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伊人久久精品中文六楼护士(上)

精彩内容:

六樓護士
第一章
  愛逸醫院坐落在市郊區。像這種私立醫院,爲了節省建築資金,都會打著冠冕
堂皇的幌子「擁有依山傍水的安逸環境」來招攬生意。這家醫院並沒有自己特殊的
專長,請的大夫都是叁流的,不過什幺科室都敢開、大病小病都敢看,這幺多年倒
是也沒有犯什幺大錯;加之整個六層大樓建築精良,環境高檔,所以醫院生意並不
虧本。
  這整個六層樓,普通患者最多是上到5層,5層是住院部,以及幾個副院長的
辦公室,再高一層便沒有直通的電梯或者扶梯了,只有一個安全出口的小樓梯可以
通往,可是一直是鎖著的,從沒見誰開過。
  覺得六層很神秘嗎?那幺我只帶你一個人上來看看六層的事情,不要告訴別人
………
  在醫院一層有一個可以直通六層的電梯,不要以爲你可以隨便上來,因爲這個
電梯前面是24小時有保安的。不過我認識這個保安,我可以帶你上去。
  六層只有七間大型豪華的房間,裝潢設計各有不同,院長張衆的「辦公室」就
在出電梯第一間。你與其說它是辦公室,不如說它是酒店豪華間,40歲的張衆有
妻子兒女,不知道他們家庭感情如何,只知道他不經常回家,不過在這樣的條件居
住比家裏一點都不差。
  再過去一間就是大老闆張秉林的豪間,不過這個53歲生意人是不會經常在這
裏過夜,也沒必要在這裏過夜的。
  裏面五間全部是高級療養病房,能住這裏的病人,並不是病情嚴重生命垂危的
,而是能付得起這每天XXXX元住院費的人——所以他們甚至可以不是病人。
  這五個高間每個都有好幾個套間,浴室廚房陽台,甚至客廳,要多全有多全,
比叁星酒店一點都不差,最最最與衆不同的就是,每個高間都有一個專門的護士,
套間裏也包括這個護士的房間。這個專用護士是從病人進入病房開始一直守護,直
到病人離開沒有新的病人進來才有自由休息的時間。
  她們的工作即辛苦又沒有時間的自由,可是卻是這個醫院裏每個護士搶著做的
差事,六樓護士有最好的住間,更重要的是,她們的月薪也是跟她們住的房間是一
樣檔次的。
  醫院停車場,張衆站在那裏似乎在等待什幺,旁邊四五個大夫護士唧唧喳喳有
說有笑
  「紅月,幹嘛也叫我來啊,我又不是六樓的人。」,Elian在旁邊雙臂交
叉胸前,不耐煩地埋怨著
  「呵呵,豬腦。」邱紅月保持她一貫的待人笑容打開了Elian交叉的雙臂
,挽了上去「徐遠你還記得不啊?咱們高中時候的教務處老師,還幫咱們揪出來偷
女生內褲的那小子來著………」
  「你別告訴我這次住六樓病房的人是他?!」Elian驚奇地問
  「就是他,他還是咱們張院長老同學呢,他現在是中學校長了………」
  「哦,怪不得他能住愛逸的六樓,不當校長怎幺能這幺大方用公款來………」
Elian毫不掩飾地說。
  「噓!!!」紅月一個狡诘的眼神適時地截住了Elian的話。
  紅月和Elian是高中同學,和徐遠有關係的事件是高二時她們宿捨經常丟
失晾在陽台的內褲,後來這個教務處主任親手把偷內褲的男生抓到了,著實轟動不
小。
  一輛黑色寶馬駛了進來,停在張衆面前,車門一開,下來一個標準國家中年幹
部形象的人,無論身高外型,就連笑容和動作都讓人不容置疑。
  「老徐,我真不願意在這地方迎接你啊,哈哈………」張衆握著徐遠的手不放
  「呵呵,你以爲我願意在這見你這個老同學啊,沒辦法啊,老風濕了。」徐遠
用著他完全符合中年幹部的聲音附和著
  「男人40歲老不老小不小,可得注意身體,一有假休就得好好保養啊。」張
衆這人怎幺也不忘給醫院拉生意
  「你看我這不學校一放暑假就來了嘛,市區那幺多政府醫院我都不去,不就是
想著跟老同學你聚聚嘛,哈哈,有你照顧我也放心啊。」徐遠去那個醫院都一樣公
費,他挑一個最貴環境最好的似乎也不僅僅是因爲老同學在當院長。
  「給你介紹一下你的高間護士,邱紅月,呵呵,聽說她原來還是你們學校的學
生呢,有她照顧你,老同學你可就更放心了吧。」
  徐遠看了看邱紅月,給了一個領導的經典點頭,邱紅月自然不會吝啬她一貫的
溫馨笑容。這時,徐遠忽然看到了邱紅月旁邊的Elian,神情忽然一驚又立刻
若無其事地轉回頭去。Elian的表情從開始一直就都是陰沈的,看到徐遠時只
回了一個尴尬的笑,就別過頭去了。
  就這樣,徐遠住進了3號高間,叁號高間開門是客廳,客廳左邊是徐遠的豪華
病房,客廳右邊是邱紅月的房間。徐遠的老婆原來只是她們高中一個普通老師,可
是老公後來成了一把手了,她現在也成了學校的副校長。在這段時間,徐遠休假,
她就更得在學校盯著了,應該很少有空來看他。
  第一天下午,徐遠接受完全身檢查後就來到病房休息,剛一躺下,邱紅月便推
門進來了。
  「徐老師,哦,徐校長。」不知道邱紅月這「老師」、「校長」的稱呼是事先
排練好的,還是真的口誤。
  她又露出了護士招牌溫和笑容,捧著蘇州真絲男士睡衣進來。她大概有165
的身高,不胖也不瘦,胸部豐滿、臀部很翹,走路姿勢優雅,很有女人味。她很會
打扮,皮膚白皙,以至于原本普通的外表看上去很有味道。
  她雖然才20歲,文憑也僅僅是個高中畢業,可是她非常聰明,所以原本並不
出衆的她卻穩穩地做著六樓護士。
  「徐校長,我們院裏爲您準備了3件睡衣,每天都會派人給您洗。」她把衣服
溫柔地放在了徐遠的床頭,陽光射進來照在她身上,在徐遠看來就像一個粉色的天
使,幸運的是整個假期可以有個天使照顧,不幸運的是,她僅僅是個守護天使,卻
不是………
  「謝謝,我有點累………」
  「好的,我馬上出去,您好好休息。」邱紅月未等徐遠說完,很知趣地接過話
,輕聲關門走了。
  邱紅月走後,徐遠躺在床上很煩,剛才是Elian,見到她很驚訝,既不驚
喜也不驚恐,而是驚訝。Elian高中時候學習很好,但是家裏窮,父母沒有文
化,給女兒起名叫王鳳,她長大漸漸覺得很土,所以自己起了個英文名字叫Eli
an,同學也都這幺叫她。
  她雖然曾經和邱紅月一樣普通,可是當年她有很特別的氣質,她倔強,從不虛
僞說恭維人的話,她直來直去,沒有女人那種想要什幺卻非說不要什幺那種拐彎抹
角………
  叩叩,忽然有輕微的敲門聲。
  「進來。」徐遠從對Elian的回憶中回過神來
  門被慢慢推開了………
第二章
  「Elian?!」徐遠好驚訝。
  陽光下粉色護士裝的她,和邱紅月一樣像天使,她的氣質仍舊沒有變,可是臉
很紅,眼神裏流動著異樣的渴望………可是,可是她怎幺可以穿成這樣,她的上衣
蜜桃隨時都要蹦在他的面前………
  天啊,她的裙子怎幺這幺短,簡直幾乎可以看到她的內褲,她那已經暴露出慾
望的白色小內褲。
  徐遠不由得張著嘴看呆了,他根本不知道改說什幺了。
  「老師。」她那膽怯的聲音同四年前一樣讓人忘不了。
  「你………」徐遠仍舊不知所措。
  Elian從門邊慢慢移入,她越來越近,徐遠的心跳也越來越快,他不知道
將要發生什幺,和他四年前和Elian同處一室的那份霸道截然相反。
  她輕輕坐在他的床邊,空氣很靜,可以聽到他急促的呼吸。
  她的手慢慢摸上他的臉,觸到那一瞬間,他一顫,但是他並不躲閃,只看著她
不動。她的手柔柔的,小小的,在臉上摩挲好舒服,滑到他緊張吞嚥口水的喉結,
然後向下,在另一只手一個一個解開他的衣扣的同時,她這只手慢慢從他的頸部滑
到了他的胸前,在他的乳頭附近水一般地遊移。
  這種遊移足以點燃所有的乾柴,徐遠也不例外,他四年前是乾柴,現在也是。
  「老師,當年你就是摸我這裏,這幺欺負我的,現在我要跟你算帳了。」她揪
矜的小鼻子和調皮的語氣讓徐遠更是心如火焚,下面不知不覺就硬了。她遊移的手
很狡猾,剛剛還在他胸前撩人,卻忽地到了他的肚臍。
  「叮………」
  她彈了一下他的腰帶上的鐵扣,嘴唇欺到他的耳邊,酥胸簡直要貼到了他的嘴
,說:「老師,你那裏是不是像這鐵扣一樣硬?你當年可是檢查了我是不是處女了
,那我現在就要檢查你是不是還堅挺了。」說著,手便向他下體抓去。
  「啊!」一股電流般的快感從他被觸碰的下體流了上來,他的額頭已經出了好
多汗,再這樣下去他會被這個小妖精逼瘋。
  「老師,你當年也是這樣隔著內褲摸我的,原來你也和我一樣敏感啊,嘻嘻,
讓我脫了你的褲子再看看我好久不見的小寶貝………不,是大寶貝………」
  她伸手便去除徐遠的褲帶,小手指勾住他的褲鏈慢吞吞地下滑,滑到一半,竟
又拉了上來。
  天啊,她何時變得這幺有技巧,這幺會誘惑男人,這幺主動大膽,四年前,她
可還是一個對性事一竅不通的純情少女啊。
  「Elian。」他終于忍不住開口了,聲音嘶啞「別這樣………我會受不了
。」
  「啊?」她神色失望,說著便要站起來「原來現在你已經不想再要我了,我只
是你一個過期的………」
  「不是,我是………」他搶著打斷,伸手想去拉她的衣裙,結果她的衣裙太短
,竟然拉到了她的內褲,一不小心碰到了她軟軟的陰唇。
  「啊………嗯……」敏銳的觸感立刻讓她微皺了眉,瞇住了眼睛,整個人回坐
在床邊。
  徐遠順勢使勁摟住了她的腰,「我是想要你快點脫掉我的褲子,小寶貝,我現
在就想要你。」他終于露出了他的本來面貌,說話間手指已經伸入了Elian的
小內褲,在她的陰唇陰蒂上狠揉,他的饑渴似乎要頃刻吞噬Elian的身體
  「啊啊………嗯啊……嗯嗯嗯啊……………慢……慢慢來好不好……啊………
嗯……好不好……」Elian已經漸漸陶醉在他的手指給她的愉悅。事實上他是
惡狼,卻披著獵人的外衣,可是Elian就是喜歡惡狼,即使她碰到獵人,她也
要把他勾引成惡狼。
  她拔出他的手指,把他的手好好地放回床上,正當徐遠詫異,Elian不緩
不慢地脫下了自己的小內褲,然後把它翻過來,竟用緊貼小穴的地方放到了徐遠的
鼻子前。
  「壞東西,這是我的味道,熟悉嗎?以後不要再偷我的內褲了,以後你在這裏
每天我都送我的內褲來給你,讓你聞個夠。」
  「你以前那幺單純,現在怎幺成了一個小蕩婦,快讓我摸摸,我喜歡你現在這
樣。」
  徐遠的手毫不留情地抓到了Elian的陰部,那又紅又脹的小熱地早已泌出
了欲滴的汁液,好像在呻吟,在渴求,在渴求硬物的憐憫。
  正在徐遠對Elian濕漉漉的秘處又揉又搓時,Elian靈巧的雙手瞬間
解開了他的褲子,又迅速拔開了他的內褲,蹦出了一個直硬的肉棒。Elian在
被他揉得幾聲浪叫之後,兩腿跨在他身上,小穴對準他的硬棒擦來擦去,那些欲滴
未滴的黏液全都挂在了上面。
  「快來………快來啊,你知道我受不了還撩我。」徐遠喉嚨裏低低咕噜著。
  Elian在遞他一個無限誘惑的眼神之後,噗哧一下坐了下去,直到根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嗯啊啊啊………嗯嗯……啊啊嗯嗯………………」Elian在許願身上瘋
狂的上下舞動,被抽插的快感讓她一直淫聲不斷………
  徐遠房間門虛掩的縫隙外面站著忍不住將手伸入內褲撫弄的邱紅月,看著屋內
裸火燃燒,聽著好友的淫聲浪語,她忍不住將中指插入她那並未被開苞的處女地,
她想她也要………
────────────────────────────────────
第叁章
  這個四十歲的男人根本經不起Elian的摺騰,射得很快,他射完之後渾身
虛汗,表情既尴尬又無奈。Elian當然沒有滿足,略帶愠色地迅速穿上衣服,
留下一句「以後還來找你。」便匆匆走了。
  邱紅月當然不會讓她看到自己的存在,躲了一下又站在門縫,看到徐遠望著E
lian身影的陰郁神情。他慢慢從身邊公文包裏拿出一張支票,寫了些什幺。這
是給Elian的?他寫了多少?這簡直是妓女與嫖客的交易………
  不對,他們提到四年前,難道他們原來有過什幺不可告人的事情?不行,我一
定要弄清楚這些事情!
  一處中年戶主房內。
  「程叔叔,我回來了。」Elian用鑰匙開了門輕聲道。
  那健壯男人商人打扮,從臥室出來一看到Elian就霸道地把手伸進她的乳
罩裏用力地掐捏。
  「啊啊啊……不………不要,疼……啊啊嗯啊………」
  Elian疼得受不了,腿微微彎曲,淚水在眼眶中打轉,似乎在求饒。可是
這男人如同沒有聽見,拚命扯她的衣服,衣扣被扯掉,乳罩被扯壞,內褲被撕爛,
很快就把她全身拔個精光。Elian無助的雙手抱在一起,卻不敢遮住私處,身
體微微顫抖,眼神充滿畏懼。
  男人上下打量了她一會兒,突然抓住她的頭髮,死命往地上拽,「媽的你個騷
貨今天跟人幹了是不是?」
  她的頭皮簡直要被他撕裂,聽到這句話更是嚇得她心砰砰亂跳好像就要大難臨
  「沒有,我沒有,只是………」她實在不知道怎幺說,有了!「只是我在醫院
沒有事做又太想你,所以自慰了一會兒,這不一下班就趕快回來找你。」
  男人想了想,鬆開了她,又伸手到她的嚇濕了的小穴狠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求求你,疼………」
  他停了下來,說道:「老子養著你全家,總算沒白花錢,不管是你想著我還是
你自己發賤,一會兒你都得使出你渾身的騷勁伺候著!」
  「是,是!」她聲音抖的幾乎要掉到地上,僥倖矇過這關仍舊心有余悸。
  這男人把她推進臥室,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Elian很久沒有來找過徐遠了,他老婆只來看過他一次,交代點學校的事
情並囑咐他好好休息就匆匆走了。
  邱紅月回想了幾天,漸漸明白了,似乎當年偷Elian內褲的人就是徐遠,
而那個無辜男生只是個倒黴犧牲品。那幺他跟Elian應該在那陣子就發生了關
係,主動的人是徐遠,並且從那時起Elian已不是處女。只是她又怎會想到E
lian現在到底是什幺樣的生活。
  這天傍晚下大雨,徐遠的風濕忽然又犯了,邱紅月在這些日子裏照顧他一直很
細心,醫生檢查完剛剛走,邱紅月便主動提出幫他按摩雙膝。
  「徐老師,您太太工作忙不常來陪您,怎幺不見有朋友常來陪您說說話解解悶
啊?」邱紅月的試探讓徐遠想起了Elian,她自從那次主動做愛後,再也沒來
過。
  「哦,可能他們都忙,也不想打攪我。有你陪著我我也不悶啊。」
  邱紅月的手很纖細,可以說是蔥蔥玉指,碰到人身上柔軟舒服。她的揉捏讓徐
遠感到除了膝蓋風濕的疼痛被減輕外,還有一種莫名的舒服。兩個人一說一笑地聊
著天,但邱紅月很小心完全不提及Elian。
  不知不覺天色已經全黑,整個醫院漸漸寂靜。她按摩的範圍也不再拘謹,手從
小腿肚劃到大腿內側,甚至有時可以到大腿根,這讓徐遠忍不住産生了快感。終于
在這一揉一捏中,他的陰莖漸漸勃起了。
  面對徐遠褲子漸漸脹大,邱紅月立刻滿臉通紅,笑容羞澀如娟娟處子。徐遠表
現的非常難爲情,「這個,呵呵,要不今天就到這吧,你也該休息了。」
  「如果我休息了,你不就更辛苦?」她這句話讓徐遠始料未及。
  「就讓我來幫你吧。」她說著把手從他大腿內側上移,根本不等徐遠反應。
  這………他根本不知道該做什幺。要她?可是自己在她面前的身份不僅是個病
人還是個師長。拒絕?身體又怎幺能抗拒這幺渴求的誘惑?他只有沈默,安靜等待
著享受。
  她的手隔著褲子,來到了他的突起。她輕輕撫弄著她第一次接觸到的男性器官
,那幺興奮又羞澀,難爲情卻又欲拒還迎。而她的這種柔軟觸摸的作用對于徐遠來
講卻絲毫不差于Elian的瘋狂的上下。它脹得更大,似乎在向邱紅月身體某個
部位示威。
  見此狀況,邱紅月意識到自己接下來得付出點什幺,可是無論她再怎幺精明的
一個女人,面對自己第一次總是要遲疑。這個根本不是她愛的男人,她也從沒有愛
過什幺人,只是因爲×才決定誘惑他,只是真正接下來要……不行,不行,我還沒
有想好!
  邱紅月緊張的移開了自己的手,這一舉動使正在興奮中的徐遠露出不解又乞求
繼續的神情。
  「呃,徐老師,晚了,你也該休息了,晚安。」她抛下這幺一句話便匆忙走掉
了。
  留下來了在性慾中掙紮忍受的徐遠。他又一次深望著門口一個女人,這次比上
次還要痛苦——此刻那極度渴望女人滋潤的身體。
  邱紅月出到客廳意識到安全,卻突然感到陰部的濕潤與微脹,更重要的是她感
到了剛才的事情同時也挑起了她的慾望。
  她迅速回到自己的房間,不等鎖好房門便將自己摔到床上脫掉自己的裙裝和乳
罩,只剩下內褲,她一只手揉弄自己的奶子,另外一只伸入了內褲。她擠按自己的
陰蒂,用食指和中指拔開了小洞,然後用沾滿了水水的中指試探地送入緊繃的小屄
。把中指當作男人的陽具,學著Elian來回抽動。
  「啊啊……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原來……竟然是………啊啊
……這幺舒服………」
  邱紅月體會到了從未有過的快感,由女性的原始慾望帶給她的快樂。
  她以爲今夜她會在自慰中睏倦睡去,但是被快感包圍的她卻不知道另一個男人
正向自己的房間走來………
  徐遠心情很差,一邊用手上下搓動著勃起的陰莖以稍爲慰藉,一邊關上了頭頂
的燈。他一會兒便沈沈睡去,這房間強隔音的設計,不管房間外發生什幺都足以讓
他一覺睡到天亮。
  張衆工作很忙,他自從第一天招呼了徐遠就再沒抽出空來看他。剛剛張衆把事
情交給了一個副院長,這會兒他想著去跟老同學敘敘舊,應該還不算晚。
  來到3號高間房門前,他舉起手準備敲門,想到也許應該去他房間給他個驚喜
,便用院裏的鑰匙自己輕輕開了門。
  「嗯嗯……啊啊啊嗯嗯……………啊啊……舒……舒服……嗯嗯……」
  天啊,邱紅月正在赤裸著自慰,手在不停摸著男人最想要的女性私處,口中浪
叫連連。這個聲色俱全的畫面讓久未歸家的張衆實在難以忍受,他不自覺的解開了
褲子,把手伸到了自己正在脹大的下身。
  邱紅月已經爽到頭昏,她想找一個更粗的東西插進去滿足自己,她一邊插著自
己口中浪叫,一邊翻下床找一個合適大小的東西。看到邱紅月翻箱倒櫃不知在找什
幺,張衆很奇怪,他也絲毫沒有注意到他解開的褲子正在下滑。
  「叮」張衆的褲子滑落在地,褲帶上的鐵扣撞出了聲音。
  「誰?」邱紅月慌亂抓起床單遮住了身體。
────────────────────────────────────
第四章
  「這……」在這樣的情況下張衆進退兩難,他要是逃走被發現會很丟人,但是
他能推門進去嗎?邱紅月嚇得要死,這種事情被發現實在是再沒臉在醫院工作了…
…這個人到底是誰?
  邱紅月鼓起勇氣決定親自去看看到底是誰,或許還可以有保密的余地。
  吱,門開了,她呆了,門外是同樣呆掉的張衆。
  一個是見不得人的隱私,一個是同樣見不得人的偷窺,兩個人定定呆站好久,
同樣不知所措。嘩,床單從分神的邱紅月身上滑了下來,她凹凸有緻的酮體暴露無
余。
  啊,她驚呼著伸手去拾,卻被張衆攔住。她看著他僅剩下腫脹內褲的下身,有
點不知所措竟然真的沒有去撿起床單。
  空氣靜靜的,唯一打破沈靜的是張衆的內褲又突然一個挺起。他脫掉癱在地上
的褲子拿在手裏,進了邱紅月的房間,從裏面關上了門。先是傳來一聲慘叫,然後
便是不休不止的淫聲浪語……
  等到邱紅月醒來,已經快到中午了,早上徐遠以爲自己傷害了邱紅月所以沒有
叫醒她就自己叫了醫生進行每日檢查。她覺得下體仍有余痛,可是昨夜那銷魂的感
覺卻留到現在。
  看著床上的血漬摸著紅腫的陰部,直到現在她對把的第一次自己給了這個男人
都半信半疑。昨夜的妥協是因爲兩個人的饑渴難耐,更是因爲一個是院長一個是護
士。
  「小王啊,我去探視一下徐校長,你們先去午休吧。」張衆今天醒來格外精神
,也格外開心,主動提出讓員工午休。他走到3號高間,先去和徐遠聊了一會兒天
,把他安頓睡著便來到了邱紅月房間。
  「怎幺著早就醒了?不多睡一會兒?」他笑咪咪地問正在收拾房間的邱紅月。
  張衆讓小竈食堂頓了參湯,說是給徐遠拿來,卻放到了邱紅月的房間裏。他對
邱紅月這幺好並不是因爲他喜歡她,而是因爲這是他得到的第一個處女,甚至他老
婆在和他上床的時候都沒有落紅。
  一個40歲的男人可以讓一個20歲的女人落紅,應該算是這個男人的本事了
。張衆在這個年紀撞上了他的這個大姑娘上轎頭一遭,不管轎子裏的是誰,他都捨
得用心對待。
  邱紅月心裏難過,雖然她沒有愛過誰就沒有對不起誰,但給這個男人是昨晚之
前都沒有料到的,甚至在引誘徐遠的時候她都把持住了。她不願意和張衆說話,只
是看了他一眼便繼續收拾。張衆從兜裏掏出一張支票遞到她的面前,使她停下了手
中的事情。
  「張院長,這……昨晚的事情並不是您一個人的……」
  「唉……」張衆打斷她,「拿著吧,買點補品,護士的身體要是不好醫院還哪
有形象了啊?你就算是替醫院著想收下吧。」張衆硬是把支票塞進了她手裏,就去
開門準備走,走前還不忘囑咐她記得喝桌上的湯。
  邱紅月看了看手裏有四個0的支票,又看了看桌上熱氣騰騰的參湯,她的難過
減輕了很多,她不用再羨慕別人的衣服首飾,不用再在小護士們穿帶的廉價貨中徘
徊,也不用再去處心積慮地引誘徐遠,畢竟Elian是她的朋友,徐遠算是El
ian的一碗飯,搶朋友飯碗的事情總是不逼到絕路上不能做的。
  她覺得現在有了她的靠山,她的錢袋,那幺破處的事情給她帶來憂傷便少了大
半。
  「紅月。」2號高間護士韓萱叫住了正走去院長辦公室的邱紅月。23歲的韓
萱原本是個模特,她身材很棒,高挑纖細,帶著模特那種冷若冰霜的高貴氣質。她
後來做護士據說是因爲韓萱不喜歡參與幕後那些骯髒交易,而獨自清高也讓她沒有
了發展前途,她卻甯願選擇做一個護士放棄T台。
  「紅月,你知道10月份我們層要選一個護士長的事情嗎?」
  「唔……」怎幺竟然沒有聽說過?張衆應該先告訴她的啊。「是嗎?沒聽說啊
,你怎幺知道的?」
  「是莫醫生無意中告訴我的,說是我們5個人公平競爭。我想我就不參加了,
我應該不如李思和邱哲有希望。你呢?你去競爭嗎?」
  「我?」邱紅月心裏埋怨張衆不提前告訴她,現在還沒回過神來。「呃,我還
不知道呢。呵呵,先別提這些了,聽說你有男朋友了是不是?怎幺也不主動介紹介
紹啊?你這樣我們幾個可不樂意啊。」
  「哈哈,好啊,哪天我把他帶到院裏來讓你們好好挑挑毛病。」
  這時韓萱的手機響了,她示意了一下邱紅月,便跑到遠處去解電話了,留下邱
紅月一個人心裏暗擾著,不行,我得問問張衆!
  當天晚上,張衆房裏。
  「哦哦哦……啊啊………寶貝,你……你今天怎幺這幺厲害啊……呃呃………
  床上赤裸裸的張衆忘情地喊,他從白天嚴肅的院長變成了夜裏偷情的男人。邱
紅月撅著白皙的翹臀,將頭埋在張衆腿間,正含著他的陽物舔弄抽動。她今夜要吸
出的不止是他的精液,還有他的一句話:紅月,你做護士長。
  在這種激烈的舌舔、唇吸、火吻、齒咬之下,任何一個陰莖都無法承受。即使
是陽痿的都能再次複活。張衆差一點暈死過去,就在差一點之前,他射精了,在他
還沒用來得及拔出來之前。
  他用力支撐眼睛看著含著他精液的邱紅月,又是心疼又是驚喜,其實她當時完
全可以不用嘴接住,接住也可以吐出來,可是她一直含著。
  張衆伸手去摸她滿是汗水的小臉,剛要說點什幺,她咕咚一聲嚥下去了。這讓
張衆著實驚訝,他愧疚他憐惜他開心。
  邱紅月漱了口爬回了張衆床上,柔情萬種地摟著他,「親愛的,我對你好嗎?
  「當然,當然。」張衆摟得她更緊。
  「我跟你在一起是心甘情願的,我不要你的任何東西,哪怕我一輩子只是一個
平凡的小護士,真的,只要我能一直陪著你就好。」說完,她趴在張衆懷裏睡去了
  可是這話卻讓張衆睡不著。

伊人久久精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