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久久夜色精品国产噜噜免费性奴校花 (9)

精彩内容:

    課堂之上,張蕊一如既往的認真聽講,做著筆記。雖說自己的專業相比于其他大部分專業,並不是那種需要太多的消耗腦細胞,但她依舊還是保持著一顆認真學習,尊重課堂的心。只是,今日的她,卻又與往日不太一樣。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今天的大校花坐在課堂上,好似總是會走神,然後又會輕微的搖晃。只是這一幕在他人眼裏,卻是另一番風景。可真正的原因,又豈是他人能夠猜想的到?

    張蕊今日的狀態十分的不好,歸根到底,還是昨日在情人風情裏發生的事情。

    她雖然從未認爲自己是一個聖潔之女。不然也不會還未畢業,就同意了與林曉單獨租房同居的事情。可即便如此,發生昨日那淫亂的事情,終究還是狠狠的沖擊了她那顆未經世事的心。本來與高添之間存在那種莫名其妙的關系就已經讓她感到十分的荒唐,覺得自己十分的對不起深愛自己的男朋友。每日都要在心底裏咒罵自己百遍才得以讓自己在這壓抑的生活中喘一口氣。現如今,又同時與高添,趙剛兩個人發生了關系,雖說自己是被高添與趙剛二人設計,可自己居然可恥的在二人面前高潮了,那種感覺,是她從未體驗過的感覺,她內心十分的抗拒,可事實上,她的身體,卻十分的喜悅。她不願意承認這個事情,也第一次有點討厭自己的身體了。

    昨晚高添破天荒的沒有來找她,本來是個好好休息的日子,張蕊卻突然有點不適應了,在自責中,迷迷糊糊的睡去了。本想在這課堂之中,在知識的海洋裏讓自己的心有所平複,可昨天的事情沖擊力太過強大,昨日的一幕幕場景,像幻燈片一樣,總是一個不留神,就浮現在了眼前,使得她不得不總是晃腦袋,恨不得將所有不美好的事物全部抛擲出去。

    學習這件事,對認真的同學而言,是件美好的事情,可謂光陰似箭,可是對于不認真的心有雜念的同學而言,就是度日如年。經曆了殘酷的高考,進入這大學的同學,許多都是早已放下了那根繃緊了的弦,好不容易熬到下課,好多都是叁五成群的坐在一起談天說地。可大學生間的話題,無法就是那麽幾個八卦。

    “哇,快看咱們學校論壇裏的那個熱門貼!”

    “什麽呀,什麽呀,大驚小怪的。”

    很明顯,這又是某個人發現了什麽好東西,怪叫一聲,便把打會兒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哇,這是咱們的校花張蕊呀。”

    冷不丁的一句話傳入了張蕊的耳朵。以前,如果聽到這句話,她肯定不會在意什麽,可今天的她,卻一下子驚出了一聲汗。

    “這誰偷拍的啊,不過,拍的還真好的。”

    “什麽叫拍得好,明明是人長得好看,誰拍都好看!”

    說這話的人,看樣子又是一個在心中默默傾訴愛慕的人了。

    張蕊的幾位關系不錯的女同學也跑到了她的身邊,拿出了那個帖子給她看。

    就是一條發了許多校園美女的帖子,只是自己的照片被放在了一樓鎮樓。看到這裏張蕊才算是真正的放心了。她害怕。她怕高添像上次那樣,發一個自己不堪入目的照片,然後再刪掉。確認後張蕊才真正的送了一口氣。

    她覺得教室裏有些吵鬧,便起身走向外面,很從容自然的路過了那幫處于青春期的少男們。只是普通的走,也吸引了他們的眼球。其實張蕊今天穿的十分普通。普通的T恤,普通的牛仔褲,普通的運動鞋。但吸引他們的,也許是她身上的氣質吧。氣質這玩意兒,不清楚是什麽,但就是能感覺的到。

    張蕊站在了走廊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鮮空氣,突然收到了一條手機短信。

    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臉色頓時變了變,有些慌張的四周看了下,貝齒咬了咬自己的那紅潤飽滿的嘴唇,默默的走向了樓梯。

    京南大學也是一所成名許久的老校了,教學樓雖然每年都會修繕,但難免還是會出現下水道堵塞之類的問題。張蕊來到了一樓,看著男衛生間門口放著一個維修中的牌子,握緊了自己的小粉拳,終究還是快速的閃了進去。

    果不其然,剛到裏面,她就看見了那個攪亂了她生活的男人。

    “高添,你來這裏幹什麽?”

    “哎呦,我的小母狗今天好像脾氣不太好啊。”高添倒是沒臉沒皮的說著不叁不四的話。

    高添的稱呼一直以來張蕊都是十分的氣氛,可又奈何不了他,久而久之,也不再做什麽爭執。她皺了皺眉頭道“我問你,你來這裏做什麽?”

    “我?你說我來這裏幹什麽,我當然是來疏通下水道啦。”

    說話間高添還伸出他那雙邪惡的手,要去抓張蕊的胸部。

    張蕊當然聽出了高添這一語雙關的意思。臉頰泛出了紅暈,也不知是生氣導致的,還是什麽,看見高添的手要過來抓自己,趕忙往後退去。

    “跑什麽!”

    高添一把向前抓住了張蕊的手,順勢一拉,直接把她拉到了自己的面前。抱了起來。

    “不要,你…。你走開啊…。”

    憐香惜玉這個詞,在高添的字典裏是不存在的。他粗魯著用手抓著張蕊的胸,同時把自己的那張臭嘴湊到了張蕊的嘴上,伸出舌頭,企圖撬開張蕊那緊閉的紅唇。

    “你…。你不要這樣。”

    張蕊一邊推著高添,一邊左右晃著腦袋,避開高添的嘴,勉強說出了這句不痛不癢的反抗的話。

    高添可不管她。一把把張蕊推到了牆角,一臉戲虐的看著她道“你再大點聲叫,這樣,才會有人在救你啊!”

    見張蕊眼中似乎有淚水在打轉,卻又不敢叫出聲來,心中不由的開心,深知自己已經把這姑娘拿捏的死死的了,便也不再客氣的用那糙手伸進了衣服了,摸起來胸。

    “嗯…。”

    感受到自己的胸被眼前這個惡心的人在玩弄,張蕊還是忍不住的呻吟了一聲。”

    麻煩!“高添一把把張蕊的胸罩給拿了下來,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裏,把張蕊的上衣也順手扒了下來,就要丟,卻被張蕊死死的搶了去,抓在了手上,京南大學,教學樓的一處衛生間內,一個猥瑣的中年男子,一個本校最出名的校花。一個邋裏邋遢,一個下身穿戴整齊,上身卻一絲不挂的面對面站著。

    高添看著眼前的美人兒,一邊伸出手去抓那對彈跳的胸,一邊道”你還是穿裙子更好看些。以後不準穿褲子了。想操都不方便。“張蕊默不作聲,只是覺得這個人無恥的不行。

    突然間聽到有聲音傳了進來。好像是一個著急上廁所的。人有叁急,來著竟然全然不顧。

    高添一動這動靜,就知道這是直直的往裏面沖了,立馬拉起愣神的張蕊,把她塞進了一處隔間裏。

    剛把張蕊丟進去,那個冒失的小夥子便沖了進來。”大叔,我實在憋不住了………“”哎哎哎,我這兒還沒完全好呢。“”啊………好…。好吧“就在這個小夥子要轉身出去的時候,高添突然眼睛一轉,指著其中一間隔間道”算了算了,你用這邊的這個吧,我在旁邊修理那個難修的下水道。““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哈”小夥子也是真的憋不住了,邊進去,邊表示歉意。

    高添一臉淫笑的走到了衛生間門口,拿走了那個維修的提示牌,回到了張蕊的身邊。

    一進去便看見了坐在馬桶上,雙手抱著胸,微微發抖的張蕊。

    高添笑了笑,他想到自己好像是經常在廁所這種地方操眼前這個美女,覺得有些有趣。突然間竟然覺得這地方就是自己的主戰場了的感覺。

    張蕊也是慌張的不行,這是第二次在男衛生間內有人沖進來了。這是這一次,她更加不敢發出一絲聲音了,畢竟,這裏是她的學校,在這裏,幾乎是沒有人不認識她了。她用祈求的眼神看著高添,希望他能放過自己。可看到高添脫褲子的動作,她就知道,自己終究還是魚肉,任人宰割。

    高添將那根黑糊糊的肉棒不客氣的湊到了張蕊的嘴邊,”吃!“高添突然說話,讓張蕊有些驚恐,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大叔,你………在衛生間…。吃?”

    隔壁的小夥子很明顯感覺到了莫名其妙,忍不住的發問。”嘿嘿,不是我吃,是有個小洞不聽話,給她吃點東西,就聽話通暢了。“那個小夥子以爲高添是在給下水道裏撒些什麽疏通劑,也就沒有多想。

    張蕊擡頭看著高添,心中歎了一口氣。

    張蕊的內心:”算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在這裏惹他不高興,萬一魚死網破,我這………“只見她紅唇威威張開,伸出了那誘人的小舌頭。之間舌頭輕輕的點了一下高添的肉棒,便又縮了回去,然後又伸了出來。周而複始了幾次,高添終究是忍不住了,一把抓住張蕊的頭發,粗魯的把肉棒塞進了她的嘴巴裏。

    高添低頭在張蕊的耳邊輕聲說道”母狗,給老子好好舔。“口交這種事,張蕊不是第一次了。甚至說,最近以來,被口交這件事已經被高添訓練的很好了”嗯………不錯,舒服。對,舌頭也要在裏面動起來,舔。嗯…。舒服,母狗,你的技術,怕是快趕上那些妓女了。很有天賦。“張蕊一邊聽著高添的這淫穢的”贊揚”,一邊聽話的用嘴巴套弄著高添的肉棒。

    ”小夥子,我聽說你們學校幾個校花長得要多好看,有多好看啊。“

    ”哎呦,大叔,這事兒你都知道?””嗯……那肯定知道………啊,我剛剛還看到你們學校的論壇了。就那個第一張圖的姑娘,我看就最好看。“

    ”哈哈哈哈,大叔,沒想到你還看我們學校論壇。“”嘿嘿嘿,是啊,我雖然沒什麽學曆,但是對于大學,還是有些向往的,自然也是偶爾會關注關注。你給我說說呗,那個第一張照片的小美女。“說完高添又湊到張蕊的耳邊道”母狗,來聽聽你們同學私下裏怎麽看你的。嘿嘿嘿。“聽到高添在這裏大膽的和一個陌生人討論起自己了,張蕊覺得有些異樣的感覺。心中暗罵高添,可嘴上卻不敢有所怠慢,依舊慢慢的舔舐著,套弄著高添的肉棒。”大叔你看的是那個熱門貼吧。第一個美女,自然是我們學校現在嘴出名的校花張蕊啦。“”哦,叫張蕊啊,名字真不錯。那她有男朋友了嘛?長那麽漂亮,肯定有不少人追求。“

    ”那是肯定是有的啊。而且,好像她和她男朋友現在都一起在學校外面租房子住咯。真羨慕呀。“”哎呀,那這樣豈不是讓你們這幫小少年們美夢破碎了嘛?哈哈哈哈“高添一邊笑著,一邊戲虐的看著張蕊賣力的服侍著自己。心中十分的得意。示意張蕊起身,讓自己坐下來。高添一屁股坐在了馬桶蓋上,把褲子推到了自己的腳跟。看了一眼眼前的張蕊,又說輕生說道”以後,不準穿褲子了。太麻煩了。“嘴上說著話,手就開始去扒張蕊的褲子。張蕊也是因爲隔壁誘人,實在是不敢有所舉動,眼睜睜的看著高添把自己的褲子給扒了下來。

    ”真的是騷。穿了褲子還穿了絲襪,不知道是想誘惑誰,給誰操。“原來,張蕊的牛仔褲下又穿了一條薄薄的肉色絲襪。這是她這些年以來一直的習慣。她不喜歡不穿襪子,可是又不喜歡襪子的襪邊露出來,最終的選擇自然是落到了絲襪的身上。本來只是追求美麗的舉動,到了高添嘴裏,卻變成了自己賣弄風騷的手段。她感到十分的委屈。

    高添嘴裏這麽說,不過心裏還是很歡喜的。他是最喜絲襪的人了,本來還覺得沒有絲襪,就少了種儀式感,這下好了,齊活了。他從工具包中拿出剪刀來,在絲襪的中間,剪開了一個洞,又順勢把裏面的內褲給剪了。”嗯………看來這內褲,也不能讓你穿了。“高添又自言自語道。”所以說啊,輸給這樣的男人,張蕊喜歡這樣的男人,我們也就沒什麽好說的了,默默祝福呗。“小夥子依舊在那邊發表著自己的看法,字裏行間都表達著自己對張蕊的那顆愛慕之心。殊不知,就在隔壁,他心中的女神,已經是光著身子,穿著絲襪,開始了新的一輪的淫亂行爲。

    高添讓張蕊雙腿張開,蹲在自己的面前,又一次的把自己的肉棒頂進了她的嘴巴裏,享受著。”小夥子,沒想到你還是個用情至深的人啊。哈哈哈。說不定,你好好努力,說不定有一天啊,能夠把你心中的女神,給摟到懷裏,壓倒身下。“

    ”大叔,你說話可真是直接啊。其實啊,在我心中,或者,我們學校大多數男生心中,張蕊應該都是那種純潔的代表了,平時連意淫一下,都會覺得有些羞愧咯。“高添得意的笑了笑,心想,你們心中的女神,現在正大氣不敢喘一下的給老子吃著雞巴呢。

    他看著自己的雞巴上,已經沾滿了張蕊的口水,她在吃的時候,還難免發出了那麽一絲絲聲響。高添淫邪的一笑,伸出一只手去,撥弄著張蕊的肉穴。

    張蕊感覺自己的私處被高添侵犯著,輕聲的哼了一下,擡起頭來,看了一眼高添,希望他能夠停止。可惜,等待她的,是更加猛烈的扣弄,高添瞪了張蕊,示意她繼續。”小夥子,我看你啊,也沒必要把那個校花看的太過于高了。我看就未必。你看,他們這些校花美女,一個個的,每天裙子絲襪穿著,這不是擺明了誘惑人嘛。“”大叔,你不懂,這是現在的潮流,現在早就不是舊時代咯。現在的小姑娘們就是喜歡這麽穿。不能說明什麽。再說了,這不,大家也都喜歡看嘛………而且,難道大叔你不覺得,我們那位張蕊校花,就算是這麽穿,也不會讓人感覺到一點不維和感嘛?甚至,我還覺得顯得更加清純呢……““是嗎?”

    “是啊!這大概就是,仙女吧。嘿嘿嘿。”

    張蕊聽著那邊不知名的人對自己的高度評價,想著自己目前的處境,頓時覺得羞愧難當。

    張蕊的內心:“張蕊,你可真是個壞女孩啊。在別人眼裏扮演者清純,私下裏居然幹出現在這檔子事,昨天居然還………“一想到昨天發生的事情,那一幕幕畫面又浮現在了眼前。這是這一次,她再也不能將之趕出腦外。心中有一股熱流,配合著高添的的扣弄,彙聚在了自己的私處。呼吸也開始變得有些緊促了起來,嘴巴上的套弄好似也開始更加賣力了。

    張蕊的變化自然是被高添看在眼裏,他把張蕊扶了起來,站在了自己的面前,自己開始專心用手插了起來。張蕊一手扶著牆面,不讓自己因爲腿軟而跌倒,一手死死的捂著自己的嘴巴,怕自己的因爲忍不住肉穴傳來的快感而叫出聲了。

    高添看著眼前的美女,看著那兩條性感美腿,咽了咽口水。

    “來,把你的腳從鞋子裏拿出來。”

    說是命令的口氣,結果他自己卻忍不住的去主動弄了。高添拿起張蕊的一只腳,放到了自己的嘴邊,貪婪的用鼻子吸了吸。

    “真香”

    其實上面,應該只有洗衣液的香味,也不知道高添還聞到了什麽。就這樣,高添一邊貪婪的舔著張蕊的絲襪腳,一邊用手扣弄著她的肉穴。很快,在高添的快速的扣弄下,張蕊的肉穴已經是泛濫成災,甚至每次隨著高添的手的插入,已經能夠聽到輕微的水漬聲。

    “大叔,你們這通下水道的工作是不是特別辛苦啊。”

    小夥子似乎與高添很投緣,繼續有一句每一句的聊著。”是啊。通下水道這件事,真的是很辛苦啊。很多下水道都是看起來好好的,但是呢,其實就是欠插,欠捅。這種呢,就是本質上就不是什麽好貨。就需要我們這種專業人士來治理咯。你說是不是啊?”

    最後的問句高添是對著張蕊問的。知道高添這話是在暗諷自己。可是此時的她,根本沒有什麽反抗的能力。自己的肉穴已經被高添扣弄的越來越潮濕,水也越來越多,也越來越空虛了起來……她扭捏著自己的身體,看似想要擺脫高添的手,卻又像是迎合著高添。也許此時的她,自己都有些矛盾了吧。

    那個小夥子也聽的有些莫名其妙的。”好了,大叔,我先走了啊。真的非常感謝,打擾你工作了。“”哎呀,小事情,小夥子,你叫什麽啊。“”啊。我啊,我叫高達。“”哦哦哦,咱們還是本家,我叫高添。“”哈哈哈,大叔,先謝過了,實在不好意思哈,我先走了。““怎麽樣,校花,看來你在你們學校同學的心裏地位很高嘛。女神。哼,根本就是條欠操的母狗。”

    張蕊知道隔壁的人已經走了,開始輕聲的說道”不……不要在………欺負我了““欺負?我可沒有在欺負你啊。我這是在幫你疏通下水道,你看看你,一天不捅,就不老實。”

    說完高添便開始大力的用手抽插了起來。

    突然開始加速用力,張蕊有些吃不消,雙腿開始顫抖了起來,私處的水也越來越多,順著腿,在絲襪上滑了出來。陰毛也開始變成了一縷一縷的,滴著水。

    ”啊………不…。不行了……“終于,張蕊腿一軟,便要跪坐了下去。

    高添見狀順勢把張蕊拉了過來。一下子,那根豎著的肉棒,直接擠進了張蕊的肉穴中。”啊…。不要………“”嗯?不要,那你自己站起來。“張蕊嘗試的站起來,可惜,腿一軟,又坐了下去。這一拔一插形成的活塞運動,竟只讓張蕊舒服的骨頭都酥了。”嘿嘿嘿,怎麽,舍不得老子的雞巴嘛?又坐回來了。“高添不給張蕊任何說話時間,扶著她的身體,開始慢慢的抽插了起來。”嗯…。嗯………不要…。這裏,不能……“”嘿嘿,有什麽不能的。剛剛那小子就在隔壁,你還不是一樣給老子舔雞巴嘛。現在人不在了,反而裝了起來了?””嗯…。嗯………真的…。不能。你,讓我走吧………“高添不再理睬張蕊,穩住了自己的身形,繼續享受著被肉穴包裹的快感。

    突然又聽到外面有學生進來,高添只好放慢速度,保持不發出聲響。”兄弟,看到熱門貼了嘛?””那可不,也不知道誰拍的哈,有水準“”咱們學校那幾位校花,你中意誰啊“”我中意孫晴學姐。“”哇。人家都研究生快畢業了“”那有怎麽了。孫晴學姐的氣質,無人能敵。“”那可不一定,我看咱們本科這邊的張蕊是極好的。“外面又進來了幾個男生,還在那邊高談闊論,殊不知,他們身後的隔間裏,就有一位校花美女在與一個醜陋不堪的中年大叔耦合。”母狗,快聽,又有人在誇你了。“高添覺得這樣很興奮。別人心中的女神,不可侵犯,現在已經被自己的雞巴草的要死要活了。

    隨著上課鈴的響起,外面也不再有人進入,高添也開始大膽的動了起來。

    ”嗯…。舒服“高添發表著自己的感受,扶著張蕊的腰肢,引導著她扭動起來。

    ”嗯………嗯……啊……“也許是因爲上課了,知道極小可能有人再出現,張蕊也竟然開始小聲的哼哼了起來。”母狗,我看你也挺享受的啊“”沒…。我沒有………你………好了沒有,快拔出………來吧………“”哦?你不要了?””不………不要了………嗯………“”嗯………那你還在自己動啊?”

    高添的話像一道驚雷,讓已經有點沈淪在肉欲中的張蕊驚醒。原來高添的手早就拿走了,現在的她,已經是變成了自己在主動索要了。

    她有些羞愧,立馬一手扶著牆,想要站起來。可高添可不給他這個機會。又一次的抓住她的腰,引導著她動了起來。

    張蕊的臉已經變得紅撲撲的了,有一絲絲汗水從臉頰上滑落。坐在高添的身上,懸空的兩只絲襪美腳也因爲被插的快感時而繃緊,時而蜷縮。”嗯………嗯………嗯………“高添看張蕊有一次進入了狀態,嘿嘿一笑,開始問一下無聊的話”母狗,昨天我和趙剛,誰的雞巴草的你更爽啊?”

    高添突然的問話讓張蕊一愣,甚至有些止不住的回想起昨日的場景,感受。

    可又立馬理智的告訴自己,高添這是在羞辱她,她便強制自己不再去想,默不作聲。

    “母狗,告訴我,昨天,爽不爽。””啊………我………不知道………嗯………“”什麽就不知道了,你的表情告訴我,昨天3p的經曆,讓你很滿足啊。”

    “沒………嗯………我沒有………都是………你………設計我““設計?我怎麽設計你了?明明我來的時候,你已經和趙剛搞起來了,那會我可沒有逼你吧”

    高添說的也是事實,那個時候,他確實沒有出現。

    “嗯………你………無賴………啊………”

    “嘿嘿,我看你啊,就是天生的騷貨,欠操。只要被雞巴一草,你老實了。你說對不對啊?”

    “啊………啊………”張蕊並不理會他的問話。”嘿嘿嘿,不承認也沒關系。我心裏知道就行了“這是個無賴的問法。

    張蕊在心中罵高添實在無賴。

    “母狗,等你男朋友回來了,我和你男朋友一起操你好不好?”

    “啊………不………嗯………不行………不要………”

    “不要?不要什麽?

    “啊………嗯………”

    “不要我和你男朋友一起操你嘛?”

    “嗯………不要,你們………嗯………啊………”

    “那怎麽辦呢?分開操你嘛?今天給我操,明天給他操?”

    “啊………不是………嗯………”

    “那你倒是說啊,怎麽操你比較好?是一起和你男朋友操你?”

    “啊………你………嗯………不要你和他………嗯………”

    “哦,那你的意思就是說,到時候分開操你咯。”

    “啊………也………沒有………嗯………”

    “你說,是一人操一天呢,還是我白天,他晚上,還是反過來啊?”

    高添根本不理會張蕊在說些什麽,自顧自的再說,好似在幫張蕊回答問題一般。

    說話間,張蕊已經達到一個高潮的邊緣了,兩條絲襪美腿由原來的懸挂,變成了夾住高添的腰,呼吸也變得越來越急促,肉穴也夾的更加緊了。這一切自然沒有逃過高添的察覺。他一把把張蕊擡了起來,雞巴就死死的卡在肉穴口,不進去。

    “啊………你………不要………我………嗯………”

    張蕊有點語無倫次了。眼看著要高潮了,突然停下來,讓她十分的難受。

    “說,想要我草的多一點,還是你那個男朋友草的多一點。”

    “啊………我不………不知道嗯…。”

    張蕊扭動著腰肢,想要讓高添的肉棒更進去一點。

    “不知道?不知道就一個都不操你”

    “啊………你………放開………我………”

    “說!”

    張蕊沈默了。高添笑了。因爲他已經得到答案了。他知道,比起嘴上的淫亂話語,更想要的是張蕊對性愛的渴望。他松了手,那根肉棒,再次插進了肉穴深處。

    “啊………不………我不要………”

    “嗯,我也不要,我還是想操你的就是就操你,管你男朋友幹嘛呢。你是我的母狗,又不是他的。”

    高添加快了速度,他決心這一次就把把張蕊送上高潮。

    “母狗,讓你高潮,好不好”

    “啊………好………嗯………好………”

    “操死你,母狗。”

    “啊………好………嗯………啊………”

    “要高潮嘛?”

    “嗯……要……要……”

    很快,張蕊達到了高潮,兩條絲襪美腿緊緊的繃著,又緩緩的放下了。

    高添也達到了射精的邊緣,他一把拔出了肉棒,抓過張蕊的頭,塞進了她的嘴巴裏。

    張蕊也十分配合的套弄著,吮吸著。終于,感覺到嘴巴裏那根黑糊糊的肉棒一跳一跳的,射出了腥臭的精液,填滿了她的整個嘴巴。

    “吃了吧!”高添俯瞰著癱坐在地上的張蕊,像一個王者一樣,發出宣言。

    張蕊,閉上眼,艱難的吞下了那精液。緊接著一陣惡心咳嗽。這味道,她還是沒能習慣。但是她依舊很清楚接下來要做什麽,慢慢的張開嘴巴,伸出舌頭,表示自己已經聽話的吃完了。

    高添很高興。

    京南大學,教學樓的一個衛生間。一個美少女從一邊快速的竄了出來。她的臉紅撲撲的,看起來應該是走錯了衛生間,感到了難爲情。而那個衛生間裏,地上的水漬,還有那少許的精液,已經在那垃圾桶中的胸罩,都在述說著這裏,剛剛發生了一起淫亂的事情。

久久夜色精品国产噜噜免费