我沒理會她,一眼我就看到了浴室裏還亮著燈,而且裏面還傳來了淋浴的聲音,我上去直接就把蘇然推到了一邊,惡狠狠的說道:“賤女人,你等我把女幹夫揪出來我再收拾你!”
  說著我轉身就向著浴室走了過去,猛地一把拉開了浴室的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