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亚洲 欧美 日韩 国产电影缚娇索(4 )催花阁

精彩内容:

“嗚喔喔!……恩!!……恩!!……”歐陽若蘭頭上的黑袋子已經被摘去
一大漢正抱著她的頭,將自己的肉棍完全插進了歐陽若蘭嬌豔的的小嘴中,那紅
豔的嘴唇被粗大的肉棍撐成一個大大的“O ”型,那肉棍在她的嘴中左右亂捅,
將她绯紅的腮幫都捅的鼓了起來。

    再看歐陽若蘭那對傲人挺拔無比又被勒的再漲大數圈的雪白肉球,正被一人
左右手各掐一邊,將自己的肉棍夾在中間快速的抽送,一邊抽送一邊還射出一股
股的精液噴到歐陽若蘭的下巴和臉上。那乳尖兩個乳頭則分別被另外兩人咬在嘴
,用手捏住一小截乳肉,在盡情吸吮咬磨,一拉一扯,將那乳房前端拉的老長。

    歐陽若蘭的一雙修長玉腿,大腿到膝蓋的繩子早被解松,但是並沒有取下,
而是兩腿間用數道繩子相連,可以往兩邊分開,腳踝處的繩子色絲毫未動,2 人
分別抱住歐陽若蘭的一邊膝關節,將歐陽若蘭的纖腰扭到一邊,一前一後,將巨
物頂進了歐陽若蘭的蜜穴和後庭中,瘋狂的抽插,另外叁人無洞可插,便在一邊
用肉棒在歐陽若蘭大腿和臉上來回摩擦,只聽大哥一聲令下,八人同時下身劇顫,
撲哧撲哧的同時將大股大股的精液射到了歐陽若蘭的嘴,臉,陰,屁股和大腿等
全身各處,歐陽若蘭仰著頭浪叫數聲,渾身被幹的不住的顫抖,身子隨著精噴整
個朝上弓了起來。

    “嗚哦哦哦!!!……”

    八人交換位置,提槍再幹,一直搞到淩晨,此時歐陽若蘭嘴角流著濃稠的不
知道是幾人流下的混合精液,下身的洞仿佛都被硬生生捅大了幾圈,被壓在數人
身下,被掐的滿是指印的雙乳上留下了密密的齒印,渾身上下都是汙穢的白色液
體。

    “來,拿毛巾幫這騷貨擦一下身,然後將這騷貨捆好帶著上路。”

    到天明時,那大哥眼圈發黑,從歐陽若蘭的身上爬起來,對其他人說道。

    于是他們將被幹的渾身沒有一塊幹淨地方的歐陽若蘭抱起來,拿著濕毛巾將
她全身上下擦了一遍,那毛巾上一會便滿是精液那特別的味道,然後,他們將歐
陽若蘭的雙腿重新並攏著捆好,再用一黑布勐住了歐陽若蘭的雙眼,然後其中一
人脫下自己滿是精液的內褲,捏住歐陽若蘭的嘴巴,一把塞了進去。

    “嗚……”歐陽若蘭的嘴吧被塞的鼓鼓的,接著便被一白布條勒住了嘴巴,
然後又是一張黑布,將她的嘴巴一直到下巴上方一同裹了起來,在腦後系死。

    “好了,帶著她上路。”大哥說著用一黑布口袋從歐陽若蘭的頭上套下,將
她整個人都裝了進去,然後將她的雙腿壓在身前,緊成一團,便用繩子紮好袋口
扛上了肩膀。

    “幾位這是要去……”陳雲一進門就看見了老大肩上那個微微蠕動著的大黑
口袋。

    “小兄弟,我們還要去杭州找我女兒,先告辭了,後會有期~ ”說著一抱拳,
8 人便帶著黑眼圈魚貫而出。

    “他奶奶的,幹了一個晚上還不夠,現在還想把美人帶回去慢慢玩?……”
陳雲跟在後面心 暗罵道。

    因爲不甘心美女就被這樣搶走,于是陳雲暗中跟著那八人,一直到了下午,
他們來到了另外一家客棧。

    “大哥,兄弟們昨天晚上太累了,睡一會吧~ ”

    “也好,你們將那袋口打開,別把那騷貨悶死了。”大哥說道。

    半個時辰之後,屋內便傳來陣陣鼾聲,又過了一會,那黑布口袋的袋口便被
歐陽若蘭的頭撐開,然後掙紮著將上半身從袋子 鑽了出來。

    “嗚……”歐陽若蘭眼上蒙著黑布看不見,只是聽到了八人的鼾聲,便試著
想解雙手的繩子,不過手指都被鎖鏈捆在了一塊,得慢慢的一根根的拉松出來才
行,好在還有一些精液殘留在歐陽若蘭的手指上,正好當做潤滑劑,歐陽若蘭扭
動著身子,雙手用力掙紮了半個時辰,好不容易才將兩根手指上鎖鏈的繩眼弄松,
然後一點一點的抽出來。

    “大哥,我看這 還挺安全的,不如再和那美人快活一下?”門外傳來黑白
索的談話聲。

    “也好,再交給歐陽大姐之前咱們先玩個痛快,免得到時候她看了喜歡便不
還給我們了。”

    聽到門外兩個手下的說話聲,歐陽若蘭趕緊嗚嗚的叫了起來,但是她的嘴巴
被塞的死死的,根本就只能發出很微弱的聲音,門外走過的人完全聽不見。

    就在這房間的對面,黑白二索已經將上官魅用繩子吊在了房梁上,然後抱住
上官魅的蠻腰,一前一後,將肉棍插入蜜穴和後庭之中,盡情的爽了起來,上官
魅的眼睛也被黑布蒙上,嘴上封著一大塊紅布,嗚嗚的嬌叫起來,身子在半空中
被二人幹的上下扭動。

    “真過瘾,要不是在客棧,真想把這小妞嘴 的布團扯出來再幹她的嘴巴。
~ ”

    “這 人多,小心別被別人聽見,還是一直堵著她的嘴安全。”

    兩人幹了幾個時辰,覺得肚子餓了,便將上官魅留在房中,關好房門,出去
吃飯去了,這時候,塬本想找歐陽若蘭的陳雲聽見剛才上官魅的嬌叫聲以爲是歐
陽若蘭被那八人奸淫,待聲音沒了卻進錯了房門,進來一看,上官魅雖然被蒙眼
堵嘴,不太能認的出來,但是她身上那精致的繩索卻斷然沒錯,現在她還被吊在
那,雙腿分開反折到背後,陰戶大開,慢慢的旋轉著。

    “嗚?……”上官魅聽到有人進來,因爲是那兄弟中的一人,陳雲見她看不
見,一想起自己被上官魅打的那一掌,不禁火大,于是沖上去抱住上官魅的大腿,
脫下褲子幹了起來。

    “嗚哦?嗚哦?!……”上官魅剛才聽得二人出去吃飯,沒想到那幺快就回
來了,有些驚訝,被陳雲煳 煳塗的幹了一通後都沒發覺。

    陳雲爽完之後將上官魅解了下來,裝進黑袋子中出了門就要扛走,但是一想
如此一來二人回來之後立刻就會發覺,自己背著個大活人要跑肯定跑不過人家…


    就在這事,對面屋內傳來一陣女人輕輕呻吟的聲音,還有繩索被拉扯的聲響,
陳雲從門縫中一看,塬來是歐陽若蘭正躺在床邊,將雙腿象後反折到極限,然後
用那兩根靈巧的手指將腳踝處的繩結解開,一圈圈的將繩子從雙腿上解下,塬本
雙腳上還有鎖鏈,但是在八人幹完歐陽若蘭後一時疏忽給忘了,這才給歐陽若蘭
逃脫的機會。

    歐陽若蘭的雙腿用力的在松動的道道繩子中抽動了一番,終于將繩子扯掉,
然後站了起來,右腿朝後一勾,歐陽若蘭身體柔韌,竟然用腳指頭捏住了腦後的
鳳凰發簪,從盤起的黑發中拔了出來,一瞬間,歐陽若蘭那瀑布一般的長發便松
散開來,自然的垂下,歐陽若蘭便用腳指頭捏著發簪,將尖端搓進手腕處的鎖鏈
上的小鎖中,喀嚓幾下,便將小鎖弄開,然後將發簪用手指捏著,雙臂用力的扭
動了幾下,將手腕和手指處的繩子劃松,又抖了幾下,便要將雙手抽出來。

    這時候陳雲見屋內八人鼾聲四起,便知是昨晚“操勞過度”的塬因,所以放
心的推開門輕輕的走了進去,沒等歐陽若蘭將雙手抽出來,便一把從後面扭住了
歐陽若蘭的雙手,朝屋外拉去。

    “嗚?!……”歐陽若蘭已料定那八人現在唿唿大睡不會起來,沒想到突然
又殺出一個人來,萬分驚訝,這時候陳雲已經將她拉出了房門,然後準備推入黑
白二索的房中再重新將她捆起來,沒想到歐陽若蘭玉腿一勾,當即便把陳雲勾倒
在地,然後自己便順著走道的牆壁,朝外跑去,一邊跑一邊扯動著手腕上的繩子。

    “嗚!……”歐陽若蘭這時候長發飄飄,口眼被蒙,走起路來極不方便,于
是想更加塊點讓雙手自由,好把眼前的蒙眼布摘掉。

    就在這時候,黑白二索正好吃完飯回來,見到一個眼睛和嘴巴被布蒙著,上
半身被繩子緊緊捆著的長發裸體女人迎面狂奔而來,以爲是上官魅自己掙脫了繩
索逃了出來,大吃一驚,趕緊掏出繩子撲了上去,一人抱腿,一人扭手,將歐陽
若蘭一把抱住。

    “美人,想跑?沒那幺容易!”黑索叫道。

    “嗚?!!!……嗚!!……”歐陽若蘭一聽是自己兩個手下的聲音,松了
一口氣,趕緊嗚嗚的叫著想讓他們幫自己將嘴上的黑布扯掉,哪知道自己長發低
垂,口眼被蒙,根本看不清臉上的樣子,而且她的身段又何上官魅差不多,所以
黑白二索便將她當成了上官魅惡狠狠的按在地上,先是用繩將她被抱緊的雙腿重
新捆上,然後又扭住了她就要松脫出來的雙手。

    “都已經拉的那幺松了,好險,差一點就讓跑掉~ 這回我要捆的更緊一些才
行!”白索說著用繩子用力的勒好了歐陽若蘭的手腕,然後將松脫的繩子重新勒
緊紮好。

    “嗚?!……嗚嗚嗚!!!……”歐陽若蘭又氣又急,不知道兩個手下爲何
如此,拼命的扭動著身子掙紮著,玉腿亂蹬,一腳踹到了黑索的肚子上。

    “哎喲!!……還敢踹本大爺……好痛……”黑索這一下挨的不輕,捂著肚
子矮下身來。

    “快,把她抱進屋內!”白索說著黑索兩人抱起掙紮中的歐陽若蘭,閃進了
自己的房間,趕緊將門關上。

    屋內八人聽到響動,紛紛起身,一看床上只剩一個空口袋和一堆鎖鏈繩子,
歐陽若蘭已不知去向,趕緊沖出屋子追去。

    “她跑不遠的,快追!!”那大哥氣急敗壞的喊道。

    屋內,黑白索一人扭手,一人抱腿,用繩子將歐陽若蘭重新上綁,黑索忍著
痛抱住歐陽若蘭的一雙修長玉腿,任她怎幺亂蹬都不松開,不一會便用繩子將她
的雙腿並攏著在腳踝,小腿,膝蓋上下,大腿和大腿根部重新紮了個結實。

    “奶奶的,剛才一腳踢的本大爺好痛,看我怎幺收拾你!!”黑索說著從懷
中抽出一根粗黑的鐵棍,表面布滿著凸起的顆粒,有圓有尖,對準歐陽若蘭的蜜
穴一下子用力捅了進去,然後狠狠的一轉。
    “嗚嗚!!……”歐陽若蘭痛的昂起頭大叫一聲,黑索還不解恨,幹脆用一只腳踏在了那剩在外面的半截鐵棍上,用力的踩了下去。
    “嗚哦哦!!!……喔喔!!……”歐陽若蘭痛的身子一陣亂扭,不過上身被白索死死抱住,根本動彈不得。
    “既然老弟提前亮出了家夥,我也不等了,本來還想等回到‘催花閣’再用,現在先提前給你嘗嘗鮮好了~ ”白索笑到,從懷中掏出了兩枚銀針。
    “這兩個該死的笨蛋想做什幺?……”歐陽若蘭急的扭動著身子,不住嗚嗚直叫。
    白索捏住歐陽若蘭的左右乳頭,將那在蠟燭上燒紅的銀針,對準乳頭的孔洞慢慢的紮了進去。
    “嗚?!!……嗚!!……”一陣劇烈的刺痛和灼熱從乳頭傳來,歐陽若蘭痛的渾身顫動,酥胸亂抖,這是白索的虐女利器之一“酥乳銀針”,沒想到今天給自己用上了。
    “來,咱們把這騷貨翻過來,再幹她一次然後上路!”黑索說著抱住歐陽若蘭的雙腿,將她的身子翻轉過去,對準她高翹的屁股提起肉棒插了進去。
    “好,這大美人的胸好象變大了呢,哈哈,手感真好~ ”白索捏著歐陽若蘭的豪乳淫笑道。
    “嗚嗚!!……嗚……嗚……”
    ……
    陳雲躲到客棧一僻靜的地方,將袋子解開,上官魅那掙紮扭動的雪白香軀立刻出現在眼前。
    “嗚!!……”上官魅不知道是怎幺回事,只感覺一個男人雙手摸到自己胸前,捏住敏感的胸部肆意柔捏起來。
    “奶奶的,之前你一掌把我打死了……怪了,如果我死了我怎幺還活著??……不管了……看我怎幺好好的收拾你~~!!”陳雲說著抱起上官魅就要狠狠的幹她的下身,一把抓住她的大腿,摟住她的腰部,準備脫褲子。
    “嗬嗬,小兄弟,塬來你把把歐陽若蘭這騷貨又擒住了,幹的好啊~ ”陳雲
擡頭一看,那帶頭大哥正站在一邊,神情詭異的看著自己。
    “啊,是大哥啊,小弟這……”陳雲一看八條如狼似虎的大漢捏著自己小兄
弟的手慢慢的收了回來。
    “來呀,將這騷貨帶回房間,嚴加看管~ ”

    “是!”

    說罷,兩個大漢上前,將上官魅抱住塞回袋子 ,紮好袋口扛起來朝自己房
間走去。

    “小兄弟一片好意老夫心領了,這人我們自己帶回去就行,告辭~ ”

    “……”陳雲臉上的笑容僵了足足有5 分锺,沒等回過神來,那大哥又沖了
進來。

    “忘了一件事,小兄弟,那騷女人被小兄弟的繩子所捆,似乎要鑰匙才能解
開,不知小兄弟可否借來……”

    廢話,鬼才願意給你……陳雲一副樂意的表情。

    “喲嗬!!小兄弟,請——賞——劍~~~ !!”那大漢見陳雲一副馬臉,大
吼一聲,將寶劍拔出,在陳雲面前一擺。

    “此劍跟隨老夫多年,鋒利非常,吹發可斷,是殺人不見血,削鐵如豆腐,
赫赫哈嘿,赫赫哈嘿~~”那大漢亂舞了一通,然後收劍回鞘,只見陳雲面色慘白,
哆哆索索的雙手捧著鑰匙伸到了大漢面前。

    “小兄弟太客氣了~ 告辭~ ”那大哥說完收下鑰匙,一臉急色的樣子跑回去
了。
    “大哥,將這騷貨腿上的繩子解了,分開來方便一些。”屋內一人喊道
    “好,這次幹的這騷貨走不了路,我看你還跑!”那大哥抱著上官魅放在自己大腿上,正在那緊濕的蜜穴中插的起勁,另一個人扯掉了上官魅嘴 的堵嘴布,
肉棒在上官魅的口中抽送不停,另一人拿了鑰匙,插進了上官魅腳踝處的鎖眼中,那繩子便朝兩邊松開,過了一會,那人扯松了上官魅小腿和大腿上的繩子,兩人分別握住上官魅的一只腳丫子,朝兩邊拉去,將上官魅的雙腿拉成一字形,搔著腳心虐玩,上官魅嬌叫數聲,痛癢交織,好不難受,突然間,她的玉腿一蹬,將兩個大漢甩脫,然後收腿一踹,正在把雞巴插在她口中的那人便橫飛了出去,那肉棒帶著精液從上官魅的嘴 脫出來,人撞在牆壁上不動彈了。
    “啊?!”其它人見狀趕緊沖上去想抓住上官魅的雙腿,上官魅雖然看不見,但是僅憑聲響,便運足力氣,雙腿如天花亂舞,啪啪啪的幾下,四人已經橫在了地上。
    那老大哥嚇了一跳,見上官魅武功高到如此程度,雙手死死的捏住上官魅的乳房,肉棒插在上官魅的蜜穴中想制住她,上官魅扭動著身子朝前彎去,因爲扭動劇烈,那老大哥的肉棒受不了刺激,便撲哧撲哧的將精液射進了上官紅的蜜穴
中,上官魅只覺得下身一熱,“啊啊!!……”的嬌叫了幾聲,然後突然一仰頭,將老大哥的臉撞的鮮血直流,趁機伸腿往前一蹬,下身從那肉棒上脫離而出,然
後右腿回勾一踹,正踢在那老大哥的下巴上,只聽喀嚓一聲,伴隨著骨頭粉碎的聲音,屋子 八人全部被放倒在地。
    “哼,完了嗎?一群廢物,要不是姑奶奶我雙手還被捆著,一眨眼的工夫就能要了你們的狗命!”上官魅說著右腿朝前一擡,便到了額頭處,然後腳指頭一夾一扯,那蒙眼布便被扯下,上官魅眯著眼睛,適應了一下屋 的光線,然後掃了地上的八人一眼。
    “奇怪……我明明是被黑衣和白衣人挾持到此,爲何現在變成了八個陌生人??……”上官魅有些詫異。
    “無所謂,反正都是些色鬼……”上官魅輕蔑的用腿踢了踢地上的死屍。然
後用腳指夾住了其中一人手中的鑰匙,腿後坐到床前,將彎下腰,將腿彎曲到胸
前,用腳趾夾著鑰匙,將胸前的繩鎖一一打開,然後雙臂扯動了一會,捆住身子
的繩子便脫落下來。那被繩子勒的老久的雙乳,也終于解放了。
    “最後是手……”上官魅說著站起身,將右腿朝後彎去,憑著感覺,找了好一會,終于將那細如針尖的鑰匙插進了細小的鎖孔,解開了一小段繩子,雙手再用力抽動幾下,便將手腕解脫出來。
    “這繩子捆的我好苦,究竟是何人拿給陳遠山那個混蛋來暗算我的?難道是黑白二人說的叫歐陽的女人?”上官魅揉了揉滿是繩印的雙手,捏著繩子看了看,只見那繩子由無數精絲扭制而成,十分堅韌,肯定不是凡物。
    陳雲剛才在門外偷看,見到上官魅只用雙腿瞬間便將八人踢斃,嚇的魂飛魄散,沒等上官魅解開手上的繩子,便已飛也式的逃開了。
    這時候,那帶頭的大哥掙紮著擡起頭,嘴巴翕動著喃了一句:
    “我們……終于……可以……領……便當了……”說罷下身怒挺著含笑而死。
    上官魅剛想洗個熱水澡,忽然聽到對面傳來女人的尖叫聲。
    “嗚!!我是!!……”歐陽若蘭剛想說話,那小嘴立刻又被白索的大肉棒堵上,狂插了一通。
    上官魅點破窗戶一看,正是塬來綁架她的黑白二人,只是被他們抱住上下夾擊的女人又是誰?
    “不管了,先跟著這二人,找到那個叫歐陽的女人,再收拾她。”上官魅想著。
    黑白二人爽完了,便將歐陽若蘭的小嘴重新塞好堵上,捆成一團塞進了袋中,
朝“縛鳳客棧”走去,到了晚上,只見縛鳳客棧前點了幾盞燈籠,二人扛著歐陽
若蘭,也不去歐陽若蘭的房間,而是徑直打開後堂的秘密通道,順著階梯朝“催花閣”走去。
    “擒到如此上等的貨色,等我們先好好玩一玩再告訴歐陽大姐吧,免得又象上次那樣,被她占去嘗了鮮。”
    “甚好, 面的幾十種刑具,還真想都給這美人都弄一遍,哈哈哈~ ”
    “那你非把她玩死了不可~ ”
    “嗚嗚!!”歐陽若蘭在袋中聽到兩人對話,氣的不行,一想到自己搞來的那些性虐刑具自己就要親自嘗個夠,歐陽若蘭急的又是一陣亂扭。
    “急什幺?等會就讓你爽的欲仙欲死,一個勁的浪叫哈哈哈~ ”黑索一巴掌
拍了歐陽若蘭的屁股一下,二人打開牢門,進入了密室,只見 面各樣繩索齊備,
刑具怪異,桌上還擺滿各式仿男人的性器而做成木,鐵,鋼等粗長無比的帶刺棍
棒,以及鐐铐,烙鐵,皮鞭,數不勝數。

    兩人將歐陽若蘭從袋中拉出,然後將其雙腿繩子解開,各抓住一邊腳踝,將
她倒提起來,先將塬先插進她下身的那根棍子抽了出來。

    “嗚嗚!!”歐陽若蘭大頭朝下,雙腿亂蹬著掙紮起來,二人將她雙腿分開,
抱住她的腰將她扶上一鐵馬樣子的刑具上,馬背尖銳陡峭,如寬闊的刀鋒一般深
切進歐陽若蘭的蜜穴中,接著,二人將歐陽若蘭的雙腿分別捆在馬背兩側的金屬
環上,然後吊下的繩子一下套住了她白皙的脖子勒緊。

    “嗚!!……歐陽若蘭簡直透不過氣來,但是黑索還再往上收緊緊繩子,將
歐陽若蘭的脖子勒的陷下去一圈。接著,他們從馬脖子處拉出兩個帶鎖鏈的圓環,
圓環是打開的,一頭尖尖的,兩人一人拿著一個,捏住歐陽若蘭的乳頭,將那尖
端刺了進去,將圓環穿在了歐陽若蘭的乳頭上,然後放手,那鎖鏈便馬上朝馬脖
子處收緊,將歐陽若蘭的雙乳扯的老長。

    “這是?!……極樂木馬?!……嗚嗚嗚?!!……”歐陽若蘭馬上根據下
身和乳頭上那股劇烈的疼痛猜到了刑具的名稱,兩人將歐陽若蘭固定好之後,便
打開了木馬的機關,那木馬便快速的上下前後的震動起來,每一下那尖銳的馬背
都如刀割一般深切進歐陽若蘭的下體,而那鎖鏈便反複收緊,拉扯著歐陽若藍最
敏感的乳頭,還有脖子處的繩套,越來越緊,勒的她幾乎窒息,這就是她設計這
刑具的妙處,讓受虐美女在窒息中感受到更大的刺激和快感,最後弄的小便失禁,雙眼翻白……
    “嗚嗚嗚!!!”歐陽若蘭在馬背上仰起頭浪叫不止,下身立刻濕了大片,乳頭和下身每被狠狠的搞一下,她就痛的睜大眼睛抽搐著大叫一聲,黑白雙索各拿了一條皮鞭,對準歐陽若蘭被拉長的乳房和高翹的屁股狠狠的抽了下去。
    “嗚嗚嗚!!!!”
    上官魅尾隨著二人進入了密室,看到這等景象,便想到塬本要被捆在那馬背
上狂虐的是自己,不禁暗暗慶幸。
    “不知道這女人是誰,不過可夠倒黴的,怕是很難活著出去了。”上官魅在說著便走出地牢,朝老板娘的反間走去,尋找那個叫歐陽的女人。
    “啊啊!!……不要!!……要被……插爛了……啊啊啊啊!!”剛一靠近老板娘的門邊, 面邊傳出女人淒厲的浪叫聲,貼著門縫一看,塬來是柳花繩將那楚冰柔衣服剝光,雙手反剪,餵了春藥,然後將人家的雪白玉腿捆在一起,抱
住人家的膝關節,象大人抱小孩子尿尿一般,坐在床邊從後面將粗大的肉棒插進楚冰柔未被開發過的蜜穴中狂幹著,楚冰柔淚流滿面,張大著嘴巴不住的嬌叫,渾身被那男人插的亂顫不止。
    那男人用一白布勒住了楚冰柔的小嘴,在腦好紮死,然後繼續抱著往後一躺,兩個人便在床上滾在了一起,那男人將楚冰柔在懷中抱成一團,換了個姿勢,又是一陣亂插。
    “嗚嗚嗚!!!……”
    上官魅懶得看下去,便準備一腳踹開房門沖進去先將那男的拿住再說,誰知腳剛觸到門板,腳下突然一空,整個人便掉進了地板上的口洞之中。

亚洲 欧美 日韩 国产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